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修煉自己 完成史前大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師父好,同修們好!

看到明慧網《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啟事》後,猶豫好長時間,直到今天才決定把自己的在修煉中的一些體會、經驗與教訓寫出來,向師父彙報,並與同修交流。我覺的認真總結自己修煉中的經驗、教訓與體會也是一個修煉與提高的過程。

一、見證大法神奇事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也算是老弟子了。經朋友介紹,我請回《轉法輪》,打開書看到《論語》的第一句 :「佛法」是最精深的。我的全身從頭到腳頓時「刷」一下,好像被一種東西過濾了,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為之振奮。就這第一句,就把我緊緊的吸引住了。接下來我如飢似渴的往下看,越看越覺的深奧,越看越覺的天機越多、越看我多年來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越明朗。

剛開始看《轉法輪》時,我還是邊抽煙邊看的。當我看到第七講,師父講:「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當我看到這一段法時,我心裏說我確實是想戒,可戒了幾次都沒戒了。既然看這一講書能戒,那我就多看幾次,那天晚上我把有關抽煙的這一段法反覆的看了好幾次。

在以後的幾天裏,我經常想不起抽煙,而且一天比一天抽的少。當時我以為得要得場大病,因為我有二十多年的煙齡,而且一天都沒有斷過。我還做好了應付大病的一切準備。可是兩、三天過去了,不但沒有得病的徵兆,而且我還越來越精神。第五天下午六點,我突然想起來這一天還沒抽煙呢,拿起煙來抽了兩口,很不是滋味,馬上捻滅了。也就在這時,我才想起師父講的「法煉人」的法理來。當時我非常的激動,也非常的高興,我只想上大街上去喊--這個功法太神奇了!那時候我沒有一點悟性,就覺的這個功法好、神奇,也沒有想到感謝我慈悲偉大的師父。現在想起來真是慚愧的很。

由於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事太多,使我對大法堅信不疑,自那以後我逢人便講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真心的勸人們快快修煉法輪功。

二、師父甚麼都知道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的下午,邪黨「六一零」的一個人把我叫去談話,說法輪功的不好,攻擊大法侮辱師父,要我放棄修煉。我說:「修煉法輪功的人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社會上不貪、不佔、不偷、不搶、遵紀守法做好人,有甚麼不對呢?」 他沒得說了,然後就不講理進行胡攪:「這麼說你們都是好人,那麼我們就是壞人了?」我說:「我沒說你是壞人,但修煉法輪功的人確確實實都是好人!」我還根據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實跟他講大法的美好。

在這個問題上他又沒得說了,就又轉向污衊大法和師父,說師父斂財、有豪宅等等。我說:「我們的師父是最好、最正的,我師父不是那樣的人!」他說:「不信你今天晚上看新聞就知道了。」我說:「我絕對不相信!」他又說:「我們早就提前看了。」我接著說:「我們師父教修煉弟子看淡錢財,我師父怎麼可能斂財呢?」他說:「你一看電視新聞就知道了!」我說:「這絕對不可能!是電視上搞錯了!我師父是最正、最好的,要是那樣的話我也不幹的!」他一下沒得說了。

後來師父在一次講法中講到,說這話的那個弟子就是我。師父甚麼都知道,我真是愧對師尊啊!

三、任何時候都不配合邪惡

「七﹒二零」以後,邪黨採取各種手段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它們為了阻止大法弟子間的互相聯繫和阻止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法,就安排專人對大法弟子進行監控。我們單位的頭頭找到我說:「上面要求專人跟著你們法輪功,咱們也安排了,你可不要去北京啊。」我說:「我去不去北京我說了算,由不得你們,你就是派人跟上也不管用,我照樣能去。你要是派人走著坐著跟上我的話,我馬上就能去了北京!」 他一看這一套不行,就跟我說軟的:「那你多會去北京的時候千萬跟我說一聲行不?」 我說:「去北京以前不能跟你說,得等我起身以後或到北京後再跟你說!」 頭兒說:「行行,你真夠個人。」從那以後單位就一直再沒有安排專人監控過我。

