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爬起來 兌現自己的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而且三次聆聽師尊講法,曾經擔任本地負責人。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惡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開始,由於我對大法的感性認識和人心的執著,走了彎路(已在明慧網發表嚴正聲明),但大法的根卻依然深深扎在我心靈的深處。

就在我處於猶豫和彷徨時刻,師尊安排了一個不認識我的同修找我。由於怕心,家人和我都不想與大法弟子接觸,說我不在。其實當時我就在他身邊。這位同修苦苦等了大約兩小時,天都黑了,他走了。他是一位農村大法弟子。從那以後我就開始思考,我被他的精神感動了:他們到底為了甚麼,他大老遠(按他說離我的家將近一百公里的路程)來又毫無怨言的離去,又是為了甚麼?在師尊多次點化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海外、大陸的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而且三次聆聽師尊講法,曾經擔任本地負責人。得法後師父給我徹底淨化了身體,我真正親身體驗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道德得到了昇華,身體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惡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開始,由於我對大法的感性認識和人心的執著,走了彎路(已在明慧網發表嚴正聲明),但大法的根卻依然深深扎在我心靈的深處。

在離開大法的幾年中,常常夢見在荒蕪險惡的山谷中尋找自己的家,有時夢見在高考的考場上,別的同學都能認真的答卷,唯我甚麼也不知道。後來才明白是學法太少的緣故。

就在我處於猶豫和彷徨時刻,師尊安排了一個不認識我的同修找我。由於怕心,家人和我都不想與大法弟子接觸,說我不在,其實當時我就在他身邊。這位同修苦苦等了大約兩小時,天都黑了,他走了,他是一位農村大法弟子。從那以後我就開始思考,我被他的精神感動了:他們到底為了甚麼,他大老遠(按他說離我的家將近一百公里的路程)來又毫無怨言的離去,又是為了甚麼?在師尊多次點化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

在此借明慧一角和交流會的機會,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叩謝,同時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

剛開始,捧起同修很早就送來的《導航》縮印本,我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一遍讀下來,如夢初醒,隨著學法,大法的法理不斷的清晰了,通過靜靜的思考,認識到總這樣懊悔也是一種執著。師尊說:「不要擔心哪,包括一些摔跟頭的,你趕快爬起來就是了。」「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從學法中我體會到師尊無量的慈悲,在寬容我,我還有甚麼可以怠慢的哪。通過學法,明白了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

一、組織學法小組

我儘快找到原來的幾個老學員,與他們商量如何叫醒和組織周圍的學員在一起集體學法,建立學法小組是關鍵。通過幾次集體交流,同修都認識到集體學法的重要,正如師尊在《精進要旨》<環境>所說,通過集體學法,心性整體有了提高,我們利用農村單家獨戶的便利條件,為了安全,單個集中,分散離去,把沒走出來的學員帶了出來,擺正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與修煉的關係。學法小組很快建立起來了,由一個到就近三、五個人一組,很快形成多個學法小組,通過學法,大家明白了「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二、小資料點的建立

隨著做好三件事,明顯感到我們的真相資料缺乏,而且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拿到那麼幾十份,有些資料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根本跟不上正法進程,但我又不會電腦,怎麼辦?乾著急也沒用。我就與身邊的同修商量,咱們也做資料吧,錢由他湊一點我湊一點,找人幫忙先把網線接上,從此為我們資料的來源打下了基礎。

因為我們住在離縣城還有幾十里路的鄉鎮,技術上一點都不會,無從著手。縣城的同修知道我們這個想法後,就送給我們一台複印機。為了安全,我沒告訴任何人,連夜騎著摩托車,帶回了上百斤重的龐然大物,由於機器較大,運轉起來聲音太大,我就把他送到農村老家,同父親(同修)安放好。我從未操作過這類機器,咋辦?當時就請師父幫忙,心想一定能會的,看著說明書,一步一步的按著按鈕,機器動起來了,一份清晰的資料印出來。這是我們親手做的,我們爺倆欣慰的笑了。每週《明慧週刊》出來,我們從城裏同修家取回原稿,複印出來,分送給周邊的同修。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九評》的推出,需要大量發放《九評》。我就和父親配合起來,他很快掌握了複印技術,雖說他幹一天農活很累,但做起資料一點都不覺的累,一做就是幾個小時,我們輪流著,他做前半夜我做後半夜,複印後分頁,進行整理,裝訂由其他同修完成。在這個過程中,是很辛苦,從耗材的購買,頂著來自安全方面的壓力,每天只能休息兩三小時,但一想到師父為了救度我們,又一次把我從地獄中撈起來,干擾和困難就變的甚麼都不是了。師父為我們承受那麼多生生世世的業力,我們這點苦算的了甚麼,白天照常做好工作,一點沒有感到累。

有時機器出現小故障,就對著機器發正念,停下來學法,看說明書,與經銷商聯繫,毛病很快就好了。

記的有一次機器出了毛病,我沒有辦法,與總代理聯繫,我把症狀給他說了一遍,他說要把機器拉到維修站去修理,要上大班車,還要花上幾百甚至上千元的錢。我們幾個同修就靜心的學法,心性提高上來了,經過師父點化,我們就和街道的打印部聯繫,問問他們的機器是怎麼修理,他告訴我修理工的電話後,找到了當地的修理部,不到兩小時,花了幾十元錢就好了。

從這以後我就悟到,凡是機器出了毛病,首先靜心學法,然後再從心性上去找,向內去修,一定會事半功倍。

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需要講真相的內容也越來越豐富,光靠一台複印機遠遠不夠。我就同妻子(同修)說了這事,妻子說那就讓我去做撿工活,你把現在的工作一個人承擔起來,咱們積攢資金,也買上一個電腦。幾個月過去了,她把工錢領回來了,我就找同修去電腦市場買了一台舊主機,我高興的搬回了家,但只有主機,還沒有顯示器,又從當地的電腦部買了人家退下來的顯示器,一台完整的電腦放在了面前,心裏高興極了,只花了不到二千元。連接好早已準備好的網線,還不會上網,怎麼辦?

