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師恩呵護著我修煉中的每一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

(一)得法修煉謝師恩

我是一九九七年初在部隊有幸得大法的。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聽到師父的講法錄音,就想學。從同修那裏一拿到《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就精神起來一夜沒睡,打著手電通讀了一遍。

當時就是覺的大法太好了,自己終於找到了平時苦想的做人的目地。我就是要下定決心,按照師父書裏講的堅定不移,絕對專一的修下去。之後和同修一起聽講法錄音,煉功,學法。那時整天都覺的一身輕鬆和踏實,知道自己走在了生命回歸的路上。

得法近半年的一天下午,我正彎著腰、頭朝下趴在角鋼架上面幹活,突然一根一百多斤重的鐵管子掉下來砸在了我的尾椎骨上。當時我感覺有小螺帽掉在了自己的身上,手撐起架子想起身問誰向下丟螺帽也不看看下面有沒有人。看周圍的戰友嚇的大驚失色,一回頭我也懵了。他們趕緊七手八腳抬開鐵管子把我背上來。同修在旁邊說沒事,沒事。當時我也沒覺的哪兒不好,只是腦子一片空白。工廠領導趕緊叫來救護車,雙方領導要陪我去部隊醫院檢查,結果怎麼檢查也沒有事兒。現在想起來還總是淚流滿面,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保護我呀!這件事在工廠當時轟動很大。有工廠同修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還問戰友要看看我是誰,要認識一下。我想當時見證到這件神奇事情的所有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領導,戰友,工人都應該明白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宣傳都是惡毒的誣蔑造謠和栽贓陷害。

(二)正念勤學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在家休探親假,晚飯後與女朋友現在的妻子在朋友家玩。突然看到電視裏惡毒造謠,攻擊師父和大法的邪惡造假宣傳,心裏說這絕對不可能,即沒動搖,也沒多想甚麼。沒過幾天我就回到了部隊。由於惡人的舉報,那位引我得法的同修年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毫無損失的轉業回家了,剩下我和後進來的一名同修。

我房間裏師父的法像,所有的大法書,經文,手抄的大法書都在我探親回部隊之前被收走了。在部隊那種特殊的環境下,很嚴峻,壓力都很大,但我們心裏都非常清楚和明白,絲毫不動搖。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二零零零年我從同修那裏拿到了《轉法輪》。回到駐地我開始每天中午趁午休時間到自己工作的地方盤腿學法一個多小時,再回到休息的地方不盤腿接著看到午休起床。

一天中午我正盤腿學法,一名戰友下來在離我們打坐的地方不足三米不知幹甚麼轉了一下,我還沒來得及打招呼他就走了,硬是沒有看見我。二零零一年我回家休假,正處在邪惡瘋狂之際。一天晚上,我岳父岳母無名發火,問我是不是在煉法輪功(以前他們不知道),並詢問我法輪功是甚麼?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置若罔聞,受邪黨造謠宣傳的毒害要我明確表明態度,到底不煉法輪功行還是不行?我堅定的大聲喊「不行」!岳母馬上大吵大叫:給我滾出去!我一衝動開門就下樓剛好有車坐車到終點,自己準備步行回自己父親家。因為平時那裏晚上都沒車了,只能步行,又那麼晚了。可那晚有輛車好像在那裏等我,我一上去就開了。當時自己心性沒守好,做的太差,不應該與他們鬥氣呀!後來知道是同單位的老鄉在我之前休假時把我煉法輪功並仍在看書的情況告訴了他們。回到部隊後照樣天天午休時學法。現在想起來學法太重要了,雖然自己私心重,悟性差,只想到自己修,把這一切當作了對自己堅定修煉大法的考驗,沒有悟到在戰友中大面積去講真相。但通過學法確實充實增強了自己的正念,保證自己在那樣的環境條件下不迷失,志不移,也為後來證實法打下了基礎。

