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寫出我修煉的經歷,一是證實大法,二是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心情。每當我回想起走過的路,尤其是當初煉功時的感受,都是淚濕衣襟,用盡人間語言也表達不出我對恩師的感激之情。千言萬語彙成幾個字:師父,您辛苦了!

得法的幸福

我今年五十二歲,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喜得大法。得法前是一個病魔纏身的人,最嚴重的是糖尿病,生活不能自理,每天痛苦的生不如死,心想,老天啊!早點兒結束我的生命吧,我這樣活著不如死了好。

就在我對生活失去希望的時候,我遇到了法輪大法。當時看到《轉法輪》這本寶書時,倍感親切,雖然當時還不太明白師父說的全部內容是甚麼(當時的我已接近痴呆)但就是感覺這本書好。當我在只看書沒煉功這幾天的時間裏,身體就出現了奇蹟的變化,我漸漸的有點兒力氣了;再幾天後,我就能走半里地去別的功友家看師父講法錄像了。兒女們為我高興。

十天後我開始煉功。當時由於體力不支,煉完動功後累的我坐在地上半天動不了,尤其是抱輪的時候更是暈的全身發抖,幾乎是站立不住,就是這樣我也決不放下一次手。盤腿打坐疼得我滿身是汗不說,眼睛也看不見了耳朵也聽不見了,就連氣也喘不上來了,就這樣我不往下拿腿。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可能是因為我當時能忍受痛苦,我的身體淨化的非常快,不用說開了天目的功友能看到我的變化,就連幾天沒見我的常人,見到我也說我臉色越來越好了。就這樣,二十天後我的體重增加了九斤。最神奇的是:我由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變成了一個壯勞力。從煉功第三天開始至今,沒吃過一片藥,要知道我沒煉功以前可是個藥罐子!

在證實法的路上

就在我對生活從新充滿希望,感受到生活的喜悅不到三個月的時候,惡黨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們的邪惡的迫害。當時看到電視裏播放的和我親身經歷一點兒也不一樣的時候,有時忍不住就想和電視裏的人大吵一架。那時的情緒很低落,為恩師受到的冤屈而難過,為大法遭到迫害而不平。

2000年「4.25」我和幾個同修去了北京證實法,被惡警綁架到昌平看守所,後被當地惡警帶回本地看守所關押。無論是在北京還是在當地看守所,我們都用各自的經歷證實著大法的美好。給看守人員講真相,同時也給同監室的其他犯人講真相,使有些犯人也得了法。

從那時起我走上了正法修煉之路。以後經常被當地惡警上門騷擾,無論甚麼樣的人上門,我都給他們講真相,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有的當時也被感動的落下了淚。用嘴講不過來,畢竟接觸的人少,後來我們就開始散發真相資料。

2001年我散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並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裏我放下人的觀念,去掉執著,甚麼都不想,想的就是給管教人員講真相救度他們。當時我的身體很不好,糖尿病的病態出現了,管教人員為了達到他們邪惡的目地轉化我,就利用我的病態來要挾我,說:「你只要轉化了寫了三書,就放你回家養病。」我斷然拒絕。當時我都覺的他們可笑。再後來我的病態越來越嚴重,他們沒辦法二十天後只好無條件把我釋放。當然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才能正念闖出魔窟。

回家十幾天後,我的糖尿病症狀就消失了,再一次向世人展現了大法的神奇。看到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現,我的鄰居親朋好友中有幾位已經成了我的同修。就是沒有修煉人的也都知道大法好。現在我走到哪就把真相講到哪。

當然,學法煉功是我講真相的基礎。從修煉以來我每天堅持學兩講《轉法輪》,有時學的更多,每天堅持煉功發正念。我的感受是,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才能有正念,有正念才能正行。基於此,修煉幾年來我沒有走過太大的彎路,從沒有向邪惡妥協過。在此我再一次感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和點化,才使我在八年的修煉路上沒有留下污點。

修煉故事

在這幾年的修煉當中,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現的太多了,為了不佔用太多的篇幅現僅舉兩例:在2002年到2003年的上半年,我們地區由於邪惡的迫害,僅有的資料點被破壞,不僅資料短缺就連師父的新經文我們都看不到。在這種情況下真是心急如焚。

有一天我在給師父上香時含著眼淚請求師父:師父,弟子看不到您的新經文心裏特別難受。師父,弟子想看新經文!

幾天以後,遠在千里之外的親戚給我打來了電話,說他那裏有東西給我(同是修煉人,只是從來沒有聯繫過),當時我高興的不得了,後來他給我郵來了我盼望已久的新經文。直至我後來有了其它渠道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我和他的聯繫也自然中斷了。

再有就是,有一次我到資料點去打印真相資料,打開電腦後上不去網,因為我的資料點離同修甲家很近,所以我就想串個門回來也許就能上去網了。當我去了他家半個小時以後,正要回去時發現資料點的鑰匙不見了,同修也幫我在他家個個地方找,找遍了就是找不到。當時我悟到是邪惡因素在干擾我,不讓我打印真相資料。我仔細回憶了我到同修甲家的過程,覺的我的鑰匙怎麼也不可能丟,於是我雙手合十,請求師父。

晚上我接到了同修甲打給我的電話,問我的鑰匙是甚麼樣的?我回答了他。他說在他的兜裏發現了一把鑰匙不是他的,聯想到下午的事,覺的可能是我的,於是打來電話問問。第二天他就給我送了過來,問:你的鑰匙怎麼跑到我身上來了?我說:是師父通過你幫我把鑰匙找回來了。

只要我們心中信師信法,神跡就會出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