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學員的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所有被非法關押到重慶女子監獄的大法學員,都要先被關押到入監隊遭受惡警惡人各種各樣的「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一被非法關押進去,惡警就安排四個「包夾」人員二十四小時監視,白天兩個,晚上兩個,寸步不離。她們每天都要將法輪功學員所言所行寫成報告交給入監隊隊長。白天兩個「包夾」根本不參加勞動,每天六點起床,早飯後就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誹謗、誣蔑、栽贓大法的書和資料,軟硬兼施的強迫「轉化」。這成了「包夾」人員的改造任務。

如果有一、兩個月沒「轉化」,就逼法輪功學員每天所謂的「學習」(強制看誣蔑法輪功的東西)到晚上十至十二點。兩個月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從早上被強制洗腦到凌晨二點,並在生活上百般刁難,甚至打罵。如果堅持「不轉化」的,洗腦到凌晨四點才准睡覺。所有的人早上六點必須起床,有的「包夾」為了爭表現,多撈獎分,就刁難大法學員。

入監隊大隊部的「法所辦」和監區長黃利、教導員況慧文規定:沒「轉化」或所謂表現不好的,就不准「下票」(即不准將親屬給的錢兌換成購物券),致使很多大法學員沒票購買日用品,時間長了,飯碗油污很厚。衣服等只能用清水洗,內衣、褲上的污垢根本就洗不去。更具體的是沒有手紙和和衛生巾。有一大法學員不承認自己是「罪犯」,被惡警隊長罰站、不讓上廁所,當時她正來例假,在值班室門前被罰站大半天,褲子全濕透。

教育科惡警科長李晚娟和獄警徐永紅專門負責洗腦「轉化」,每天找已經「轉化」洗腦的人作「幫教」,將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或它們認為思想不穩的法輪功學員天天集中起來洗腦,不斷灌輸邪悟謬論和謊言。

「包夾」罪犯在惡警李曉娟、徐永紅和監區長黃利的指使下,為達到它們邀功請賞的目地,對大法學員進行著各種迫害,它們常說:「打死你誰給你作證?八十元就燒了。」這些其實都是入監隊獄警指使的,但他們不敢承認,裝得都很偽善,表面上還說「教育、感化」等,對內對外表面上還吹噓宣傳監獄全都是實行的「文明管理」。

下面是幾例大法學員遭受迫害的事例:

夏新芳,五十多歲,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間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女子監獄,她堅持不「轉化」,經常被「包夾」人員無理謾罵和挨打,有時還整天不准上廁所,幾個月都不准下票,衣服根本洗不乾淨,甚至飯碗的油污都很厚。一服刑人員見此偷偷給了她點肥皂,被「包夾」看見後,當時就給摔了,並將此事告了獄警,後來那人受到處分。入監隊惡警規定:除了「包夾」其他的一律不准接觸法輪功學員,不准講話。有個叫李智輝的服刑人員,因借票給大法學員,就遭到電棍電。

劉興輝,五十多歲,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間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女子監獄,她一直都沒有「轉化」,非常堅定。她立掌對著惡警發正念。被惡警徐永紅等謾罵和取笑,說她腦殼不正常,有的已經「轉化」邪悟了的人也常常說她不理智等等。雖然劉興輝受到了非常嚴重的迫害,在那種邪惡和邪悟的謊言攻擊下,她只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決不配合邪惡和邪惡「轉化」。她是很理智、清醒的。「包夾」她的罪犯叫張乃中,重慶市中區人,五十多歲,心狠手辣,多次在值班室門前當著警察的面打劉興輝的耳光。在監舍裏她更囂張至極,專為打劉興輝還準備了一根方木棒。劉興輝常常是天天被罰站,白天惡徒不讓上廁所,憋不住只好留在褲子上。在數九天裏,凌晨四點才准她睡覺,在六點就起床,白天強迫看洗腦書,如打瞌睡就要罰站。這樣持續了很長時間。但是劉興輝的身體一直都很好,隨時臉上都是掛著笑容。

