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女子監獄邪惡的「互監」制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八年來,重慶女子監獄的惡警們充當江、羅政治流氓集團的打手,直接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迫害中,他們制定了一套嚴密的「互監」制度,指使一部份刑事犯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

「互監」一詞從字面看,是互相監督,互相幫助,實際是惡警利用一些刑事犯監控大法學員,與勞教所的「包夾」在本質上完全一致。「互監」一詞,從表面看不出多麼血腥,但實施上實施的同樣是肉體上的虐待和精神上的摧殘。

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學員,每個人最少有兩個「互監」,多則四個、五個、六個。「互監」必須隨時跟隨大法學員,吃、住、行都必須在一起,緊隨前後左右。無論是開會、勞動、學習、集合、就餐、各種活動、訓練、行走,還是就醫、如廁等都必須在一起。她們主要是控制大法學員,隨時警惕不許他們呼口號、煉功、絕食、串聯、聚會,尤其怕大法弟子給其他人講真相。一旦遇到以上任何一種情況,「互監」人員都要及時捂嘴,並從前、後、左、右不同方位緊抱大法弟子的身體,並就地制服,其他「互監」人員也要及時全力協助採取強力控制措施。大法學員王蘭曾在一次監獄大會上站起來呼口號,就被幾個「互監」人員捂住嘴,按住身軀,強行拖離會場。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看完新聞後,大法學員李基鳳想把自己的體會講出來,正當她要張口講話時,幾個「互監」撲上來捂住她的嘴,強行架入監舍,並關上房門。

為了達到他們所要求的「最佳效果」,惡警們甚至對「互監」人員都施行株連政策。它們規定,在履行「互監」職責時,未經惡警同意擅離職守(脫崗)的、睡覺的均須受到嚴懲,不僅受到體罰,而且還要扣分,影響記功減刑。

曾經在六監區做過「互監」的王中渝,在值夜班時,因打瞌睡,被當時的監區長黃莉用電棍電的全身傷痕累累。又因為她同情大法學員的處境,說了一句公道話,不僅被電棍電,而且受到嚴厲的懲罰,長時間罰站數十天,罰做苦力,挑大糞,罰抄監規幾十遍等等,最後調離職位。其實,有許多犯人是被迫做「互監」的,如不接受「互監」一職,就被視為不服從管理,會受到嚴厲懲處。

六監區「互監」人員左淑蘭因未在大法學員李正華的床邊就座,其實僅相隔兩米遠,而被視為「脫崗」,被處以扣分。

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六監區因沒有一個大法學員「轉化」,邪警孫澤萍、文紅梅等惱羞成怒,大發雷霆,對「互監」人員制定了更苛刻的職責條文和更嚴厲的懲罰規則。

當大法學員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出現令邪惡們害怕的言行,「互監」人員又沒有及時制止而受到懲罰時,邪惡們就會大肆散布謠言,污衊大法學員不為他人著想,缺乏善心等,故意製造矛盾,煽動仇恨。

大法弟子高雲霞,就曾因堅決不配合邪惡的要求,不穿囚服,不打報告,不吃囚飯等,被強行調到重刑監區,四個「互監」人員也被迫隨她一起去,由此加深大法學員和「互監」相互之間的矛盾。

其實,很多「互監」人員在與大法學員的接觸中,深刻感受到了大法學員表現出的真、善和忍,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明白了真相,這是惡警們料想不到的。

當然也有不少「互監」人員在利益的驅使下,參與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嘲笑、辱罵、毆打大法學員,誹謗大法,讓自己犯下了更大的罪行。

大法弟子胡宗玉拒絕配合邪惡的無理要求,堅決不「轉化」。邪警們指使「互監」人員辱罵、毆打她的事時有發生。

就在中共邪黨的這個黑窩裏,不僅大法學員受到殘酷的迫害,就是其他刑事犯的身心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因受中共邪黨的毒害,遭惡報的事例常有發生。

在此,正告重慶女子監獄的惡警們,為了你自己和家人的未來,立即停止對大法學員的迫害,認清中共的罪惡本質,不要再追隨中共,否則,等待自己的必是萬劫不復的深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