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邪惡因素利用家庭迫害我的牢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師尊在《走出死關》經文中講:「修煉就是修煉,修煉就是去掉執著、去掉人不好的行為與各種怕心,包括怕這怕那的人心。」「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師尊多次慈悲而又嚴肅的給我們指出「怕心」對修煉人的危害成度。可是我發現至今有很多同修也包括我自己在前些日子仍是「怕」字當頭,觀念和行為上還沒有跳出舊勢力為私為我的安排,嚴重的阻礙著我們整體的提高。說嚴重一點,拖了正法進程的後腿。師尊在焦急的等待著我們,眾生在眼巴巴的期盼著我們,我們也確實到了立即修去這最後的怕心、走出死關的時候了。

最近因參加法會和集體學法等正法活動,接觸的同修比較多。我親眼看到或聽到了大部份同修都能走出來講真相,有的勸三退兩千多人,但還有相當一部份同修,怕心還很重,有的不敢集體學法,更不敢寫揭露當地邪惡的文章,甚至還有的同修在家庭中不敢動不敢言,被家人死死的控制著自己的人身自由,連自己的孩子晚輩都管著自己,失去了自己做人的尊嚴。同修來家裏玩玩,還得看其家人那陰沉的臉色,有的家人甚至毫不客氣的下逐客令,趕同修快走,沒有了一點做人的行為規範和禮貌。在這樣的家庭中修煉的同修,一次次的失掉講真相的大好機緣,一味的忍受,一味的遷就著。

當然這並不能完全怨家人,他們是被邪靈操控,關鍵是我們得找自己,尋根求源,是自己那顆生生世世養成的怕心,像一座「大山」一樣阻擋著我們正念正行的路,也就是舊的勢力安排了這一切。我們要想除去這座「大山」,就要徹底解體舊勢力對我們的一切邪惡安排,不斷同化新宇宙法理,從為私為我走向無私無我。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修煉特點和目地與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個人修煉有著根本的區別,我們現在最大的使命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不只是為做個「好人」、做個「賢妻良母」或「模範丈夫」、「乖巧兒女」。當然在一般的家庭矛盾中我們要做到和善、忍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是在救人問題上,家人要阻擋,那一定要在法理上看清楚。如果真的被家人攔住不能證實大法,不但自己痛失千萬年的機緣,還讓家人造下如天的罪業,那是要嚴肅對待的。

下面我把前些日子在家庭中怎樣突破怕心與家人證實大法的真實經歷寫出來,以便給有類似情況的同修提供借鑑。僅個人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近一年多的時間,我的修煉狀態時好時壞。特別是在家中,當著家人的面不敢對客人講真相勸三退;丈夫的脾氣也越來越不好,時常在外喝酒,回家後喜怒無常,沒事找事,借酒發瘋,弄的家庭氣氛很緊張,孩子不願回家,我對丈夫一忍再忍。可是我越忍他鬧的越兇,有時竟動手打人,髒話連篇,可我還在一味的忍,豈不知這是讓舊勢力鑽了我「老好人」的空子。直到有一天,因為我出去參加集體學法他大發脾氣,邊罵邊把我掛在脖子上錄有大法內容的MP3兇狠的扯下來狠狠的摔在地板上,摔了個粉碎。當時我難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默默的發著正念回到自己屋裏,可是由於沒在法理上找到原因,發正念也沒起作用。在自己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想起求師父,對著師父法像說明情況,求師父幫助弟子闖過家庭關。在師父的點化下,我才恍然大悟:我不能再無原則的一味的忍讓遷就他的過錯,這是對他的不負責任,這樣下去會毀掉他的。因為這不是一般的夫妻矛盾,這是他背後的共產邪靈在操控他,不讓我走師父安排的集體學法的路,我們每提高一個層次,舊勢力就會跳出來阻擋。如果我們分不清這些,不但讓邪惡得逞,還讓家人造業對大法犯罪,毀了他的未來,這是多麼危險的事。

於是我拿起筆給他寫勸善信,信中寫上師父最近講法中的一段話:「說明確點,就是現在在正法中,不看眾生在歷史上犯了多大的罪、犯了多大的錯,只看眾生在正法期間對大法的態度、對大法弟子的態度。」(《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信寫好後放在他面前,跟孩子們講明我是被逼這樣做的真實情況,同時我加上一念:誰也不能攔我。然後,我就提上大包衣服,帶上大法書,當著他們的面搬到女兒家去了。

在此講明一點,我決不是跟他嘔氣,我只是用此方式制止他的惡行(請同修不要盲目效仿)。白天丈夫上班後,我照樣回家幹好一切家務,只是晚上我在學法小組學完法後去女兒家住。我邊做好「三件事」邊對丈夫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共產邪靈。

幾天後他用兒子的手機打電話告訴我他最珍貴的手機丟了,心情很不好,說他這幾天心裏很難受,覺著自己活的很無聊還不如死了算了。我知道他背後的邪靈已被我發正念清除,返出了自己的本性,邪惡因素再也沒有招術可使。我馬上搬回家去對他心平氣和的講真相,和他一起看真相影片,並鼓勵他從新做起,發一份聲明彌補過錯,他大改以前的兇樣,靜靜的聽著,並說:「看你講話滔滔不絕的樣子,你原來知道這麼多的法理,不愧是教師出身。」

其實只要我們自己有了正念,沒有了怕心,師父就會源源不斷的給我們智慧和能力,真相講明了後才能使人口服心服。最後我告訴他說「你知道你為甚麼丟了手機嗎?這是對你的警告,你不是罵我花錢買MP3嗎,其實你摔碎了的那個MP3才一百一十元,可你馬上就丟了一兩千元的手機,這是偶然的嗎?」他無話可說。

現在不管我去哪兒,晚上即使我很晚回家,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責問,沒有一點兒怨言,並且時常幫我做飯(以前從不做),讓我多煉功發正念等。從此,四個全球發正念時間我從沒因為做飯而錯過,而且,丈夫還表示以後儘量幫我在他同學面前勸三退。我現在可以公開的用自己的工資為經濟困難的同修買MP3,他也不再反對。

這件事以後,我覺的自己在師父的加持下又修去了一個很大的怕心,在自己的思想觀念方面真實的感受到了不再存有那個可惡的「怕」字,這當然也與參加法會跟同修切磋幫助、集體學法有著直接關係。

前些日子我用了真名真姓寫出了自己八年來受迫害事實的文章,上網給當地惡人曝了光,解體舊勢力對自己的任何形式的邪惡安排,走出舊勢力利用家庭來迫害我的牢籠,使自己的思想觀念同化「真、善、忍」新宇宙的法理。希望我們都能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整體提高上來,共同迎接那無比美好的到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