許文秀,六十七歲,入監隊邪惡為了「轉化」她,不准她上廁所。「包夾」她的罪犯長期罰她站,導致她雙腿、腳都浮腫。而迫害她的罪犯刑滿回家後沒多久,就患直腸癌死了。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王蘭,四十歲左右,在入監隊不配合邪惡,「包夾」罪犯胡紅、夏紅梅等人不准她上廁所,第二天她實在憋不住,用自己的口杯解了,被惡徒發現後一頓亂罵,強迫她將口杯扔了。有一次,一個外地邪悟者陳斌來女子監獄發表邪悟謬論,大法學員一聽都知道是謊言,他在欺騙人。王蘭在台下馬上站起來說:「它說的是假話,假的、騙人的。」「包夾」胡紅站起來就給王蘭兩個耳光。入監隊惡警們叫其馬上將王蘭拖出會場。事後胡紅被「記功」減刑。王蘭則被處罰不准洗漱,不准上廁所。惡警還企圖要她公開檢討,王蘭不配合。

黃代芬,四十歲左右。在入監隊不配合邪惡,「包夾」罪犯石燕蓉、熊慧英等就規定她不到凌晨二點不準睡覺,六點必須起床,白天強迫她看誣蔑誹謗大法的書,兩、三個月不准她下票,被強制勞役,規定她全額勞役量。非法關押期滿放人的前一天,惡人唐小莉還要她完成全額勞動任務。(一般人出監前的一天或兩天就是半任務或1/3)。

嚴敬容,五十多歲,北京人,嚴敬容不配合邪惡,一直堅持不「轉化」,被惡徒朱蓮、冠育紅百般刁難,逼她在監區每天白天強迫勞動十幾個小時,晚上別人都收工休息,她還要被罰站前門崗二個小時。

王豔,三十多歲。二零零五年五月左右到一監區時,因不穿囚服,被罰站廁所、打掃廁所、樓道衛生,不讓家屬探監等。

徐紅,重慶電視台霧都夜話欄目記者。二零零三年十月,在一監區,隊長要邪悟的人散布說她很「反動」,叫其它服刑人員不要接觸她,蓄意製造間隔。徐紅因不承認自己是罪犯,也不打報告,惡警就不准她吃飯、睡覺,白天長時間的奴役,晚上罰站過道,整整三天三夜,全身都浮腫了。

在一監區,惡警對「不轉化」的大法學員長期是每天晚上十點左右收工後,回監區不讓睡覺,罰站看洗腦書兩個小時後才能洗漱休息,直到承受不住。長安廠一個叫蘇某某的像這樣被折磨了一年多時間,還有一直不配合的長期如此。特別是夏天,勞動了十幾個小時,全身汗臭不讓洗澡,等罰站後洗漱完都快半夜兩點了。

王金修,六十多歲,不配合邪惡,不「轉化」,被長期間隔、謾罵和嘲笑。有一個叫冠育紅的罪犯(她是組織強迫別人賣淫被判刑的),在服刑期間用著各種手段,不知迫害多少大法學員,手段險惡又狠毒。況慧文很看中她,滿刑時還專門組織「包夾」人員開會學她的「經驗」。

在監獄裏,特別是在「法研辦」,還有很多邪悟了的人在幫邪惡做著助惡為虐的事,自己還認識不到,像殷燕、賽平、靳衛、許進玲她們還在不知不覺的幹著那種最可恥的事,把師父的法加進自己的觀念邪悟給其他的學員,甚至把其它書上的理論搬過來,這都是嚴重的在亂法,誤導大法學員讓其「轉化」。我勸那些在監獄裏做著助惡為虐之事的人趕快停止,覺醒過來回頭是岸,趕緊挽回給大法和大法學員造成的損失,不然後果是很可怕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