七旬父母呼籲釋放被關六年的兒子杜華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大法弟子杜華初,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8年,曾被非法關押在漢陽琴斷口監獄;2007年2月被轉到沙洋范家台監獄。2008年以來,范家台監獄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強制法輪功學員們觀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遭到法輪功學員的共同抵制,當時范家台監獄派監獄刑事犯毆打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功學員們的抵制下,才被迫停止。 因為這次事件,杜華初被四監區惡警單獨關押一個監室,24小時包夾監控。沙洋范家台監獄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這九年來迫害事例比比皆是,有被迫害致死致殘的,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仍被關押在鐵籠子裏的。

杜華初的父母年紀七十多,在家照顧孫女不容易,日前向有關單位領導呼籲被關6年的無辜兒子。他們表示,杜華初修煉法輪功後獲得了身體健康,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應該被關押。下面是他們的呼籲信:

各級領導們:

我叫杜榮鑫,家住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武北村18號,我今年75歲,老伴72歲。我兒子杜華初因為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已經6年多了,現在還關在沙洋范家台監獄,要到2010年4月才可能放回來,還不曉得到時候我們兩個老的在不在。兒媳婦到外地打工去了,也很艱難。我們倆老得現在都快動不了了,身邊帶著一個13歲的孫女兒,每個月拿一點退休工資,供我的孫女兒讀書,還要顧生活,日子過的非常困難,我們老倆口現在穿的衣服都還是五、六十年代的。

我的兒子出生在災難深重的「文革」中期,那個時候市場太蕭條,東西都憑票供應,糧食也是按計劃供應,我家裏四個人,吃我一個人的供應指標,每天連飯都吃不飽,更不談甚麼營養。記得兒子剛學走路的時候,有一次把他的手一牽,他突然大哭,原來是手臂脫臼了,一年要脫好幾次,問醫生才知道是營養不良嚴重缺鈣。當時也沒錢去醫治,脫了就找熟人給接上。後來也是因為缺營養患上黃疸肝炎。

兒子五、六歲的時候有一次到臨街的菜園裏捉蝴蝶,那個菜園的老太拿起個菜刀一拍,說要殺了他,嚇得我兒子直挺挺的躺在街上休克了,家裏又沒有錢治,因此兒子落下個病,經常半夜無故驚叫,又哭又鬧。這樣熬到小學,長得面黃肌瘦的,個子又矮,穿的衣服是補丁摞補丁,同學總瞧不起他。讀初中後同學叫他「杜矮子」,也是盡欺負他,搞得他讀不下去了,就請同事幫忙找到我們廠子裏頂我的職,那時才十四、五歲,因為年齡小身子薄,吃不消,後來就沒有上班了。再後來費了好多周折在家裏搞起個小作坊壓麵條,雖然辛苦,可是能夠糊口,兒子也說不管怎麼難,總算是個事情。

因為一生苦啊累啊,搞得我老伴得了一身的病,人都累倒了,快走了。有一天一個買麵條的人看我老伴可憐,就跟她說:「看你一身病,你到二橋底下去煉法輪功吧,病會好的。」老伴後來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去了,從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底開始煉的。過了一段時間,老伴的病真的好了,她就又去幫兒子做麵條。

兒子看她媽媽的病都好了,而且還可以幹力氣活,很好奇啊,也把他媽媽的書拿起來看。看後說:「真是講得好啊,我也想煉,也要按照這書上說的做。」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幾號,他媽就帶他去煉功,還不到一個星期就碰上「七﹒二零」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後來武昌公安局在二零零二年四月把我兒子抓起走了,說是他違反了《關於取締×教組織、防範和懲處×教活動的決定》(不是法,只是個規定)在武昌區公安分局看守所關押一年多,後來判了八年,先是關押在漢陽琴斷口監獄,二零零七年二月又轉到沙洋范家台監獄。本來就是因為監獄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事情讓外界曉得了,都傳到全世界去了,監獄方面為了不讓外界得到裏面的消息,就把我兒子他們全部轉到沙洋去了。沙洋監獄那是臭名遠揚啊,好多煉法輪功的人被整死整瘋整成神經病的。沙洋那麼遠,車費又貴,我們倆老的年紀又大,接見時還刁難,真是難哪。

目前我們得到消息,現在我兒子在沙洋監獄又在受折磨,他們四監區把我兒子一個人關在一個監室,派幾個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時包夾監控起來,又取消了郵寄郵包,夏天不准掛蚊帳,還被犯人打。我們親人為他的人身安全感到萬分擔憂,萬分著急。

各級領導們,大道理我不用講,相信這麼多年,你們對法輪功也有個公正的看法。我的兒子是個好人,他沒做一點壞事,他沒傷害過任何人,現在已經坐了六年多的冤枉牢,吃盡了苦頭。我們倆老的都是七十多歲的人,我們的眼淚都流乾了,心都傷碎了,孫女想爸爸的事那更叫人心酸。你們想想自己也是有兒有女的人,如果自己的孩子身處這樣的環境你們是怎麼想的,況且他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就是煉個法輪功。請你們各位做做好事,發點善心,把我的兒子還給我們,讓他回家。

2008年10月2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