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放下怕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在修煉的道路上我們要不斷的放棄各種執著心。目前「怕心」在一部份同修中還沒有完全放下,還有不同程度的「怕心」。尤其是在大陸的邪惡中心或個別地方的個別人心中恐怕還很強。

在「七﹒二零」之初幾乎人人都得過「怕心」這一關。那時說「不怕」的人大多數是從法理上認識: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呢」。但是由於是得法後第一次遇到那麼大的難,一時間完全沒有「怕心」,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做不到的。也就是說「法理」是明白的,就是心裏不穩。舉個例子:有人「怕蛇」,甚至看到蛇的圖騰、蛇的玩具、蛇的圖畫、更有甚者聽到蛇這個字心裏都不舒服。為甚麼呢?她本人也知道沒有危險,但就是「怕」,甚至「怕」甚麼都說不出來。有這樣的人吧?面對邪惡時有人就像怕見到蛇的人一樣。最初誰見到眼前有一條蛇時都有可能嚇一跳,這沒有甚麼奇怪的,甚至是「正常」的。但是,甚麼事情總得有個「度」。到了今天,我們在「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時還心裏不穩,就得在法理上找一找原因了。

大道無形,我們不執著人世間的任何東西。「佛家講空,道家講無」(《轉法輪》)、「無漏為空之真諦」(《精進要旨》〈何為空〉)。我們真能做到「連死都不怕」時,在人世間還有甚麼值得我們執著的呢?

談到「死」,我們對「死」也要有一個正確的看法。我們是大法弟子不能動不動就想到「死」。我們不怕死但我們又不能執著於死。有的同修會說:誰願意死呀?那麼我們在面對邪惡無理向我們施暴時我們心裏想的是甚麼呢?「大法弟子不怕邪惡暴行、我就是要修煉法輪大法、打死我我也要修煉法輪大法。你打我吧。要麼你打死我、要麼我圓滿。」等等,各種各樣的想法。

可是我們為甚麼不想一想:我已經放棄對人世間的各種執著了,我已經心靜如水了。即使我還有一些小小不言的對人間的執著又怎麼樣?(其實與我們有多大執著心沒有必然聯繫。)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李洪志老師在管我。我的修煉道路是他給安排的,不是你們安排的。我要斷絕與你們的任何聯繫,不承認以前的誓約。我今生今世就是要在法輪大法中圓滿。誰干涉我的修煉道路誰有罪。動一動我的修煉道路都有罪,誰動誰有罪。要加倍償還的。同時要不忘發正念。實在不行就得求師父了。我想再大的難也能過去。

大家想一想:邪惡的存在是因為正法這件事還沒有結束,邪惡的結局就是毀滅。所以要弄清楚大法弟子與干擾大法弟子因素之間的關係。大法弟子怎麼能在自己修煉道路上神志不清的把自己的未來交給別人呢?這話說起來是較重,可我們都是大法弟子,我若是說對了,這樣的同修千萬要引起注意了。不給舊勢力任何空子,心一定要正,以法為師。讓我們共同在修煉的道路上精進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