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收集街道社區居委會、村委會電話號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幾年來,海外大法弟子大量向大陸打講真相電話,我本人、家人及周圍很多人都接到過這樣的電話,這對震懾、制止邪惡,救度世人確實起到了極大的作用。近期《明慧週刊》有同修建議收集食雜店、煙攤、售書亭電話號碼,由此我想到我們更應當廣泛收集街道社區居委會(村委會)的電話號碼,(辦公室的電話號碼,並不一定屬具體人名)。

在大陸所有城市、農村都有自稱是政府的最低一層組織,是貫徹惡黨各項控制人的政策、措施的具體執行部門,向下延伸到所有家庭。街道社區居委會的主要工作人員是公務員編製,享受高工資待遇,居委會的邪黨書記、主任很多是年輕、有學歷、競聘上崗的,一般工作人員也多是邪黨退休幹部。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這些人中的一些受邪黨矇蔽、毒害較深的人,不同程度的參與了迫害大法弟子,他們有的參與洗腦班當「包夾」,當「幫教」,有的替邪黨的「六一零」傳達各種迫害指令,有的充當跟蹤大法弟子的便衣,有的戴紅袖標巡邏,有的借「敏感日」到大法弟子家去所謂「探訪」、威脅。這些人受惡黨毒害較深,而大陸大法弟子講真相受多種因素影響,有些暫時還沒有面對面的講給這些人,他們真是急需救度的一批人。
 
幾年來,明慧刊登了大量揭露當地邪惡的主流文章,而我自己對此卻沒能深刻認識,只是簡單、狹隘的認為要曝光極少數最邪惡的惡警、惡人。在我們身邊也時有大法弟子被綁架、勞教,可自己卻以不了解情況為由,認為沒辦法揭露邪惡,只能默默的發正念。當同修想給我們單位的某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給其講真相後仍無悔改表現的領導進行電話號碼上網曝光時,我卻說:「他還不是太惡,咱們自己給他講真相,別給海外大法弟子增加負擔了。」想想我的話,是否縱容了邪惡?我覺的給惡人上網曝光是為了救人這一點我的認識還很不夠。現在,正法形勢發展很快,海外大法弟子大面積打真相電話範圍極廣,絕不僅限於少數惡人,而是能救誰救誰。

受同修文章的啟發,我認識到我們和海外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把一些急需救度的世人(包括各類人)的電話上網,沒有惡意。甚至給一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電話上網曝光,我們也沒有憎恨,也沒有絲毫報復之心。我覺的他們太可憐了,如果不是受江羅及邪黨的毒害,他們或許不會對大法犯罪,也不會有那麼多人稀裏糊塗的給惡黨做陪葬。我們抱著一顆救人的善心把他們的電話號碼上網,只為救人,這是大善、是慈悲。

為此建議大陸所有大法弟子都收集我們居住地區的、工作單位的各類還未明真相的世人的電話,包括街道社區居委會、村委會以及各部門、單位領導,甚至包括親朋好友中那些不聽真相的世人,把他們的電話上網。可以不屬具體姓名,誰有緣誰得救。如是同一地區的大法弟子,可把電話號碼收集到一起,去掉重複的。也使一些「怕」心重,不敢走出來的同修感受到大法整體的威力,去掉怕心,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的進程!
  
個人所悟,妥否與同修們切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