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經歷的幾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首先我自我介紹一下,本人亞蓮(化名),九六年得法,因為沒上幾年學,又趕上文化大革命,沒學多少字,所以從來沒敢投過稿。這次是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交流徵稿了,再不寫實在說不過去了。決心下定,突破文化低不敢寫的障礙,一定要寫,哪怕都說白話,說土話,也得寫。以下文章有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或諒解。

我因身體不好走進大法修煉的。第一遍看《轉法輪》時,感覺這本書太好了,都是教人做好人,心想這就是我多年要找的真經。說來也神奇,也沒見過師尊的面,學法、煉功一個月過去,多年的疾病全好了。得法前頭疼,冬天不能見風,中藥、西藥、針灸都未見好,婚後又心慌失眠,得法半個月左右,去公園晨煉,突然眼前一片黑,甚麼也看不清了(以前頭疼時經常出現)煉完功摸著黑回家,又摸著黑給孩子做了早飯,那時我已經看過一遍《轉法輪》了。知道是師父給我消業,也沒去醫院的想法,到了十來點鐘慢慢就好了。在二零零零年以後又有一次牙痛,疼的無法忍受,有上醫院的想法(那不是我)。後來又一想,無論怎樣我堅決不去醫院,我是到地球上得大法來了,得真經來了,進醫院吃藥,我那個世界的眾生也得牙痛也得上醫院(其實走人的道是上不去的)才能好,我就不承認一切不正的,為了眾生,全盤否定,請師父加持,這一念一出立馬好了,像沒疼過似的。師父說:「念一正 惡就垮」(《精進要旨二》〈怕啥〉)。謝謝大慈大悲的恩師的呵護。

下面是十幾年從法中悟到的,和經歷的幾件事與同修交流

(一)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前提是本身必須做正

大概二零零五年,我丈夫接到老家的電話,一會眼淚就掉下來了,放下電話說弟弟得了腎癌,剛從醫院檢查回來,醫生說是晚期了,多則一個月的時間了,讓家人準備後事。剛四十歲就要離世,結婚晚,兩個孩子還未長大,家裏還有八十歲的老母親,因為弟兄們處的關係很好,我丈夫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眼淚汪汪。我冷靜的思考了一下,對丈夫說哭是沒用的,我準備回去救人,至於能不能救就看他自己的了。當天就登上回家的列車,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朝聞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於法中〉)。我只是讓他了解真相,不求結果,能不能延長生命就看他自己信到甚麼程度了。這一念定到這,回到家我小叔子正和我婆婆說話呢。我就開門見山,有病去醫院這是科學,(說吃藥是往裏壓病不符合常人的理)如果醫院治療效果不好的情況下,就試試超常的科學,不用花一分錢,他問甚麼是超常的科學。我對他講念「法輪大法好」有多少人祛了病。又給他一張真相護身符,他說不要也不念,怕人家知道了被抓起來,我說你在家裏念誰能聽見,連你妻子都聽不見。這時,我婆婆說念吧,聽你嫂子的。你看你嫂子這幾年從修大法以來從不與人爭鬥,身體也很好,聽她的話沒錯。我接著說:娘,你也念吧。為了兒子的身體,每天念上幾遍越多越好,又對小姪女說:你也幫你爹念(其實誰念誰受益)。講清後第二天返回。

一個月過去了,平安無事,兩個月過去了平安無事,一年過去了平安,到第二年的冬天又來電話說疼的打滾,家人說這回看是不行了。這個病到最後都是疼死完事,送醫院做CT,顯示肚裏沒別的了,都是瘤。把胃內臟都擠的看不見了,特別是胃小的沒有了。醫生問他還能吃飯嗎?家人說特別能吃,一頓能吃三、四碗,醫生說:在哪盛啊?不理解。醫生又說:哪也別去了,回家準備吧。這時我和丈夫當天就趕回家,帶著隨身聽,音樂帶《普度》、《濟世》,直奔小叔子家(我還有老人)先給他聽音樂,然後到另一小叔家吃飯,吃完飯回去看他,他說好了不疼了。第二天在當地給他請了師父講法錄音,還沒給他的時候,他說這帶子怎麼光音樂不說話呀,我馬上送給他當時就聽上了。到今年有四、五年了一直很好,有一次來電話說,嫂子我現在連藥都不吃了。我說:你感覺不吃行就別吃,反正是藥三分毒,自己把握吧。我電話中回他兩句:千萬別忘了那兩句話。通過這件事,我們村有一大部份人明白真相了,還有「七﹒二零」不修的大法弟子又回到大法洪流中來了。

