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是我在世間存在的全部意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修煉十年多了。十年多來,是師尊牽著弟子的手,一步一步的前行。我深切的體會到,師尊寸步不離的呵護著弟子,使弟子在九年多的邪惡環境下,在做好三件事中平穩的走到今天。用盡人間所有語言表達不盡我對慈悲偉大師尊的感恩。

一、邪惡造謠毀眾生,大法徒講真相救人

一九九九年那個黑色的七月,邪惡鋪天蓋地的對師尊、對大法、對大法徒迫害。作為大法徒,作為在法中受益匪淺的我,應該怎麼辦?堅持修煉,並站出來說真話,維護大法,告訴人們我們的師尊是全宇宙最正的,邪惡在電視、廣播和報紙上對大法師父、對大法的宣傳通通是造謠的,這就是我唯一能做、唯一應該做的。邪惡對大法的誹謗,受害者不光是大法徒,宣傳所到之處的眾生都受到了毒害。人們不明白真相,相信了邪黨的謊言。使這些世人擺不正自己的位置,這就很危險。為救眾生,我們就必須向世人講清大法的真相。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與同修結伴去北京,由於當時抱著求圓滿的心,所以沒走到北京就被強行截回來了。但每到一處,我們就給公安的人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師父是被冤枉的,要求他們轉告中央,還大法師父清白,還大法公道。和我們接觸到的公安人員都明白了真相,很多人都能善待大法弟子。

從北京回來後我遭到非法拘留,我們天天都給拘留所的人講真相,同時我們在拘留所也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所以拘留所的警察也明白大法好,他們後來都主動給其他人講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後來強制讓我參加洗腦班,開班那天,邪惡的公安說必須讓我們「轉化」,一期七天,七天不行再辦一期,不放棄信仰不放人。

在學習班裏,我們主動抓緊一切時間向公安和參與學習班的婦聯、團委、政協、宣傳部的人講大法真相,因為真相講到位了,和我們接觸的人幾乎都明白了真相,另外空間的邪惡被解體了。邪惡的洗腦班只辦了五天也就解體了。在這期班裏整體做的正,邪惡解體快,二十多個大法弟子沒有一個妥協,而參與辦洗腦班的人員大多數都對大法了解了,不想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了。

二、思想在救度眾生中昇華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以後,我們地區就有了大法真相資料點。開始發放資料以救眾生。記的第一次發兩三份,白天包好,晚上出去放,每放一份手都發抖。我知道這是怕心出來了,就背《洪吟》中〈威德〉這篇:「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界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慢慢的就不怕了。從做幾份到幾十份,到上百份。二零零零年底到二零零一年底,幾乎每天都要發一百份。資料一拿回家心就是慌的,不發出去心神就不寧,這不是一顆怕心嗎?但不能因為有怕心就不去救人呀!於是我努力學法,我知道只有法才能破除怕心。我每天睡覺醒來就背《威德》。漸漸的怕心不那麼重了,再加上天天都出去發真相,怕的因素在救人的過程中解體了,怕心也就沒有了,漸漸的白天我也能出去做了,做的也越來越好。

記的有一個雨天,有個同修沒經過我同意就給我送了一大包資料來。我當時很不高興,因為怕放在家裏不安全。但轉念一想,天天放在別的同修家裏,我為甚麼就不怕她不安全呢?偶爾放在我家,我就怕,這不是私心嗎?只為自己,不顧別人,連常人中的好人都不是,還是個修煉人嗎,我不是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嗎?遇事就考慮自己,把危險推給同修,這個心這麼骯髒,不應該把它去掉嗎?反省自己,覺的真是無地自容,決心把這顆骯髒的私心修掉。於是我把資料接下先藏好,吃完晚飯把它疊好並用塑料袋包上,已是半夜二點半了。第二天開始發,資料發完了,眾生因看了資料明白真相得救了,通過這件事也使自己的思想也得到了昇華。

三、救人猶如在常人中雲遊

我與周圍的同修經常對救人的事進行交流,很多同修都有一個同感,在人世間救人猶如雲遊。特別是現在講三退,遇到的甚麼樣的人都有。有的人悟性好,本來就相信神佛,你對他一講,他滿口答應,還連連道謝;有的人騙你說他沒入邪黨團隊;有的人你問他半天,他理都不理睬你;有的人你給他講他把臉扭一邊;有的乾脆對你破口大罵……在常人中,甚麼樣的人都遇的到。遇到好的是大多數,幾句就講退一個,一天能救十多二十個,有時會出來歡喜心。稍微有歡喜的苗頭,我馬上就解體它。我問自己,你在歡喜甚麼,救人就是自己的本份,自己只是有這個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在做。解體歡喜心,繼續救人。遇到後面幾種人也不氣餒,馬上找自己,到底自己有甚麼心沒放下,同時發正念清除人背後的邪惡因素,然後再對他講,也有講退了的。

實在講不退的也要告訴他,這是為他好,勸他下次有人講時一定要退了,千萬不要錯過得救的機會。當有人當面罵時,也不生怨恨心,因為我是神,神哪有怨恨人的?心裏就想著我是奉師命來救你了,你不聽是你自己的選擇。根本不把他的罵放在心上,擺正與人的關係也就過去了。

四、把奧運作為救人的契機

奧運期間,我們地區的邪惡也是草木皆兵,對大法弟子嚴加防範,給單位領導施加壓力,要單位參與監控大法弟子。因為我們單位的人絕大多數是明白真相的,所以也不太配合他們。在奧運期間,單位領導(是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找我談話。我心想:我正找不到合適的機會給他講真相哩!這不正是個契機嗎?我去了以後,他對我說:要開奧運了,很精彩,每天看一看吧。我說我不看,本來奧運是和平的象徵,共產黨把它搞成血腥奧運,把大法弟子當作頭號敵人來打擊。緊接著我給他講了很多法輪功真相,並告訴他在緊急情況下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高興的答應了,我又告訴了他關於三退的事,建議他回去自己上網辦理退黨。還告訴他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懇切的說,他絕不會的,並且還表示他們(領導班子)要盡一切努力保護我。我和他談完話回到家,真為他能善待大法、選擇美好的未來而高興。

師父早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就將我們推到位了。我們為甚麼還要存在於人世間?我理解師尊就是要我們在人世間救人。我們在人世間不是過常人生活的,而是救人的。

一天,我與侄孫女(大學生)一道,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講「三退」,碰到她大學裏的一個同學也給她退團、退隊了。走著走著,我突然問她:姑婆(她這樣稱呼我)生命的全部意義是甚麼?她不加思索的回答我:救人!我笑了。的確是這樣,救人是我們還存在於人世間的全部意義。因此,我們要抓緊一切時間救人,要救更多的人,能救一個是一個。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