(三)去除執著在正法中修煉

二零零三年底因惡人舉報,領導趁我不在場收了我的書,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下我平安從部隊復員回家。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由於對學法的放鬆,資料缺乏,自己又忙於生計奔波,導致我走了兩年的彎路。二零零六年,師父的慈悲呵護讓我有了一個穩定的工作和學法環境。自己能夠靜心學法,也能讀到了明慧週刊,經常被週刊裏同修們證實法所做的感動的止不住流淚。想別的大法弟子,差距太大了,耽誤了這麼多年時間,我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與呵護啊!自己趕緊跟上吧!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自己充份利用時間和機會先向單位同事講真相,發資料。那些有緣人就像在等你一樣,真是想到誰就能做到,其實都是師父的安排。學法一段時間後,悟到要向單位外來人員講真相了,真相資料拿去複印準備好後,自己有點求安逸,放鬆了,被舊勢力鑽空子阻擋著,自己也不悟。一天早上猛然聽到師父嚴厲的棒喝「還不去加油!」讓我驚醒。馬上起床發完正念就拿著資料去挨個房間發。發完後過半小時去收(資料有限)並挨個問明白,沒有明白的講清真相再收下一個房間,收完再發另外的房間。第一次正念正行我很順利做下來。由於忽視了學法,思想上放鬆,第二次發資料見兩個同事在外來人員住的房間另一頭站著,腦子閃一念:被她們看見怎麼辦?思想裏有了怕心,但這念頭一閃就過了,沒有多想又去發資料,剛發完,第一個房間的人就出來大喊大叫,要打電話舉報,我當時沒動心,繼續收再去發。「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在偉大的師父慈悲呵護下,也沒人打電話,我平安無事的過來了。

在這一年的正法修煉中,有很多過的關和修煉中遇到的魔難,想寫的很多。其實每一關每一難,自己所走過的每一步都離不開慈悲偉大的師父無微不至的呵護。主要典型的是我的色慾這一關,慾望被舊勢力鑽空子放大,加強。

一次做夢一上來舊勢力就要直接把我毀掉,我大哭著在空中的一獨木橋上要往下跳,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拉住了我。醒來後我淚流滿面,同時趕緊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決不承認,徹底清除。可是學法沒跟上,心性上不來,後來還被鑽空子加大,放大。師父一直在點化,自己老是守不住,悟不到嚴重性。通過不斷的學法和看新經文,自己悟到後,下定決心根除執著,徹底否定舊勢力闖了過來。後來夢見舊勢力簡直就是把我活埋在了裏面,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旁邊這堵牆開個小洞讓我逃出了魔窟,太危險了,不是偉大的師父我已經毀在裏面了,也希望有過色慾關的同修一定要吸取深刻的教訓。

個人認識正法時期修煉就像師父給我們每個人架的一座通向圓滿的大橋。每一段都有師父安排的要救的人,同時去掉自己隱藏的執著,過去一關,往前面就小了。上一關執著不去,不脫掉包裹自己的後天觀念執著拖著包袱,穿著執著,你就過不去那個門。再往前門越來越小,執著越來越少,正念越強,自己越純。開始橋面可能是六車道,四車道,後來是單行道,羊腸小道,再後來就是一根鐵軌(師父點化我:站在斜面向上走,你就是抱一個很輕的方便塑料袋都會左右你搖擺不定往下掉)。所以路越往前走越窄,要求越來越高,越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必須要在法上不斷的歸正自己,不容你出一點差錯,稍不注意一放鬆邪惡就會鑽你的空子並放大,進行所謂的考驗就是迫害。當然我們是全盤徹底否定決不承認。

寫我的一點經歷,是想見證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無微不至的慈悲呵護。讓我們記住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洪大師恩,抓緊時間更努力的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與那些精進的同修相比,我還有很長一段差距,也想提醒還沒走出來的同修和鼓勵學員。不要執著時間甚麼都不要去想,師父安排了最好的一切在等著我們走出。只要學好法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正念正行,甚麼問題都沒有。放下人心,趕快走出來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