就在這時城裏一同修說想搞一個電腦學習短期班,解決我們地區的資料點技術難的問題,這下可把我們的甚麼問題都解決了,我們很快學會了急需的初步技術,打印機也買回來了,一朵小花開放了。

在師父的呵護、同修的協同下,我們的小資料點走向成熟了,由剛開始的單張真相資料到小冊子、《九評》。漂亮完美的資料我們精心製作出來,送到眾生的手中。

記的在剛剛開始,學會電腦,打字非常慢,五、六十人的「三退」名字(由於我已經把過去學的拼音都忘記了)就打了六個小時,但總算我自己完成的,也是磨練意志的過程。

農村的大法弟子,大多有一個心理障礙,總覺的電腦是個很複雜的東西,不願去碰,其實不然,這幾年明慧網也有不少有關老年弟子和農村弟子學電腦的文章,大家都走過來了,沒有擋住我們證實法的路。例如:我們當地就有這樣的幾個同修,我們通過學法交流,鼓勵他,有經濟能力先讓他買來電腦,一個是哪怕把電腦買回來,放到家中,也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減輕資料點同修的壓力,再一個就是單獨學會要做的一樣技術也行,如:我們當時需要製作一批真相資料,我也忙不過來,而且是用原來的那種速印機,需要打蠟紙,我就只教會他打蠟紙的方法進行。這樣他今天學一點,明天學一點,慢慢也就能做起來。現在他們那裏又是一個家庭資料點,

我從沒摸過電腦到現在能如意使用,同時一人可操作幾台機器同時運轉,在短時間內完成要做的資料,節省出時間學法、煉功,達到這種成度的背後,有我對大法對師父堅信的動力,這個過程我經歷了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魔難,在精力上和時間上要加倍的付出,有時只能睡一兩個小時,有時不知不覺就是一個通宵,但白天照常工作,也不覺的睏乏。我體會到了大法的超常。

由於視頻文件比較大,下載問題一直阻擋我們,好多次都是把分段文件下載後,不會合併。眼看著好多內容很好的光盤沒有辦法製作。我們也從新唐人電視上錄製過一些節目,效果不是太理想,還浪費了不少光盤。我就靜心的反覆學法,學完法,再去做事。在一次不留意中,我把下載的合併文件先解壓,居然一個完整的鏡像文件生成了,緊接著又去試其它的合併文件,也很順利的成功了。這只是我舉了其中的一個例子,有很多技術方面也是,不留意時師父就點醒我,使我想起了師尊的話:「『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轉法輪》<論語>)

為了保證光盤在VCD上能夠流暢的播放,有些文件需要從新編碼,合併反覆的查看,再製作成鏡像文件,進行刻錄光盤,反複試播後,作為母盤大量製作。我們的資料一旦發到眾生手中,就不是一張單獨的光盤,他代表著我們大法的形像和眾生被救度的大事,我們必須認真的好,才能達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

三、在平凡的工作環境中講真相

我的工作環境是我講真相的場所,與客人有十幾到二十分鐘的接觸時間,我就把它充份的利用好。

師尊說:「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快講>)。我就聽師尊的話,大膽的去救人。我每天發一念,請師尊把有緣人給我安排到身邊。客人進門後,我第一個念頭就請師尊加持,再清理客人身後的干擾因素,與對方聊天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

例如:有一次,一個非常憨厚的農民,領著妻子和孫子來。進門後,我就給他發正念。我一邊幹活一邊說話,知道他是我同學的哥哥。我說,你上學時,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就入過少先隊。我問,那你知道三退的事嗎?他說不知道。我就給他講中共這幾十年如何欺詐中國人,他說這我都知道,好多事我也親眼看到,這是甚麼世道,快把我們都退了吧。他就把他們名字給我說了,我把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們,他們了解了大法的美好。我說,你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牢牢記住,你們會得福報。他說你快給我寫上。他們高興的像得了寶似的離去。

我基本上把三退的事溶在了日常生活之中,有時走路中就能碰到有緣人,三言兩語就給對方退了。一次一個人向我打聽人,我就告訴他,緊接著我問他是黨、團、隊員嗎?他說上學入過團。我說那幫你退了吧。他說行。

一次我剛走到門口,老遠看見一個跛足女人,心裏剛想誰家這個人,一瘸一拐的。我馬上意識到,怎麼能有這種不正的念頭?走近一看還是小時的同學,我們就聊了起來。一問她還是個惡黨黨員,我就把三退的事講了,她說:這我咋都不知道,那退出麻煩不?我說很簡單,你同意就算數。她就說那就謝謝了,我說應該感謝的是法輪大法師父,而且你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能得福報。

有時我同妻子兩人配合,她發正念我講真相,一天能勸退十幾個,有時退幾個。我們現在已經把我們的親朋好友都勸退了,有些比較難退的,也不急,慢慢細雨潤物般的多次講,利用一切時機給他們把真相講清楚,並請師尊加持。最後還是退出了。

我們的家就是一個學法、講真相、勸三退的修煉場,很多有緣人,在這裏看完了真相光盤,明白真相,辦了三退,能看出當他生命被大法救度時的那種喜悅,一臉晦氣消失了。

要同精進的同修相比,我還差的很遠,我會奮起直追,這是我在這幾年中的修煉點滴,寫出來與大家交流,有很多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