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一定要堅信師尊,堅信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前幾個月,我經歷了一場令人痛心的深刻教訓,甚至是刻骨銘心的,使我走了很長時間的彎路。現在徹底的明白了。想把這段經歷寫出來,在法上和同修們切磋,希望如果有與我類似問題的同修,引以為戒,真正以法為師,走好以後的路。

今年四月份上旬,我們學法小組的一名老年同修,不慎摔在一塊大石頭上,就這樣走了。這個事情對我觸動很大,當時我們都向內找,找出了整體上以及她個人的漏洞,從而被邪惡鑽空子,奪走了生命。我感到很痛心,那時才深深的體會到修煉是多麼的嚴肅,任何一顆不放的人心與執著都是很危險的。那幾天,心裏很沉重,心靜不下來。因為我知道自己從修煉開始至今一直是一手抓著佛不放,一手抓著人不放的那種人。知道自己有很多的人心與執著沒有放下。自從去年與同修合夥做小生意後,學法心不靜、溜號,煉功、發正念打瞌睡,身體一直有不好的狀態出現。真是三件事一件都沒做好。知道是不精進造成的,向內找,發現執著的東西太多,一時又找不到頭緒,心裏很著急,這一急問題也就開始來了。

一天,我對同修甲說:「大姐,現在我覺的修煉真是太嚴肅了,如果我有甚麼不對與執著不放的地方,請你直接指出來。」同修甲沒有直接回答我,過了一會,心情很沉重的對我說:「現在我不想說甚麼,過兩年再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當時我一驚,問甲同修:「大姐,你就直說吧,甚麼事情有這麼嚴重?」同修甲當時不想說,她說,說出來會傷害我,怕我承受不了。我知道了同修甲的想法後,對她說:「大姐,你就說出來吧,你不說,對你、我都是一個阻礙,真有甚麼事,你放心,我都能承受。」同修甲見我執意要她告訴我,她就如實的說:「同修乙對我說你對你愛人的那個情太重了,你背後有不好的東西,那個不好的東西修成了,它在吸你的精華,她告訴我要你趕快搬家(因為我一家三口一直租住在同修甲家),如果不搬家,不好的東西會害我的家人,以至我自己……」,聽了同修甲說的這些話,一下茫然了,沒有以法為師來衡量,而是完全陷入了人的痛苦之中,不正的思想也出來了,認為自己修了這麼多年,卻落到這麼個地步,很痛苦的哭了一場。其實那時的我已經是很不理智了。同修甲也許看到我很多沒修好的一面,以及不好的狀態,她也為我著急,怕有甚麼不測,就與我商量說:「同修乙還說你接觸的同修太多,同修背後都帶有不好的信息,所以你背後有一個邪惡的群體,很難消完,邪惡都集中到我們這裏,要不你趕快回家鄉。」這時我說:「如果我走了,孩子沒人照顧,還有生意就落在你一個人身上,那怎麼辦?」同修甲當時說:「孩子我來照顧,生意別操心,回家鄉好好學法,靜一段時間,待狀態好再來。回去就不要與任何同修接觸。」其實那時我和甲同修都不在法上,沒有以法為標準來衡量同修乙說的話,竟然把師尊講的法全忘了,沒有向內去找,為甚麼聽到這些話,不是用法來衡量,而是被人心帶動的很厲害,真的就回到家鄉了。

