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是修煉的根本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師父早就諄諄告誡我們:「為了真正能夠使你們修煉上來,我就採用了一個辦法,把我所能夠給予你們的,把我所能夠幫助你們的,都壓進了那部法裏面去,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得。所以我告訴大家看不到我就要以法為師,以法為師。」(《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

大法弟子只有以法為師,才能走正修煉的路。尤其在今天中國國內這種複雜、艱苦的修煉環境下,學好法,以法為師,更是修煉的根本保障,不能有絲毫的偏差。

前些年由於我的修煉狀態不好,只能說是帶修不修的,對身邊一直堅定修煉的同修產生一種尊敬、甚至崇拜的心態。反映到修煉上的具體體現就是很容易被同修的看法帶動,自己在法上悟到的理,在跟同修切磋時,如果同修持不同或者相反的意見,就會懷疑自己,甚至不自覺的否定、放棄自己所悟,與此同時心裏還會產生煩惱、苦悶,修煉上表現為彷徨不前。

例如,前段時間,我認識到自己貪吃,特別是貪吃甜食、水果的習慣也是一種執著,也是修煉人應該去的執著心。有次跟同修交流時我談到這一問題,該同修的臉上卻流露出一種不易覺察的嘲笑的神情,並說了一些否定的話,大概意思是說我走極端,鑽牛角尖。當時我的心裏就動搖了,後來在這一問題上,雖然仍然認為貪吃確實是執著,但是卻一直沒有認真去除它,對自己的要求就放鬆了,感覺那些堅持修煉的同修並不那麼嚴格要求自己,自己大概確實是「過份」了吧。本來想寫一篇這方面的修煉體會投到明慧網,因此也就作罷了。

還有一次交流時我提及平時自己的一思一念不純淨,總有雜念干擾,有時還被帶動,做不到隨時隨地發正念,有個同修就說:「我們還在人中,還能沒有一點人的念頭?」這句話又對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馬上就動搖了我認為應該嚴格約束自己的一思一念的精進之心,甚至感覺不知道怎麼修了,學法也不認真了,很久不來的睏魔也開始來干擾我。類似的情況還有不少。

今天我上網看到一個同修寫的《去掉對食物的執著》。我感到這麼長時間來一直困擾我的這個問題好像才找到了答案。這篇文章作者所寫的她以前的情況,簡直跟我的一模一樣,連執著的食物都一樣。我還想,如果當初我要寫,肯定也是這麼寫。馬上覺的心裏豁然開朗起來。這件事促使我進一步思考,師父一直要我們「以法為師」,並且對弟子們如何看待負責人、輔導員有很多講法。師父講過,衡量修煉人就看心性,而不是看其修煉時間的長短,或者在人中的地位,也不能看其是不是負責人、協調人。可自己由於人心不去,總是用人心看待身邊同修,不以法為師,才造成自己修煉道路上的困難。現在回顧前段時間的不精進,不由得用師父的話責問自己:「為甚麼不聽師父的話衡量學員修煉得如何就看其心性呢?」(《再論衡量標準》)

由此我也看到了自己在常人中形成的一顆心:求名的心,求得肯定的心,證實自己的心。我們修煉就是修自己,要對自己負責的。修煉不是為了給人看,而是為了同化宇宙大法,完成自己助師正法的使命。如果能夠被人肯定就去做,不能被人肯定就不去做,那你是給誰修呢?這也是自己主意識不強的表現,隨隨便便的就被人帶動,就跟人走,即使對方是同修也不對啊!再想一想,師父安排同修之間進行切磋,就是讓大家在法上互相提醒,共同精進,自己沒有很好的按師父說的去做,還把自己也搞糊塗了。

寫到這,我又想到:因為今天明慧網上發表了跟我看法一樣的文章,而且師父肯定過明慧網,所以我就敢肯定自己了,那明慧網要是不發呢?畢竟修煉狀態千千萬,修煉中的問題千千萬,而明慧網能發的文章是有限的。另外,明慧網上的編輯同修和發表文章的同修也在修煉中,如果你又以明慧網上發表的文章為準,那能說是以法為師嗎?關鍵還是學法,學法,學法。

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希望跟我有同樣狀態的同修吸取我的教訓,真正做到以法為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