(二)救眾生搶人

師父安排我走在街上,正巧遇熟人(老想給她講三退沒找著機會)老遠就和她打招呼,問她去哪兒,她說去買藥,胃難受,光檢查就花了一千多元了,中藥、西藥又針灸,也沒見好,痛苦死了。我說告訴你一個不花一分錢,能保命的好方法。遇到天災人禍都管用,九個救命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記不住,我就一個字一個字念給她。她說,不去買藥了,回家(看她明白了甚麼)。我也順便到她家對她說,藥你該吃還吃,不過我告訴你誠心念九個字,你會好的快,我給你舉個例子,兩個糖尿病人同樣動手術,其中一人進手術室前念九個救命字,手術長達九個小時,兩個大病同時做,手術後,醫生說三、四天才能醒,因為手術大,早醒怕他承受不住(可能麻藥是用了那麼多)可第二天醒了,還能吃米粥,所有醫生都震驚了,第三天下地走動,一星期後出院,現在甚麼事沒有了,很健康,全家人說,真信大法真管事。

而另一個糖尿病人比上一個手術小,半年了也沒長上刀口,一直臥床,家人把他扶起來之後,那大口子翻著,怪嚇人的。你說哪個好,不花一分錢買份保險,如果你怕別人知道,就默念,連你丈夫都不知道。我又講三退,她退出邪惡組織。以上講這件事是為了提醒同修,親朋好友還沒講三退的抓緊時間。

(三)從師父講的「一念之差」悟到的

「七﹒二零」前,丈夫非常支持我修煉,因為他看到我身體變化很大,過去身體不好,煉功後無病一身輕,遇事也不去爭了,心性也提高的很多。「七﹒二零」後因經常受邪惡騷擾,我又多次被非法關押,他著急上火,最後實在受不住了,幾次提出離婚。當時我就有一念,師父說:「離婚總不是件好事」(《美國中部法會講法》)。我不離,你若非離我也沒辦法,反正我沒同意,這一念定到這,邪惡就無法鑽空子,第二天丈夫改變了主意,不離了。我知道只有時時都按法的標準去要求自己,才能做好每一件事情。

(四)邪惡敲門開,不開門只要基點站對了都是救人

今年邪惡認為的敏感日,我聽有人敲門,看到是派出所,居委會的,因為剛剛開過法會,內容要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於是我開門,很客氣的讓座,要求和他(她)們每個人單獨談話。經他(她)們同意,我一一給講了,大法是與真善忍三個字為標準處處為別人著想,無論當面還是背後一樣無私,又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又談我煉功以前身體多病,煉功後一身輕,十年來沒吃一片藥,給國家節省多少醫藥費,加上處處做好人,給社會,給家庭帶來多大的好處,十幾年了你們也可能了解這群好人了吧。只不過是受上邊壓力才來的是不是,我知道你們不容易,平常有那麼多工作忙的夠嗆,如果不壓著你們也就不打擾我了。再者說,咱們往日無冤今日無仇的,誰願意得罪人呢?你們是硬著頭皮來的,我能理解,不過,來了就是緣份,告訴你,為了你和家人有個美好的未來,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他(她)們回去了。

晚上感覺空間場的物質很不好。我就發了一夜正念,請師父加持(一會一次)到天亮感覺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我知道是在師父的加持下,空間場的邪惡都被清理了。我去居委會找主任,她說昨天你對他們講甚麼了?他們準備非法關押你。我說不會的。請你放心,他們都很善良,人嘛,都有善心,我相信他們不會像前任的惡警一樣做那種傻事了,他們知道給自己留後路。於是我又對主任講了真相。後來又和他們談過幾次,他說咱們互相理解,互相幫助,我說你放心,我們一不犯法,二不犯罪,三不參與政治,說句實話,是修佛的,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像大法弟子一樣也就不用你們這麼操心了。不過我也善意給你提個醒,如果聽從壞人指使把修佛的怎麼樣了,你就沒有未來了。他點頭,說我不會那麼做。

在今年奧火到來之前,有一次敲門我沒給開,當時想不能配合邪惡,它就是對著大法來的,人他不知道,只要讓它得逞人就在對大法犯罪,他(她)們是無法償還的,騷擾大法弟子的是背後邪惡,在指使人,為了不讓人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犯罪,不配合,同時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清除完後,反過來找他們去善意講真相,最主要的是基點站對,正念正行才能做好。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