剛回到家的那兩天,由於盲目聽信了同修乙說的那些話,心裏有一種怕的感覺,心裏發慌,精神上有很大的壓力,身體狀態更加不好了,每餐可以吃兩碗飯,可渾身上下沒有勁,胸部也很難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當時簡直要背過去了,思想業不斷的往出翻,怕心也暴露出來,怕自己肉身死亡,影響身邊的眾生得救,怕自己肉身死亡,失去人身沒修好,不能圓滿……這些不正的思想出來後,邪惡更猖狂,直接迫害我,晚上不讓我睡覺,只要我躺下,邪惡就上身來壓住我,讓我喘不過氣來,每一次都是在大聲喊師父,邪惡才逃走,當時我乾脆就不睡了,感到事情的嚴重性,覺的不對勁,開始警覺起來,以前雖然狀態不好,可一天下來,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可現在盲目的聽信了乙同修的話,卻是現在這樣的狀態,而且明顯狀態更糟,而且邪惡更猖狂的迫害我,這時漸漸意識到,我已經被邪惡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當時我顧不上找自己的漏洞,立即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一切安排,就是我有漏也不允許你邪惡迫害我,我是主佛的弟子,是大法徒,我有李洪志師父管我,不要你管,我沒修好,我會在大法中修正自己。就這樣正念不斷,不斷的加強正念。每天不斷的學法,向內找,找自己的漏洞,是甚麼原因被邪惡鑽了空子。

這時師尊也在不斷的在夢中點悟我,在法上讓我明白,當我看到《轉法輪》第六講〈自心生魔〉那一節,師尊講:「甚麼叫自心生魔?人的身體在各層空間中都有一個物質場存在,在特殊的場當中,宇宙中的一切東西都像影子一樣照射到你這個空間場上來,雖然是影子,可也是物質存在的。你空間場上的一切,都聽你的大腦意識去支配,也就是說,你用天目去看,不動念靜靜的看是真實的,只要稍一動念,看到的都是假的,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隨心而化。」「還有一些人自己意識上老受外來信息干擾,外來信息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也會出現這個問題。」

當我看到這裏,心裏一震,師尊這裏講的,不正是在說我嗎?對同修乙說的話已經動了心,意識上受到干擾,邪惡就讓我出現自心生魔的假相,迫害我。由此也找到了我隱藏很久不易察覺的執著,剛得法時,師尊講附體那一節時,我不敢看,知道有附體很可怕,特別是附體兩字不敢看,後來漸漸學法後明白了,後來就不怕了,現在想起來,那個怕自己身上有附體的意識在潛意識中還沒有放下。原來是自己心不正,沒有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沒有理解好法,被邪惡鑽了空子,相信了同修乙說的話,認為自己身後有附體,還有一個邪惡的群體。導致出現被附體的假相,四肢無力,以及不好的狀態。當我明白了法理,找出了執著之後,精神上一下輕鬆了許多,於是繼續發正念,否定這一切,否定同修乙說的那些話,這時我也看到了邪惡的本質:邪惡迫害我的目地,不就是不讓我證實法、不讓我講真相、救世人嗎?

明白這些之後,我不再陷入那種不好的狀態中了,而是打起精神,幫爹爹婆婆幹農活,見到有緣人就講真相、勸三退。那時狀態好多了,就這樣在家住了一段時間。一天我突然想起甲同修,知道甲同修也受到很大的干擾,我想趕快回去與她在法上切磋,不要再相信乙同修說的話,要以法為師。

回到同修甲家後,我與同修甲談了在家鄉如何明白師尊講的法以及自己的狀態,並找出自己的根本執著求圓滿。同修甲不願我在法上交流,她只是告訴我,她為了不讓我搬家,她精神有很大的壓力,很苦,她還告訴我同修乙總在要求她要我搬家,還說如果我不搬家,身後的邪惡會害死同修甲的家人以及同修甲,最後就是我死在同修甲家。聽了這些話,我再也沒有先前的那些怕,可是我當時沒有做好,沒有以法為師,站在法上引導同修甲在法上認識,找出執著找出壓力後面的人心,共同站在法上否定同修乙說的話,而是被同修甲沉重的心情、巨大的壓力所帶動,陷入了同修之情之中,被邪惡鑽了空子。

