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黑暗中的一盞明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我從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煉,至今已經十三個年頭了,回顧自己的修煉過程,確實有太多的心得體會要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借「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之機,就將我在中國大陸最邪惡的中心修煉大法,講清真相,戳穿謊言,揭露邪惡的體會講述出來吧。

一、走上新的工作崗位

二零零零年,我由部隊轉業至一個政府機關要害部門工作。當時正值惡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造謠、攻擊、污衊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最猖獗最嚴重的時候,中國大陸真是謠言四起、善惡不分、烏雲遍布、惡浪翻滾,一片紅色恐怖景象。而我所分配去的部門,又恰恰是邪黨迫害大法最直接、最邪惡的部門。

面對這樣的現實,我的心情十分複雜。從內心來說,我十分不願意去那個部門工作,一是因為當時我和家人修煉大法已經五年多了,深切的感受到師父和大法給我們帶來了無限的美好和幸福,這種感受是用盡人類一切最美好的語言都無法表達的。我擔心到這個部門工作,所接觸到的都是謊言、陰謀和罪惡,使自己無法修煉;二是擔心在那個環境裏一旦被動的做出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情,就會給本地區大法修煉造成極壞的影響,也使自己的修煉毀於一旦。由於我當時不夠精進,還不知道遇事向內找,悟性很差。在一次和同修的學法交流中,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的一段法點醒了我,師父說:「人類社會各行業都是應該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於幹甚麼職業。」「在各種階層都可以做個好人,不同階層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階層有高階層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確對待矛盾,在哪個階層如何做個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種慾望、執著心。在不同階層都可體現出好人來,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階層中修煉。」同修也幫助我從法上分析轉業分配中的「得」與「失」,我們修煉人都知道,修煉人的人生道路是由師父安排的,到哪個部門去工作,做甚麼工作都不是偶然的,修煉人應該隨其自然,越是邪惡的部門,越需要大法弟子去講清真相;越是邪惡的中心,越能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

如果我能在最邪惡的地方制止邪惡、講清真相,邪惡就不敢再為所欲為,這不是最好的維護大法嗎?於是我暗下決心,此生就在師父的大法中修煉,任何環境,任何人都休想改變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敬仰和信念。帶著護大法、講真相、揭謊言、救眾生的大法弟子的崇高使命,我毅然決然的走上了工作崗位。

二、堅定的維護大法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到新的工作單位報到,當時所接觸到的文字材料,大都是對大法的造謠、攻擊和謾罵,中宣部曾下發通知,要求各地新聞媒體一律轉發新華社的造謠文章。由於受惡黨邪惡宣傳的影響,我身邊的同事所寫的文書中也都如法炮製,重複著惡毒的謠言和謾罵。

看到我們尊敬的師父和大法遭受無端的攻擊,我心如刀絞。我九五年開始在大法中修煉,九九年之前,我所在的城市當時就有幾十萬人修煉,僅城區的煉功點就有一百多個,(不算郊區和農村)親眼所見許多人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身體得到了健康,心性得到了提高,社會風氣得到了淨化,好人好事層出不窮。這樣好的大法卻受到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的殘酷迫害,這是任何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都無法接受的。當時機關所寫的文稿,要下發到幾百個基層單位,流毒很廣。在這種情況下,堅定的維護大法,是我第一位的責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肩負責任的重大,我要求自己,在我所工作的範圍內,決不能有一個攻擊大法的文字從我手中流出。

不久,我擔任了一個部門的領導,負責大量的文字工作,我就對部門所有人員提出這樣的要求:所有上報下發的文稿必須經我審定;基層上報的材料中只要出現攻擊大法的文字,立即銷毀;必須上報的材料中,有關攻擊大法的內容,立即刪除;上級下發的有害文件,到此為止,不再向下傳達,作為惡黨迫害的罪證留存,或發到追查國際網站。幾年來,我們編輯的雜誌,撰寫的經驗、總結、領導講話、通知、決定等上報下發的全部文稿,都沒有出現有損於大法的文字。我堅定的在自己的崗位上維護著大法。

三、用智慧講清真相

在邪惡的黑窩裏,大多數人受惡黨的強行洗腦,思想要麼變得非常頑固,跟著惡黨一路走到黑;要麼變得世故圓滑,心知肚明卻又左右逢源;更有甚者,明知上當受騙卻又為保飯碗而助紂為虐。向這些人講清真相,難度可想而知。但由於他們影響面大,一旦他們明白了真相,不僅可以救度他們,而且可以減少由於他們不明白真相而對大法和眾生的犯罪。

