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份仍在重慶女子監獄遭摧殘的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目前,重慶女子監獄仍非法關押約七十名大法學員,刑期從三年到十六年不等,她們仍在遭受邪黨獄警的嚴重摧殘,其中有的被迫害致殘,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有的年高七旬,仍被強迫做奴工。望見到消息的廣大同修,特別是重慶大法學員,共同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清除重慶女子監獄的邪惡爛鬼,制止惡行,幫助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闖出魔窟。

下面是部份仍在重慶女子監獄遭摧殘的大法學員:

七旬老人范德芳被非法判刑三年

范德芳,七十五歲左右,重慶建設集團退休職工,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七月,范德芳和一位袁姓同修在向世人講真相時,被邪惡之徒強行綁架。在非法關押期間,袁姓同修被重慶大渡口區看守所的惡警迫害致死。此後幾天,范德芳因身體狀況極差,在各方壓力下,邪惡之徒不得不以保外就醫的方式將她釋放。

不久,袁姓同修被迫害致死一事受到國際關注,開始追查此事,欲向范德芳了解情況,邪惡之徒感到非常恐懼,於二零零六年五月將其強行劫持到看守所,迅速簽逮捕令和非法判刑,並強行送至重慶女子監獄。

入監後,范德芳堅決申訴,監獄的邪警們找出各種理由阻止她的申訴,並撒謊說申訴是無任何作用的,扣押其申訴書。同時,邪警們軟硬兼施,想盡一切辦法對她強制洗腦,逼迫轉化。一個多月後,被分到七監區,強迫做奴工,每天超強度勞動十幾個小時。其子女非常擔憂其身體狀況。

六十九歲的蘇大芳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蘇大芳,六十九歲左右,重慶北碚區人,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二零零四年七月,蘇大芳在家裏被邪惡騙到法院,未經任何合法程序,立即簽逮捕令和強行開庭,隨即被非法劫持到北碚看守所,當月就被強行送往重慶女子監獄。因身體原因,女子監獄不接收,又被非法關押到北碚看守所遭受迫害。看守所的惡警每天都強迫她吃藥,說要治療她的病。八月,再次送,同前次情況一樣。近一年之後,二零零五年六月,第三次被非法送往重慶女子監獄。通過罪惡的交易,看守所花了一筆錢,女子監獄昧著良知接收。

入監後,邪警們不顧蘇大芳老人的身體狀況,強行對她洗腦,逼其轉化。因她不識字,邪警們就常找她所謂的談話,指使「包夾」罪犯給她讀污衊大法的書籍和有關邪黨文化的東西,叫其每天談感受,並作詳細記錄,進行殘酷的精神摧殘。同時,在生活方面嚴格限制,吃飯、洗漱、上廁所、下賬等都必須經邪警同意。約半年之後,被分到勞動強度相當大的五監區,強迫做奴工,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目前,其身體狀況相當不好,人非常黑瘦。

李中蘭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中蘭,四十多歲,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邪惡用酷刑,如毒打、開水燙等,刑訊逼供,導致口腔嚴重受傷,牙齒脫落,無法吃東西,只能進少量流食,說話也非常困難。

二零零六年九月,李中蘭被劫持到女子監獄。監獄邪警施展偽善的伎倆,裝出關心她的樣子,哄騙她只要轉化了,就可去療口傷、補牙齒,實質是為了達到惡人們罪惡的目的。真是無恥!

劉范欽被非法判刑九年

劉范欽,五十多歲,重慶北碚人,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六月,劉范欽被重慶大渡口區的邪惡綁架,因拒不配合邪惡,被邪惡毒打,並吊殘雙臂,導致生活完全無法自理。多次被大渡口區看守所強行送往女子監獄,未接收。二零零五年八月,通過罪惡交易,女子監獄看在錢的份上,無恥地同意接收。

劉范欽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監獄後,一直堅持信仰,不「轉化」,邪警們對她嚴格控制。每天被關在監舍,強迫看污衊大法的書籍,學習邪黨文化,晚上強化學習到十一、二點,早上五點多必須起床。因雙臂嚴重受傷,生活基本無法自理,右手手指麻木,寫字只能用左手。可監獄邪警們卻百般刁難,不允許其他服刑人員幫忙,非要她自己做,還美其名曰讓她鍛煉。她曾多次提出要求治療被吊殘的雙臂,以恢復到正常狀態,邪警們不是置之不理,就是敷衍了事,任意撒謊,並將其反映情況的信件隨意扣押。洗漱、吃飯、上廁所、學習、睡覺等必須經邪警同意,並強行截斷同家人的電話和信件聯繫。家屬接見,邪警在旁邊嚴密監視,嚴格控制時間,不准講真實情況。夏天,最炎熱的時候,每個星期只允許洗兩次澡,且嚴格限制時間,否則會被「包夾」罪犯謾罵。邪惡一直都未放棄對她的轉化,又逼她做奴工,每天勞動十多個小時,她常感到痛苦不堪,難以支撐,邪警們還惡毒地說,「死了,大不了政府賠八十元錢(火化費),燒了就是,還能怎樣?」