由於執著於自卑、虛榮、同修之情以及求名的心,我錯誤的認為同修甲的精神壓力,她所承受的痛苦都是我引起的,陷入一種自責的狀態,沒有站在法上擺正我與同修甲之間的關係,沒有及時清除不對的思想,而是隨和,導致邪惡迫害同修甲,隔三差五不是身體這裏難受,就是那裏不舒服,而且出現我以前不正的狀態,甚至她被干擾到不敢煉功(因為同修乙說,我背後不好的東西,因為我和同修甲在一個場,不好的東西會把同修甲煉出來的好東西偷走),我深切的體會到同修甲與我沒有明白之前一樣痛苦,甚至還要苦,當時我知道這一切都是邪惡搞的鬼,沒有及時正念鏟除,而是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維護自己,怕自己再一次受到傷害,怕同修甲怨我,她的不好的狀態都是我帶來的,就在這種自私的心態下責怪同修甲不應該相信同修乙說的話,從而默認了邪惡對同修甲的迫害,在這種自私自我的心態帶動下,使我自己感覺壓力很大,心性守不住,邪惡也在不斷的製造假相、矛盾給我施加壓力。一次,邪惡又迫害同修甲,使她感覺特難受,叫我照顧一下生意,當時她無意的說了一句讓我難受的話,實質是觸動了我的執著心,我卻沒有守住心性,沒有向內找,在邪惡迫害她的時候,還去用過激的語言傷害她,為自己辯解,寫到這裏,我為當時自私的我而感到痛悔,過了兩天,同修甲甚麼也沒說,善意的提出叫我搬家,還囑咐我以後儘量不要與同修接觸。

搬家以後,努力的學法,在不斷的學法過程中,徹底的向內找,找出了為甚麼這場魔難過的那麼久,過的那麼苦,各種人心與執著以前的修煉都是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這次魔難都是那些人心與執著促成的,明白了這些以後,應該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可是我好像有一種精神壓力,不自在,每天除了按部就班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其它甚麼也不想,除買菜外,幾乎不出門,也不與任何人接觸,陷入一種悲觀的情緒、一種消極的狀態,我也知道正法進程到了最後的最後,別的同修都在積極的做證實法、救度眾生、勸三退的事,我卻陷入這種自卑、消極的狀態不能自拔。想到這裏,覺的自己太不像修煉人了,正法都快結束了還做不好,真是辜負了師尊的洪大慈悲與對我們的慈悲苦度,不覺的流出了悔恨的眼淚。

就在我又一次處在這種痛苦的狀態下,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又一次夢中點悟我,鼓勵我,鼓勵我要努力,正法沒結束,還有機會,當時深切體會到師尊無時無刻的在看著我、呵護我,不願落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還有甚麼理由不精進呢?想到這裏,我再一次振作起來,通過不斷學法,很快找出悲觀的情緒、消極的狀態的根源,那就是我太執著自我,非常的在乎別人對我的評價,特別是對同修乙有崇拜之心,其實我也沒有在法上與她交流過,只是經常有同修對我說,她修的很好,能吃苦,打坐可以坐幾個小時,天目還能看,經常聽說她幫同修度過難關,還有誰誰請她幫助等等類似的話,就這樣對她產生了崇拜之心,現在才明白這個崇拜之心還在作怪,雖然明白她說的那些話偏離了師尊講的法,可就是在潛意識中還在起著一種干擾作用,也就是這顆心在阻礙我不能精進,這時也真正的明白了由於崇拜心沒去,我對同修乙的印象太好了,甚至形成觀念,這一念不可改變,認為她修的那麼好,怎麼可能說出那些偏離大法的話,正是這個不好的心,人的觀念帶動,在潛意識中,她說的那些話時常在大腦中往出翻,甚至搞的真的不去和同修接觸,不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導致很悲觀、消極的狀態出現。說白了還是執著自我造成的。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交流,是師尊七二零以前給予我們的修煉環境,那麼現在一定要以法為師、突破自我,按師尊的要求去做。有了這一念,師尊就安排同修告訴我哪天在哪裏學法。