我是這樣做的:一是普遍的給他們郵寄明慧網上的真相資料,工作忙時,就收集各單位領導的花名冊,給在家的同修,請他們幫助郵寄真相資料;二是利用工作之便面對面講真相,如利用外出時向司機講,開會出差時,向同事講,外出採訪時,向記者講,下基層調研時,向同系統的人員講等等;三是對繼續對大法犯罪的個別人中敗類,我就有針對性的選擇一些真相資料郵寄給他;四是對身邊的同事,則經常將從明慧網上下載的真相小冊子和《明慧週報》送給他們。幾年來,我身邊的同事基本上都明白了大法真相,有一部份同事退出了惡黨及其相關組織,還有幾位成了我們的同修,他們不僅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而且也在各自的工作範圍內發揮著大法粒子的作用。

四、用正念解體邪惡

由於我的工作範圍特別廣,涉及的領域特別多,經常參加惡黨組織召開的各種會議。在迫害初期,惡黨領導人逢會必談穩定,並藉機造謠攻擊法輪功,特別是政法部門和非法組織「六一零」召開的會議,更是殺氣騰騰、窮凶極惡。一開始,遇有這樣的會議,我是採取躲避的態度,或找個藉口不參加,因為我當時認為,一個修煉人不應該被那種邪惡的環境所污染,加上平時只要聽到一點對師父、對大法不好的話,我就十分氣憤,所以有一段時間我選擇了逃避。後來師父發表了《大法堅不可摧》的經文,要求我們「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現在看來,我對修煉人正念的認識上有差距,說到底,還是在信師信法上不堅定。

在一件事上,使我真正看到了大法弟子發正念的威力:有一次,領導傳達上級文件,我知道文件中有攻擊大法的內容,會議一開始我就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准將攻擊大法的內容講出來,結果那位領導照本宣科,唯獨有攻擊大法內容的那一段跳過去沒讀出來。今年奧運會前夕,本地「六一零」要開迫害專題會,布置進一步加大迫害,我把這個信息及時告訴熟悉的同修,大家集體發正念,解體「六一零」邪惡之徒背後的一切黑手與爛鬼,削弱了「六一零」邪惡之徒的囂張氣燄。

五、用行動證實大法

在中國大陸「一言堂」的獨裁統治下,新聞媒體是沒有輿論自由的,報紙、電台、電視台每天的頭條新聞和對重大事件的報導,都要經過相關部門按照惡黨的需要經修改審核後才能播發,也就是說,新聞信息的源頭在新聞主管部門。為了逼迫地方領導人和基層幹部參與到迫害當中,惡黨從上到下都推行所謂的「一票否決制」,就是一年下來單位工作做的再好,企業經營效益再高,只要發現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法輪功被界定為政治事件)或發生一件重大上訪事件或發生一次重大傷亡事故等,單位領導人的評先、晉級、提升、獎金等都要予以否決。然而這些年,由於惡黨一意孤行瘋狂迫害法輪功和善良民眾,壞事做絕,導致天災人禍持續不斷,冤假錯案層出不窮。一些單位出了事怕曝光後被「一票否決」,就找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去「滅火」,於是,行賄受賄、貪污腐敗、謊言假話、傷天害理、草菅人命之事就堂而皇之的成了當今中國大陸社會的「主旋律」。

置身於這樣的工作環境,當時的感受就如同掉進了污水溝裏一樣,整天被假話、謊言包圍著,人們對說假話、行惡念已經習以為常了。正如師父所說的:「現在我說好壞都分不清了,有的人告訴他你是在做壞事呢,他不相信。因為人的道德水準都發生了變化,有的人唯利是圖,只要能弄到錢,甚麼事都幹。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都成了座右銘了!」(《轉法輪》)這就是當今中國大陸社會的真實寫照。到新的工作崗位後,我時常提醒自己,要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正確使用手中的權力,用修煉人的良好形像影響和帶動身邊的同事,使他們逐漸認識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而被救度。

有一年,有個企業的負責人為了得到特殊「關照」,送給我數千元錢,我都親自登門如數退還,並公開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身份,向他們講了真相。對因種種原因退不回去的,我就主動將其上交單位,或向困難群體贊助。近年來,我先後退回和上交的錢款有數萬元。在常人中為別人做了點事,別人感謝你,報答你,這在常人看來是天經地義的,但作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就不能這樣看問題。師父教導我們要事事處處為他人著想,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由於我在工作中堅持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工作成績突出,受到大家的充份肯定,連年被評為優秀公務員。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