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輕易給同修的行為下結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同修在一起交流時,我們會看到一個普遍存在而又不被注意的現象,當有人提起某某同修時,便會有人十分肯定或否定的說:「他(她)現在如何如何……」完全是一種結論式的評價,細想想,這種輕易給同修下結論的背後隱藏著一顆很重的人心,是對同修不負責任的一種表現。

有一次,一個同修跟我說:「你知道嗎,原來×煉功點上的××聽說走火入魔啦,……」我說:「是嗎?不是原來很精進嗎?」「唉,別看她原來那時候挺精進,大夥都說她修的好,現在可真不行了,而且這種可是破壞大法,影響很不好。」當時我心裏難受了好幾天,××的情況我知道一些,我的第一感覺不是××的真實狀態如何,倒是跟我說這話的人讓我心裏感到難受,那種口氣和表情以及不負責任的狀態和一個不修口的常人無異,語氣那麼輕鬆,好像比別人知道的多。這是對同修的不負責任。儘管後來××已經從那種狀態中走了出來,可是在我們地區都知道她「走火入魔」了,這種事真的起到了間隔××與同修的作用。

由此,我想起了我自己,當年邪惡對我迫害時,由於怕心等因素,我沒有走過去。不久便聽到傳聞:說我不修了,是特務。當時我十分驚訝。之後我發現,來見的同修越來越少,最後只有二年一直與我不錯的同修偶爾來看我一次,這使我心裏非常沉重和孤獨。有一次,其中一個來看我的同修說:「大夥都說你是特務,說你身上帶著竊聽器,你能不能拿出來讓我看看?」當時我哭的心都有,可是,我不能怨恨同修啊,畢竟是自己沒做好。雖然沒做好,但是我對師對法那顆堅定的心沒有變!堅定修下去的這顆心沒有變!我怎麼會突然間變成了特務呢?

那時候,我腦子很亂,法也學不進去,身體也不好,精神狀態糟透了,每天心裏無數次的跟師父說「師父,我該怎麼辦?怎麼辦?」好像自己修煉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常常眼望師父的像而默默流淚。同修啊!我勝似一切親人的同修啊,此時此刻,我多麼希望你們能來看看我,說上幾句鼓勵我的話,給我一點往前走的勇氣和力量。我知道,生命中如果沒有了大法,我的一切就都完了。儘管那一段艱難的歲月我走過來了,可我一直不忘那兩個偶爾來看我的同修,他們當初來看我的那顆心,真的比金子還貴,甚麼也不說,見到同修那種祥和的神態,我就有了信心和力量,我不感覺孤獨。可是細想想,如果當初同修不給我下這樣幾乎令我絕望的「結論」,不把那些不好的物質一齊都堆在我的空間場,也許我不會走的那麼艱難。當時間和表現印證我仍是一個大法弟子時,一些同修又紛紛而來:「我就說嘛,你不是那種人呵,了不起,太偉大了!」我覺的這是另一種式的下結論,同樣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

走到今天,我覺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保持在法上看問題的狀態,同修是好是壞都不要輕易的下結論,要相信同修,相信大法。正法已到最後,我覺的在這方面也要歸正好自己。

個人的一點想法,謹與同修交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