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證實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在血雨腥風的日子裏,我是怎樣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的,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學法:從得法之日起,我對師父、大法深信不疑,學法從沒有間斷過,即使在最困難的日子裏也沒間斷。每天學《轉法輪》一到二講,越學法越有種如飢似渴的感覺,現在我已經通讀《轉法輪》三百四十多遍,背法背到第八講,越背法越覺的妙不可言,有時覺的自己身體無比高大,人世這個空間很渺小。能得到大法成為師尊的弟子真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了,大法在我心裏深深紮下了根,這是任何邪惡的力量也動搖不了的。

發正念:師父要求我們新、老學員都要發正念除邪惡,我對發正念是很重視的,我悟到這是師父給了我們宇宙中最好、最有效的除惡方法,我是從來都不間斷。記得我們地區有一次二十四小時正點發正念除惡,我就二十四小時幾乎沒有休息過。講真相、發材料我都結合發正念。

講真相、救眾生:七二零之後邪惡鋪天蓋地向我們撲來時,我和無數的同修一樣沒有被嚇倒,衝破重重阻礙進京上訪,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安全返回,之後緊跟師父正法進程,講真相,救眾生。在這幾年的時間裏,不記得已經發了多少真相材料,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反正是從沒有間斷的做。記得一個大年初三上午,我們一行八人(有幾個是小同修)帶了近四百份材料,三十多條橫幅,還有真相護身符,坐在一輛簡陋的三輪車上,來回行程幾百里路,每到要做真相的村子我們分組提著包像過年出門走親戚一樣,堂堂正正的把真相傳遞到每家每戶(幾乎是每家每戶),到下午一點多我們材料才送完,就到路口顯眼的地方掛橫幅,看到路上等車的人就下車面對面的講真相,送護身符。沿途我們不停的發正念鏟除路過的城鎮派出所等邪惡聚集的地方,這樣我們一路不停的做,直到下午三點多才回到家裏,也不覺的冷,也不覺的餓。

還記得一次我們三人騎一輛摩托車去很遠的地方發資料,當時正是收玉米的季節,我們把材料掛在地裏的玉米上,等做完三百多份材料晚上九點才返回家。附近的地方我們做的更多,做資料的方式很多很靈活。其實不管遠在幾百里的山區還是附近的城鎮,我們都經常去,有時騎自行車,有時步行,當然材料都是我們自己省吃儉用從牙縫裏省出來的,有些不明真相的常人揣測做材料的資金有甚麼誰幫助等等,在每個大法弟子都會覺的好笑,他們不明白大法的事情都是學員們用心去做的,為了眾生得救沒考慮要任何好處,甚麼外在的強制也沒有,做與不做也是每個學員自己說了算。材料很珍貴,每次我們都發正念讓材料到有緣人手中起到它應起的作用,我們從來不積壓材料,也從不當作任務去完成,都是抱著讓世人明白真相得救的心態去做,總的說來在師父的呵護下比較順利。

但有時也受到鑽空子的邪惡迫害干擾,有一次我們三人騎一輛摩托車作材料回家路上,遇到壞人搶劫,當時是半夜十二點左右,一群人突然出現吆喝著向我們撲來,已經快要把路攔擋起來了,我當時喊了聲:「衝過去!」騎車的同修在道路即將全被堵住的瞬間從路的最邊上沖了過去,但車的擋風玻璃全被打碎,同修的嘴流著血,但他還鎮定的叫我們一起快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因為搶劫的開著汽車,我們發著正念先去了一個認識的同修家(當時離她家大約還有半個小時的路程,我們回家路上路過她家)後,在同修家一起發了半小時正念,當夜一點多平安回家,後來悟到其中一個學員是個新學員,可能有還命的成份,但主要還是邪惡鑽空子迫害。

還有一次我們一行六人分乘二輛摩托車,去一個比較遠的山區發材料,去的時候前面的車上二個功友因為發生一些爭執,都有點情緒,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一個公路口的拐彎處,啪的一下摔在那裏,三個人摔在地上很長時間都沒爬起來,爭執的兩個同修摔的重,褲子都破了,但無大礙,我們繼續去發材料。回來的路上,要翻過一個小山,下山時有個急轉彎,帶著我的同修摩托車很破,剎車不靈了,所以本來在後面的我們很快超過了前面的同修,已經剎不住了,前面拐彎處下面就是很深的大溝,我當時只聽到後面的同修叫了聲:「師父幫她!」我也邊發正念邊請師父幫忙,回去據後面的同修講,只看到摩托車在剎不住拐不了彎的時候,車的後輪跳起來了然後飛速的轉彎順路向下開去,很快甩的他們都看不見我們了。