還有一次,邪黨「六一零」要部份法輪功學員參加它們的一個甚麼會,頭頭叫我去參加,我說:「我不去。」他說:「不去不行,這是定好了的。」當時我的心情很沉重。晚上回家後,越想越不對勁,我不能參加它的會,於是我就給頭頭打電話說:「你今天說的那個會我不參加!」他說:「不去不行,這是上面定的!」我說:「哪兒定的我也不去參加!」他又說:「那你就跟上面去說!」我說:「是你通知的我,我就跟你說!」他不吭聲了。自從那以後,不管有甚麼事情單位就再也沒有找過我。

那時候同修之間的聯繫很少,也很難見到明慧資料,也不懂的「不配合邪惡」這個概念。我雖然怕心也很重,但我就抱定了一個不能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輪功的事,不能說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輪功的話。我就是有一個「不能順著它們、不能聽它們擺布」的這麼一個念頭。所以在後來的填表、寫思想彙報等一類的事情,一直也沒有再找過我,都是他們自己編好了往上報。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當時正念把那個環境正過來的原因吧。

四、利用邪黨會議救世人

邪黨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經常變著法玩弄花樣欺騙百姓,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有一次,邪黨「六一零」安排部署開所謂的揭批會,頭頭指定讓我在會上說說。我當時雖然不願意,可也沒有像以前那樣堅決的拒絕,因為我有在會上洪法的念頭。我問:「不說不行?」 他說:「必須得說說。」當我勉強的答應了在會上「說說」後,在潛意識中不知為甚麼,有一點高興的感覺。

第二天的會上,他們就安排了我一個人發言。頭頭講了幾句開場白後,接著就讓我發言。我說:「我今天發言的題目就叫『我是怎樣癡迷上法輪功的』。」參加會的人一下子都把目光集中到我這兒。於是我從怎樣得法談到修煉後祛病健身的奇效,又講到思想靈魂的淨化,一直到身心的健康;同時還講了我知道的一些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整個會場上靜悄悄的,人們專注的聽著,生怕漏掉一個字。講到激動的時候我說:「煉法輪功如果沒有好處的話,誰還願意三更半夜的煉呢?」人們都悄悄的笑了。

在我發言的過程中,我也發現頭頭的臉色變的一陣比一陣難看。看的出來,會場上的人都替我捏著一把汗。可我卻連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就那樣滔滔不絕的說我要說的話。最後我說:「大夥都知道,我以前煙癮那麼大,戒了好幾次好幾次都戒不了,看《轉法輪》不到一個禮拜就戒了;還有我身體的好多的病都好了,這就是我癡迷法輪功的原因。」我說完後,頭頭很不高興的接過話題說:「你光說了你癡迷法輪功的原因,那你後來的事也得說說!」我說:「鎮壓法輪功以後的事情大夥都知道了,用不著我再說甚麼了。」會議到此也就結束了。

我現在才悟到,當時是師父安排、加持我在會上說說的,如果我拒絕的話,那他們就會安排別人發言甚至人人發言的。那樣的話,這些人就會造下罪業,就會面臨被淘汰的危險。這是師父要我救他們來了。

那次會上整個就是我在唱主角,我現在才真正的體會到了,師父講的大法弟子才是人類社會主角的法理的深刻內涵。

五、做當地大法真相

在「七﹒二零」以後的兩年多的時間裏,我發現明慧真相資料上,很少有我們當地的真相消息,我的心裏很著急。自己也想寫,可就是潛在的有一種往明慧網寫文章高不可攀、自己水平低、寫不了的感覺。所以也就經常埋怨那些精進的、修的好的、會寫的大法弟子,怎麼就不寫呢?同時,我也搜集了很多的當地大法真相素材,可一直找不到會寫的同修。

