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加大向涉外導遊講真相的力度

——我到港、澳遊感受及一點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近年來,隨著大陸公民赴港、澳旅遊熱,許多大陸民眾不知不覺中應天象變化而行選擇了港、澳旅遊觀光。生活在中共邪黨專制、暴政下的大陸民眾,有了走出國門、呼吸新鮮空氣、感受自由世界、傾聽不同聲音、深廣了解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及大法洪傳世界真相的機會。這是正法洪勢帶動下,突破信息封鎖,給深受中共邪黨毒害的大陸民眾有緣再了解真相、再得救度的難得機緣。

五月中下旬,我所在的上級主管部門組織下屬外出考察,我有緣隨旅遊團隊到港、澳三日遊。出發前十幾天辦港、澳來往通行證。負責辦理通行證的旅行社某先生抱怨說:「公安部門在辦證時都亂收費。辦證周期又長,程序又多,手續又複雜,還必須要寫個甚麼沒有法輪功人員參加港、澳旅遊的保證書,同時旅遊公司還要交保證金。據說煉法輪功的在省公安廳那兒有名單,審查出來了就不能辦通行證。我也幫大家簽寫了保證書。」(這位先生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

隨團到深圳負責導遊的是位男士,五月二十二日他在帶我們過深圳皇崗海關途中。由於受中共邪黨的欺騙與毒害,他告誡旅行團成員:「到了香港那邊,不要和煉法輪功的接觸,不要接受他們的資料。否則,遊完香港、澳門後出珠海拱北海關檢查時被查出來,攜帶法輪功資料的人和整個隨行旅遊團隊都不能走脫。據說,某省曾有個團隊出現這種情況,整團耽擱了七八天時間。」

隨行旅遊同伴都是第一次到港、澳旅遊,都沒有經驗,聽了導遊的話,也不知真假,都沒有作任何應答。

當日九點通關中午十二點鐘到達香港落馬洲。我放眼一望,整個落馬洲車場到處都是展示大法真相、揭露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惡及《九評》的內容,有真相橫幅標語、各式展板、展牌,有報紙、雜誌、書籍、光盤等真相資料,那陣勢令每位大陸遊客深深震撼。我看到四位老年同修在烈日下忙碌著給剛出關匆匆而行的大陸遊客免費散發《九評》、大法真相的書籍、報紙、光盤等。許多遊客邊走邊看標語、瀏覽閱讀展板的內容,有的接收或主動索要書籍、報紙等資料。

我一邊主動索要同修手中的資料並小聲向同修說:「你們辛苦了!」一邊鼓動同遊者大膽索要真相資料好回賓館細讀。有一部份同遊大膽接收了資料,也有部份同遊由於受上午導遊所說話的影響而不敢接受資料。

從四川老家到香港打拼十多年的導遊楊小姐,在車上很有興致的向我們介紹了香港的歷史,與大陸對比分析了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的差異,特別強調了大陸的獨裁專制與香港的民主自由,較客觀的介紹了法輪功在香港的情況,不過,其中她說了這樣一句不符合真相的話──「法輪功請人宣傳,那些義工每天也不是白幹的,法輪功都要支付工資報酬的。」我知道,在香港這個金錢社會裏,她尚未理解廣大同修義務無酬的反迫害、講真相行為。

當日下午五點半鐘在太平山風景區,第二天八點半在金至尊等大型購物商場,第三天中午十一點在澳門大三巴等處,我看到都有大量的大法真相的展板、書籍、報紙、雜誌、光盤、音影多媒體(播放),有同修義務服務。在澳門大三巴處,我利用間歇方便之時,和義務服務的女同修進行了交談。每到一處,我都主動引領和鼓動同行者看大法真相、《九評》的展板等資料,主動閱讀指點議論,包括途中和在賓館休息時,我正好藉機向同行同遊者包括隨團而行的本地旅行社的劉先生講真相,勸三退。遺憾的是,匆忙和干擾中我始終沒有找到機會向深圳導遊先生、香港導遊小姐講真相。

五月二十三日,我們出拱北海關。由於受深圳導遊所說話的影響,同行都擔心出關時被查而不敢攜帶大法真相、《九評》資料。我認真觀察到,出關的人很多,出關排隊主要是查驗通行證件,速度較快,成千上萬的人幾乎沒有被要求檢查旅行包,只是出關通行時偶爾對極個別遊客特別大而沉的旅行包,海關人員可能要問問內裝的是甚麼,主要是查槍支和毒品。

從我的親身經歷可以見證或感受到:

1、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系統性迫害一直滲透到旅遊領域各環節(如辦出境通行證的迫害性內部惡條),對涉外(含港、澳、台)旅遊公司、旅行社有綁架要挾式內控惡規,對涉外(含港、澳、台)旅遊公司、旅行社的員工特別是導遊進行了系統的欺騙性、恐嚇性的罪惡培訓(如小蔡對遊客販賣的出拱北海關時要搜查法輪功資料的謊言)。

