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不慕權名 功成身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李泌,唐朝京兆(今陝西長安)人,有白衣丞相之稱,身經四朝,四朝皇帝都非常器重他,奉為師友。李泌志存高遠,一生愛好神仙佛道,富於同情心和正義感,他於國家危難之時,輔翼朝廷,定策平賊,一旦天下安定,即功成身退,始終保持平靜、祥和的心態。

李泌幼年時就以才思敏捷著名,被譽為「神童」。有一次,宰相張九齡準備拔用一位德才不高,個性比較軟弱,而且肯聽話的官員。李泌那時只有七歲,他很率直的對張九齡說:「公起布衣,以直道至宰相,而喜軟美者乎!」意思是說:相公您自己也是平民出身,處理國家大事,素來便有正直無私的清譽,難道您也喜歡低聲下氣而缺乏節操的軟性人才嗎?張九齡聽了他的話,非常驚訝,馬上很慎重的認錯,改口叫他小友。

那一年,正趕上唐玄宗親自登樓選拔天下文士,張九齡說起了李泌,玄宗立即派人把李泌接到宮中。李泌進宮時,玄宗正和宰相張說下圍棋,就命張說出題考考他。

張說就對著棋盤說:「方如棋局,圓如棋子,動如棋生,靜如棋死。」說了這四句後,讓李泌也以「方圓動靜」四字為題做詩。他看李泌年小,還特意啟發一下說,最好是說棋而不提棋字,這樣才更有水平。李泌張口說道:「方如行義,圓如用智,動如逞才,靜如遂意。」玄宗大喜,當即叫李泌到東宮陪太子李亨讀書。

後來李泌長大了,他向玄宗上了奏章,對國家大事提了一些意見。玄宗看了很欣賞,想給他一個官職。他推說自己年輕,不願做官。玄宗就封他做太子的屬吏,要他多指教太子。李泌說他只願以布衣身份和太子交往,太子也特別喜歡李泌,一直把他當作老師看待。

後來,李泌看不慣楊國忠專權,曾經寫詩諷刺楊國忠。為此,他被楊國忠排擠出長安。他看到政局混亂,官場黑暗,就到穎陽隱居起來。

安史之亂時,太子李亨在寧夏靈武即位,是為唐肅宗,當時情況非常倉皇狼狽。唐玄宗遠避四川,半壁江山都在安祿山手裏,肅宗身邊文武官員不滿三十人,這時肅宗想起好朋友李泌,就派人把李泌從穎陽接到靈武來。李泌想到朝廷正遭到困難,就到了靈武。

肅宗看見李泌,非常高興,要封他當宰相,李泌不同意。他說:「陛下待我像知心朋友一樣,這就比當宰相的地位還貴了,何必非要我掛個名不可呢?」肅宗只好作罷。

肅宗對李泌的信賴非同尋常,朝中事無巨細,全都請教於他,連宰相的任免、太子的人選也要徵求他的意見。每當朝中議事時,皇帝和李泌聯袂而坐,將士們指點說:「那個穿黃袍的是皇上,穿白褂子的是山裏來的隱士。」因李泌在鄉間隱居的時候穿的是布衣,到了靈武,還是那件舊的布褂子。

當李泌和郭子儀、李光弼等一起運籌帷幄,收復了長安和洛陽,平定了安史之亂後,李泌對肅宗說:「我已經報答了陛下,請讓我回家再做個閒人吧!」肅宗說:「我和先生共了幾年患難,現在正想跟您一起享受安樂,怎麼您倒要走了呢?」李泌懇切的說:「我和陛下結交太早;陛下太重用我,信任我。就是因為這些緣故,我不能不走。」經不住李泌一再請求,肅宗無法勉強,也只好同意。

李泌到了衡山,在山上造個屋子,從新過他的隱居生活。

唐代宗時,徵召李泌授官為秘書監。

唐德宗時朱泚作亂,德宗奔往奉天,徵召李泌為宰相,李泌運用機謀,挽救時弊,因有功受封鄴侯。

德宗對李泌說:「建中禍亂是術士佔驗都中有變,這是天命,並非盡關人事。」

李泌嚴肅的說:「天命是指要遵循天理做事,並非以天命為由而逃脫應盡的責任。國君與宰相有造就國家命運的職責,要引導百姓順應天道。假若國君不盡職責而妄言天命,那麼禮樂政刑,便統統可以不用了。古來暴君例如桀紂,都說自己有命在天,以命數自我開脫,人君恐怕便如同桀紂了。」

李泌清廉端正,潔身自愛,為官時秉公執法,兩袖清風;歸隱後志在山川,感悟人生真諦。他恰當的把握時局,選擇自己應該走的路,真正做到了淡泊以明志,寧靜而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