終於有一天在我又著急的時候,突然大腦中出來一句:「你是大法弟子,你不做等誰做呢?」我頓時醒悟,對自己說:「是呀!你是大法弟子,你在等誰做呢?」 頓覺萬分慚愧。當時就決定,我必須得去做。當天就拿起筆來開始整理我以前準備好了的素材。很快就整理出兩篇關於明白真相、保護大法得福報方面的文章。經同修轉到上網同修的手中上網。很快在就近一期的《明慧週刊》上,我寫的兩篇文章都刊登出來了。我看到後很激動也很高興。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要我以後做的更好。接著,我又整理了很多我知道的當地的真相資料。為了把大法真相資料做到真實、準確,有時候還要到實地採訪、核實。

做了一段時間我悟到,光我一個人做還不夠,讓更多的有能力採寫的同修參與進來,把各地的真相資料都整理上網那不更好嗎?於是我在採寫的過程中凡是接觸到的同修,我都提醒他們在平時留意收集大法的真相素材,我進行編輯整理,再由上網的同修發到明慧網。

由於有了當地的真相資料,在一次與同修切磋交流中,我們共同認識到,為了更有效的救度世人,應該辦當地真相小報。但因不懂的編輯技術,開始只能編輯簡單的當地真相小報,也不上明慧網,編好了就發。

也就在這時,師父又一次給我們安排了最好的路。同修在一次出門中,結識了一位流離失所的同修。該流離失所的同修做過真相報,懂得編輯技術,幫我們解決了技術難題。

我們編輯的真相報章發往明慧網,很快就在明慧網上轉發了。於是就定期或不定期的一直做下來了。因為刊登的是發生在當地的事,所以人們都很願意看,對救度眾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由於參與寫真相資料的同修多了,所以稿件也就多了,編輯上網的同修常常是打字到半夜兩三點,影響同修學法煉功及其正常的工作。於是我就決定自己也要學打字,為同修分擔一部份工作。因沒錢買電腦,就找了一個帶軟驅的學習機。先打字到軟盤上,再送給同修上網。

我沒有一點打字基礎,還得從頭學。先學五筆,因記不住字根,後又改學拼音打字。我打字打的慢,每分鐘只能打的十幾個、二十幾個字,常常工作到後半夜才能睡覺。

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我悟到,師父要我們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其實都是師父給安排好了的,就等我們去做、去實踐、去兌現自己的誓願!

六、放下執著 安心做好三件事

有一年,由於自己對掙錢的執著放不下,就到外地去打工。因接觸不到當地的同修,也就看不到《明慧週刊》和《明慧週報》,也不敢講真相救人。雖然自己也在天天學法和煉功,可就是提高不上來。不但得不到提高,而且還在往下掉,為此自己也很苦惱。

兩個月後,我回家了。我外出時,家裏來了一隻流浪狗。一次,沒小心我被它咬了一下。當時心動了一下:會不會有事?但馬上就否定了「我是煉功人,怎麼會有事呢,不能動這個念。」可這心性還是不穩,就把這事跟家人說了。兩個孩子嚇壞了,哭著喊著非得讓去醫院注射狂犬疫苗不行。這時我也把握不住心性了,就去了醫院。一個月以後進行化驗,其結果是連一點點抗體也沒有。醫生也覺的奇怪,問我:「你忌嘴了沒有?」我說:「忌了。」醫生又說:「有的人打一次針,抗體就上去了,像你這種情況還沒見過。」接著又問我:「是不是真的忌嘴了?還再打針嗎?」我說:「不打了,我不會有事的。」這時我才悟到,修煉人的身體細胞是被高能量物質代替了的,只不過是分子的排列程序還是那樣,人世間的甚麼病毒對修煉人也不會起作用的。此時,我真的是後悔莫及,我不像個修煉人、我不配「大法弟子」這個偉大的稱號。

這次雖然摔了一個跟頭,可我執著掙錢的心還是放不下。這次打工回來後,我還要準備再出去的,因為還有兩處的老闆都願意要我。我決定誰叫的早就去誰那兒。第一家老闆在我剛一回家,就和我聯繫上了,要我三天後起身;後來又說一個禮拜後就去做活;第三次又說再等半個月吧。結果半月後又說他們還沒有準備好,再等等吧,結果是不了了之。