其實有很多這樣有驚無險的事,確實見證著師父和大法的慈悲呵護和無邊的法力,恐怕實踐中每個學員都碰到過,有許多的常人(包括那些迫害我們的警察)都對我們堅持自己的「信仰」不理解,那麼大的壓力,那麼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被迫害離開人世的、妻離子散的學員比比皆是,你們還那麼堅持,為甚麼?記得有些監獄中的警察迫害的時候他們也有些提心吊膽的,害怕「法輪大法」是真的宇宙大法,那麼他們會得到無法想像的報應,所以一邊迫害著,一邊又膽怯的要大法學員「證實」給他們看。按他們的說法:「你們誰白日飛升了?只要你們哪怕飛起來離地十釐米,我們就相信,不迫害你們了,你們上北京我們也不管了!」他們想不到的是就因為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他才有最正的標準,怎麼能這樣隨便的完全打亂人中的社會狀態呢?主要還有那些製造迫害的「舊勢力」怎麼會讓他們的迫害停止呢?在沒真相大顯的時候,就是在人中還維持著一個「迷」,讓眾生有個「悟」,真正神佛大顯那時人可能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了。

在這個讓人似是而非的「迷」中,我們多少的學員就其社會地位、文化程度、理解能力、看問題的深度、比有些迫害我們的邪惡不知高多少,惡人們用他們那點現有的認識衡量這些修煉人都是「傻子」,甚至他們都不會用理智好好想一想,短短十幾年,就遍及全球各個人種有上億的大法修煉者,這些修煉人真的都不如他們「聰明」嗎?如果沒有他們在實踐中真正看到大法的正確和神奇無邊的法力,和理性上對法的理解,在這樣恐怖的迫害中有誰去「傻乎乎」的堅持呢?特別是大法根本就沒有強制,你願意煉就煉,不願意煉就走,沒甚麼說道的。有人胡說甚麼「洗腦」,要說洗腦控制人的思想還有比中共惡黨這個真正的邪教組織厲害的嗎?可是就是如此,人們越來越看到外面真實的人類社會,越來越能擺脫這個魔教的控制,洗腦的結果不就是幾乎全國上下都是陽奉陰違,上欺下騙嗎?誰真正的聽這個惡黨胡說呢?大法中那些數不清的起死回生的事例,不是靠「謊言」能解決的,更不是自欺欺人的騙人的話「有好了病的那是心理作用等等」這些東西能抹煞的了的,(只有愚蠢的人才信那些邪惡自己都不信的那些「政治謊言」啊),按這等荒謬邏輯,那每一個心理學家都百病皆治了,世界那麼多的疑難雜症他們怎麼不治?大法的正確和威力真正的學大法者都有深深的體會,我們全家上有八十多歲的老人(四十年的陳疾都是醫院和各種辦法醫治不了的,修煉後晚年反倒成了他一生身體最舒服的時候,按人中的規律你怎麼解釋?可事實就在那擺著)下有幾歲的孩子,在我們全家修煉十年來沒有一分錢的醫藥費,身體都很舒服健康,連許多的小毛病都不治而癒(例如我們姊妹原先都有腳氣,腳趾間流黃水不止,醫治後仍復發,汗腳腳臭很厲害,現在一點也沒有腳氣了,腳也不臭了),世間除了真正的修煉大法誰能做得到?

說的有點題外了,主要還是希望能看到這文章的一些人能理智的看待大法,聽聽我們的肺腑之言,不要被邪惡編造的政治謊言掩蓋了自己的理智,做下毀滅自己的罪業,迫害這些修大法者的行惡者連以後後悔的機會都不會有,為了一個爛透的流氓黨做了陪葬,以後連轉生的機會都永遠不會有了,真正等待這些行惡者的可怕下場很快就將被證實了,所有的對大法行惡者,如不馬上悔改,都會在自己的觀望中,愚蠢的走向無疑是自絕生路的結局。

我們接著往下說,自從師父發表「退團聲明」,我馬上自己退了黨,從親朋好友開始,一個人一個人的勸退,一家一家的做,現在在我們居住的地方,在同修們的共同努力下,發表三退聲明的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我白天工作一天,還要做三件事,時間是很緊,有時講真相勸三退顧不得吃飯,因為要趕別人的時間,有的幾句話就退了,有的講幾個小時也沒退,需要反覆講,有的家長明白真相後一家人一塊退的,有的大人不退,就給孩子講而孩子先退的,情況很多,有些多年不見的朋友在想不到的路邊等著我,也有很多年不回家的人「恰巧」回家讓我碰上,我都講了真相幫他們退出惡黨,使他們選擇了好的未來。在路上、在宴席上、在能接觸人的任何機會中都不放過,儘量的讓更多的生命能夠遠離邪惡,退出即將被天淘汰的爛透的真正邪教-中共,選擇光明的前途。

實際上有太多的神跡說不完,例如被摩托車撞了我安然無恙。有次我自己騎自行車到了一個比較生的地方,晚上看不清楚,到一個拐彎處我不知怎麼的就下了車子,拐彎後突然看到一個很深的大坑就在那裏,邊上只有很窄的小路。這些年的風風雨雨,我深深的感恩於師父無量的寬容和慈悲呵護,所有做得比較好的事情都是大法弟子相互配合的好的結果。

現在我勸退的少說幾百人了,當然還很不夠,我也知道這是大法充實了我身心的緣故,現在自己覺的還有很多的執著沒徹底去掉,修的不夠精進,例如還有怕心,利益之心等等,但請師父放心,一個被大法同化的生命,會變的越來越符合大法「真、善、忍」的法理,無論在社會上,家庭裏,有人、沒人的時候,不管在甚麼環境下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都會變的越來越純潔無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