到了那天,很早把家裏的事處理好,就去學法,一出門,心怦怦的直跳,有一種害怕的感覺,當時分清自我,這怕的不是我,我就是要按師尊要求的去做,我這是去學法,是最神聖的事,誰也阻擋不了。這時感覺自己越來越高大,正念也很強,那個怦怦直跳的怕心一下消失了。就這樣,我又恢復了正常的修煉狀態,堂堂正正,該幹甚麼幹甚麼,偶爾同修乙說的那些話在大腦一閃而過,這時否定它,不再陷入她說的那些話中去找自己,而且慈悲的師尊,為了讓我更堅定自己的正念,引導我學習了《再論衡量標準》這篇經文,這篇經文真是好幾年都沒有學習了,全都忘了。師尊講:「我早就講過衡量人的標準就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絕不會叫任何沒開悟、沒圓滿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實修煉情況。那些能看到的人是在很低層次上看到的給他那一層次顯現的而已,再高的他就看不到。」「為甚麼不聽師父的話衡量學員修煉得如何就看其心性呢?你們知道嗎?所有的空間是同時同地存在的,任何一個空間的生物都可能和人體重疊,很像附體,可是沒在一個空間,於人沒有關係,所謂開天目的能懂得這些複雜的情況嗎?」(《再論衡量標準》)

看完這篇經文,我更徹底的明白,是我沒有學好法,把師尊講的法全都忘了,沒有聽師尊的話,趕快徹底把這個不好的心不留餘地的去掉,同時發正念:徹底從思想中清除同修乙以及同修甲說的那些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這以後,那些話再也沒有出現。

我這一次的教訓真是讓人很痛心,真是太深刻了,痛定思痛,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魔難中不斷的點悟我,使我能在法上認識法,從而最後堅定師尊講的法,破除舊勢力給我安排的魔難,在破除魔難的過程中,也是不斷的在法上否定同修甲以及同修乙說的那些話的過程,最終也是去我那些不好的人心與執著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使我真正的體悟到,只有堅信師尊、堅信大法,才能破除執著,才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也使我更加體悟到師尊在每次講法,都要求我們多學法、多學法、多看書,以及永遠向內找,找自己的重要,真是太重要、太嚴肅了,在這裏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敬意之心及師尊對我的慈悲苦度,唯有在今後嚴格以法為師,做好三件事,圓容師尊所要求的。

在這裏我想藉這個機會,與同修甲與同修乙在法上切磋,這次魔難我們都在其中,在魔難中,我們都沒有以法為師,一思一念都被邪惡牽著鼻子走,特別是甲同修,精神上雖受了很大的壓力與痛苦,我們的這些壓力與痛苦,不都是沒有以法為師,由於人心與執著造成的嗎?真心的在法上提醒乙同修:師尊在《轉法輪》裏還講:「其它法門誰也不讓看,同門中的弟子都不讓看的,誰也說不對的。因為那一生是改變的,是修煉的一生。」用師尊講的法對照你說的那些話,難道不是有問題嗎?我這裏不是指責,只是發自內心提醒你,趕快驚醒,不要再被邪惡利用,不要再一意孤行,認為自己悟的、看到的都是對的,從而指使別人幹甚麼。要知道我們修煉的路是師尊有序的安排的。要知道這次魔難,邪惡是想利用我們的人心與執著阻擋我們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從而讓我們陷入邪惡的圈套,在魔難中不能自拔,最終想毀掉我們。在這裏我們嚴厲的正告邪惡:有師在,有法在,你邪惡妄想,只要正法一天沒結束,就是我們的機會,我們會以法為師修正自己,而等待你們邪惡的是,最終被正法所淘汰。

同修甲、同修乙,現在我們趕快驚醒,應該形成一個整體,再也不要互相排斥,共同找出各自的人心與執著,在整體上破除舊勢力對我們的安排,解體邪惡,共同以法為師,圓容師尊所要求的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後的路。

有寫的不對、悟的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