第二家老闆在我回來之前就說好了,一個月後到另一個地方幹活。一個月後老闆說再等半月二十天吧。二十天後又來電話告訴我說再等等吧,快啦。又等了一個月的時間,老闆來電話讓我準備一個禮拜後就去上班。一個禮拜後又通知說,再等個三幾天就走。最後通知說,今年太晚了,等明年吧。

這時我也悟到了,兩處的老闆都是一樣的讓我左等右等,這不就是明擺著師父在一次又一次的點化我嗎?可我就是放不下執著掙錢的心。師父這是關心我,怕因此而毀了我,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來回點化我。我也知道,既然我在這個地區,就應該發揮我存在的作用,救度需要我去救度的那部份眾生。可我就是放不下執著的心,要不是師父點化的及時,在我修煉的這條路上,不知會給大法造成甚麼樣的不良的影響,給自己修煉的路上增加甚麼樣的魔難,其後果不堪設想。

第二年,我下決心不再出去打工了,當和妻子說了以後,她不同意,整天叨叨著非得讓我出去不行。我就求師父說:「給我演化點客觀上離不開的事,妻子就不用叨叨了,我也就能安心在當地做三件事了。」

沒過幾天,家裏的水管子漏水了,我和妻子說:「這回想出去也出不去了,等開凍以後修水管子帶修房子一塊動工吧。」於是我通知了老闆,說我今年不出外地去了。從此以後,我就安心的做三件事了。

又過了些日子,我去年打工的老闆通知我說,在你們當地有活你還幹不幹?我說在當地可以。就這樣,在不影響我做三件事的情況下,我答應了老闆。我的工作很自由也很輕快,再加上我做活效率高,我能擠出更多的時間做三件事了。

通過這件事我體會到,修煉人所有一切放不下的執著,只能成為精進的障礙、只能是掉層次甚至毀在其中;而所執著的很難得到,嚴重的時候還會適得其反,因為修煉是嚴肅的,必須放棄執著、順其自然,這才是正法理。

七、修去人心整體昇華

我們地區大法弟子之間,長期以來存在著矛盾,互相之間不能很好的配合,給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一開始我有解決、平息矛盾的願望,可是我卻沒有重視和同修在法理上切磋,更沒有向內找自己,而是用常人的方式來解決,結果適得其反。由於我沒有重視向內找自己、沒有守住心性,老是看同修不足、抓同修的缺點,最後我也成為矛盾的一方,而且還形成了很強的執著。後來有些矛盾中的同修由於把握的不好,把矛盾擴大化了,這使我更加憤憤不平。當時我也能提醒自己要守住心性,要向內找,可我這顆心沸騰的就是找不進去。

後來我才悟到:對於修煉的人來說,不在法上的念都不是正念,只有在法上的念才是正念。而我當時的狀態正是正念壓不住邪念,被觀念帶動的很厲害。幸虧有一次上街,在一家商店無意間碰到兩位同修。經過一番切磋,同修們慈悲的、善意的、準確的、嚴肅的指出了我的執著,使我在法理上有了很大的昇華。

當時同修們要我和他們一塊做幫助部份不太精進的同修在心性上提高、在法理上昇華,消除間隔跟上正法進程的事。我說,我這麼骯髒的心,目前我只能配合你們做,我如果直接做的話,有可能會把我的執著帶進去。

由於我這一次是痛下決心要修去這些人心,所以在師父的加持之下,結果沒過幾天,我的心性就有了更大的提高。做事中基本上能控制住不帶自己所執著的因素了。我當時覺得奇怪,怎麼這麼輕鬆的就從那個狀態中過來了呢?我悟到,這是師父又一次給我把那些執著(敗物)拿掉了。這一次又是師父在幫我,是師父給我安排巧遇同修切磋,是師父點化我在法理、心性上昇華,是師父給我拿掉了在強大執著下所形成的花崗岩般的物質,是師父呵護著我從這強大執著的難中走了過來,師父為我不知操了多少心啊 !

以上只是個人在修煉過程中的一點體會,在今後的助師正法的進程中,還要更加精進實修,向內找、去執著;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