方敏被非法判刑四年

方敏,四十多歲,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五年八月,方敏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監獄,因一直堅持不轉化,邪惡們採用多種方式折磨她,經常半夜兩、三點鐘被叫起沖廁所,長時間罰站,強行灌藥等。被非法關押在入監隊一年後,分到一監區,強迫做奴工,每天勞動十幾個小時,晚上收工後,別人都休息了,她還要被罰站,強化學習一、兩個小時,早上按規定時間起床。

譚昌蓉被非法判刑九年

譚昌蓉,五十多歲,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五年,譚昌蓉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監獄,因一直堅持不轉化,邪惡們在多種折磨方式無效後,把她分到四監區(重刑監區,多為死二緩和無期徒刑),強迫做奴工,每天勞動十幾個小時。

張華被非法判刑十年

張華,四十多歲,重慶潼南人,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張華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監獄後,因一直堅持不轉化,她向服刑人員和邪惡們傳九評,講真相,被邪惡們認為思想反動,不愛國,對她進行嚴格控制,不允許跟別人講話(包夾除外),不准她與家人聯繫,她缺衣服和被褥,有其他人員拿給她,須經邪警同意。她還經常半夜被罰沖廁所,晚上強化學習到十一、二點。

唐霞被非法判刑四年

唐霞,三十多歲,重慶北碚人,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五年七月,唐霞被北碚的邪惡之徒綁架。在北碚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因堅持煉功,被惡警謾罵、坐老虎凳,被在押犯毆打,精神呈現恍惚狀態。不僅未能得到及時治療,而且還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唐霞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監獄,在極度的痛苦中,曾多次撞鐵門和撞牆,去感知自己是否還存在。監獄惡警們還經常罰她站,半夜被叫起來沖廁所。凡有邪惡們認為不當的言語和行為,就可能被杵電棍,因此她多次被邪惡們用電棍電。因邪惡挑唆和謠言毒害,她基本與家人失去聯繫。目前,其狀況令人擔憂!

朱碧蘭被非法判刑四年

朱碧蘭,五十多歲,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三年二月,朱碧蘭被重慶北碚區的惡警綁架,先劫持在看守所,幾天後,轉移到重慶井口洗腦班,強制洗腦。因她堅決抵制邪惡,堅持不轉化,被邪惡酷刑折磨,一個多星期不准睡覺,腿部嚴重受傷,行走困難;其丈夫去世,也不准探視。二零零三年六月,又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三年十月,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監獄。入監後,惡警們軟硬兼施,用多種方式逼其轉化,都未達它們的目的,被分到七監區,強迫做奴工。邪惡們不管其身體狀況如何,都必須完成它們規定的生產任務;同時,還逼迫她看污衊大法的書籍和錄像,強制學習邪黨文化,力圖「轉化」她。

七旬老人譚詠秋被非法判刑五年

譚詠秋,七十多歲,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二年,譚詠秋被邪惡之徒綁架。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被一在押犯推倒而致殘,腿關節嚴重錯位,無法行走。不僅未能及時治療,反被邪黨法院判刑。因生活不能自理,年齡大,監獄不接收,在多方壓力下,邪惡不得不辦保外就醫。

回家後,當地派出所、「六一零」辦等經常騷擾,嚴密監視。因其拒絕配合邪惡的無理要求,抵制騷擾。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邪惡撒謊說給她檢查身體,將她騙出家門,直接劫持到女子監獄。

入監後,邪警們以為她年齡大,識字不多,頭腦可能不清醒,經常找她所謂的談話,用兒女情打動她,妄圖儘快讓她轉化,以達到邀功請賞的目的,卻未能如願。因此,就故意刁難,蓄意製造矛盾,挑唆與其他服刑人員的關係,對她嚴格控制,強化學習,不准打電話,不准買東西,強迫做奴工等方式折磨。曾因未完成生產任務,邪警強迫她公開作檢討,進行惡毒的人身攻擊。

李永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李永英,五十多歲,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二零零五年,李永英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監獄。在入監隊,為達到轉化她的目的,邪警們從多方面迫害,強迫沖廁所,長時間罰站,晚上強化學習,大熱天不准洗澡、洗頭、洗衣服,還指使「包夾」罪犯毆打、辱罵她。在這些罪惡的手段無效後,被分到勞動強度很大的五監區,強迫做奴工。晚上收工後,別人都休息了,她還被強化學習到深夜。

李章群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章群,六十多歲,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三年六月,李章群被重慶大渡口區的邪惡綁架。

二零零四年六月,被劫持至女子監獄,其女秦麗(被判八年)也於當月被非法判刑入獄。在入監隊,邪警不准她們母女說話。十多天後,被分到其它監區,由於一直堅持不轉化,被強迫做奴工,經常被逼去扛百多斤重一袋的珠子。邪惡們還經常對她進行侮辱、謾罵、嘲笑,蓄意製造矛盾,挑唆關係。

蘇彬被非法判刑十年

蘇彬,三十多歲,重慶璧山人,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二年,蘇彬被綁架到女子監獄,一直關押在四監區(重刑監區)。因堅持不轉化,拒絕配合邪惡,而遭受長期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身體極其衰弱,曾一度生命垂危,在監獄醫院,被強迫灌藥、灌食、插管、注射不明藥物等。當身體稍有好轉,就強迫做奴工,並不准她與其他人接觸。

在此,正告那些邪惡之徒,停止迫害,否則,必將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