2、雖然同修們廣泛講真相已經作了很大的努力,有巨大辛苦的付出,但大陸涉外(含港、澳、台)旅遊公司、旅行社的導遊群體,了解大法真相還顯得很薄弱或遠遠不夠(當然也不排除一些導遊知道真相被迫出賣良心屈從邪惡的情況),就是港、澳、台、國外的導遊,對大法真相也可能了解不夠深入和全面(如香港導遊楊小姐)。

3、港、澳、台、國外大環境比較自由寬鬆,是全面、系統、深入、全方位、多形式展示大法真相、講真相的好環境,這種大好環境是大陸目前還無法具備和相比的,邪惡最為害怕。據有關統計:中國內地公民出境(包括旅遊、考察、商務、留學、探親等)的人數1993年為374.00萬人次(其中小口徑的出境旅遊即經旅行社組織的出境旅遊為72.36萬人次),1997年為532萬人次, 2000年為1047.26萬人次(小口徑的出境旅遊為430.25萬人次),2001年為1213萬人次,2002年為1660萬人次,2003年為2020萬人次,2004年為2885萬人次,2005年為3102.63萬人次,2006年為3452萬人次。幾個主要口岸城市中,經深圳口岸2002年出境達41.52萬人次(其中,出國15.63萬人次,到港、澳25.89萬人次);2004年出境到香港的達1200多萬人次,到澳門的為700多萬人次;2005年深圳邊檢總站每天檢查的內地居民、外國人、台僑胞出入境就有10多萬人次,2007年深圳邊檢總站每天出入境近50萬人次,1─5月累計達7000萬人次,假設按50%出境計算,數量也是驚人的。出境人數中,出境旅遊的人數佔了絕大比重。除了出境港、澳、台遊外,出國遊的目的地多集中在亞洲的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韓國、日本和澳洲的澳大利亞、美洲的美國、加拿大及歐洲等國。巨大的國內出境旅遊群體和眾多的目的地,能打破國內邪惡封鎖,在境外真實的見證、了解大法真相,邪惡能不害怕嗎?邪惡能不千方百計搞破壞、做壞事、行惡事嗎?

4、導遊是一個活傳媒,對於首次出境旅遊比較陌生、沒有經驗的遊客來說,其言、行能產生很大的影響,無論是積極、正面的或是消極、負面的。如果導遊知道大法真相,就會減少對遊客的誤導和毒害,至少能減除主動性的誣陷誹謗欺騙之詞,對大法哪怕是能說上一句客觀公正的話,都將對遊客產生積極、正面的作用或影響。事實上,導遊雖然有旅遊公司、旅行社管理,但並不會派人跟蹤監控,個人是有很大的自主權和自由空間的。只是遊客針對導遊的服務質量差和侵權行為的投訴,旅遊公司、旅行社才會對導遊產生管理影響。

5、內地赴港、澳、台、國外旅遊,了解大法真相所產生的效果總體上說是很好的,影響是很深刻的,功莫大焉。很多遊客邊看邊思、積極議論,其中有膽大的回國、回單位、回家後,茶餘飯後私下裏對熟人、朋友、家人講見聞、議真相、談感受,正如師尊說的成了一個個活傳媒。我曾親見,本系統前幾年有兩位領導先後分別去悉尼考察、去港、澳旅遊,回來後在非正式場合對好朋友講悉尼、港、澳等地煉法輪功的人很多很多,那些國家或地區就很自由,沒有誰干涉等語。有港、澳、國外遊經歷的大法弟子也正好能借港、澳、台、國外遊的見聞為話題,深入講好真相。

6、內地出境人員特別是旅遊公司、旅行社組團的遊客往往行色匆匆,港、澳、台及海外的同修在車站、碼頭、旅遊景區、旅遊線路、大型購物商場、廣場等所設的講真相點,雖然天天做著同樣的事,長久了也許覺的單調些,但是同修們每天所面對的大陸出境人員特別是遊客,幾乎每一個都是新鮮的、陌生的,每天不同、每時不同,一撥撥流轉不斷,來往不絕,送舊迎新。同修們要用永遠的神聖感、使命感、新鮮感去戰勝平淡感、疲勞感、單調感,助師正法、濟世度人殊榮無比、功德無量!

最後,我建議:大陸幾個主要口岸城市如深圳、北京、上海、天津、廣州、成都、廈門等和香港、澳門、台灣、外國口岸城市的同修,要加大對涉外旅遊公司、旅行社的員工特別是涉外導遊講真相的力度,正念正行,徹底破除舊勢力對救度眾生的干擾破壞和解體邪惡對眾生的毒害毀滅犯罪,圓容出境旅遊熱救眾生的天賜良機,按照師父的要求,在抓緊時間救度眾生中「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完成史前自立的助師正法、證實大法、救度世人的洪誓大願,不辱亙古未有的神聖使命。

向深圳、香港、澳門、台灣等地及海外的同修們合十!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