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走出人 真正神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這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陷在迷茫之中,拼命的向內找,卻苦於找不到根本的執著。自從去年十月到現在,本市陸陸續續有四十多名同修被綁架,資料點破壞嚴重。我們陷入被動的營救之中,可這個沒救出來,那個又出現問題,一件連著一件,真覺的透不過氣來。

這究竟是怎麼了?彷彿邪惡更「猖獗」了、迫害的更「瘋狂」了,這怎麼可能呢?隨著邪惡大量的被清除,它已經非常的弱了,正法之場已越來越強,為甚麼這裏的表象卻恰恰相反呢?誠然,這裏有同修在修煉中存在的大漏,對名、利、色慾、情等根本的執著沒有及時修去,而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但根本上是針對我們整體的迫害,直接干擾我們地區眾生的被救度。那麼我們究竟還存在甚麼問題?

這幾天背法背到《轉法輪》第六講走火入魔這麼一段:「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你的執著心一出來,不得去你的執著心嗎?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就越像病似的」這句話使我身心一震,似有所悟,眼前清晰起來,那麼我們地區這個「瘋狂」的假相是我們哪方面的執著招來的呢?

一、是我們的怕心招來的

為甚麼我們的怕心會那麼重呢?它也是有根源的。剛走入正法修煉的那兩年,我們很多人法理上不清,致使邪惡鑽空子嚴酷迫害,也使我們形成了頑固的怕心,其實邪惡現在早已甚麼也不是了,可是這強烈的怕心卻根深蒂固的附在我們身上阻礙我們前行。可是越怕越躲,越不敢走出來,邪惡越如影隨形迫害你。因為你怕它不就是在求它嗎?如果我們大多數人都是這種狀態,那是不是一個強大的執著,越是怕,邪惡越會表現的「瘋狂」。

有的學員還用人的觀念在想:老師不是有法身保護我們嗎?怎麼還會這樣迫害呢?從而更加沒有正信,更加不敢走出人來。其實不都是我們自己「怕」來的嗎?法早已講明:「那法輪怎麼能讓它發進來?老師不有法身保護我們嗎?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轉法輪》〈第六講〉)為甚麼怕,怕的基點來源於私,其實,這個怕它並不是我們的真本性,它只是左右人的一個因素,是我們修煉人應該去除的最大執著。

我們都是大法的一份子,師父早已把我們推到位了,具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了,可我們總是認可邪惡的迫害,還把自己當成人。師父說:「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這是不是具備了保護自己的能力了?」(《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其實師父已經賦予我們一切神通與法力,我們卻沒有真正神起來,帶著滿身的法寶卻硬是縮到人的殼裏去受罪。而我們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在給苟延殘喘的邪惡輸送能量,反過來再迫害我們。

二、是我們人的舊觀念求來的

反思我自己,我看到了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每當聽到同修被抓,我都人心沉重,因為同修又被迫害了,得快發正念,把同修救出來。不只是我,很多同修都是這樣吧,好像還「很在理」。可現在回頭一看,我這一念還不是很正,因為我用了人的觀念來衡量了,先認定了他們肯定迫害同修,肯定能迫害得了同修,這是正念嗎?這不是人的觀念嗎?而且或多或少又產生了怕心及其它執著,是不是我們自己在給邪惡迫害提供藉口?

《西遊記》中有這麼一段故事,孫悟空在降伏妖怪時,被妖精吞到肚子裏,豬八戒嚇的躲在樹林裏痛哭,認為他的猴哥死了,這時孫悟空在妖精的腹中大喊:「八戒,哭甚麼,我沒死。」八戒還不悟說:「你不是被妖精吃了嗎?」悟空說:「呆子,它吃我,我不會揪它心、挖它肝,拽著內臟打鞦韆嗎?」

這讓我看到了自己的錯誤所在,我怎麼就沒有這樣的正念哪?和八戒一樣,用人的觀念去看待這件事了。回過頭來看看我們,是不是也該轉變轉變觀念了,拋棄人的觀念,別再把自己的「認為」看成是絕對正確的,要真正的用神的正念看問題,如果我們同修被抓了,我們不認為他是被迫害去了,而是正念加持:決不允許邪惡迫害,並且把這當成一次救度眾生、解體邪惡的大好契機,內外夾擊,徹底解體這些黑窩。

或許有的同修會想:「孫悟空一身本事,又有如意金箍棒,當然他所向無敵,我們也不行啊!」我說你還是沒有走出人來,我們甚麼法寶也沒有嗎?恐怕比如意金箍棒還厲害的不得了,可我們卻沒有孫悟空的悟性,不知道去用,老把自己當成受氣包,老受眼見為實的觀念左右,執著這個人身,不能神起來。那我們如何運用我們的法寶啊?不用我說了吧,發正念唄。對了,就是發正念。我更能深刻的體悟發正念的含義,發正念就是念口訣調動神通發揮效用,而且我們運用的可不是一件法寶,而是應有盡有,想甚麼來甚麼。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賦予我們的。可我們這些笨徒弟就是不會去用,直到今天還被迫害的不行。

《濟公傳》裏有一段大鬧丞相府的故事,秦某要給濟公上夾棍。濟公腿雖然被夾上了,可卻不以為然。你看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手拿破扇子指著秦某先喊:「上刑!」只見秦某「哎呀」一聲大叫,腿疼的不行了。濟公又喊:「上刑!」只見秦某「咕咚」一聲從椅子上摔下來。眼見明明夾的是濟公,可卻被他展神通一下子把刑罰轉移到施刑者身上去了。再看濟公的心態,他坦然的先喊上刑,他絕不認為刑具會對他起作用,他沒有人的觀念,沒有怕心,正信非常堅定,常人的一切左右不了他,功能運用自如。

師父早已賦予我們一切神通,可我們卻固守人的念而不能如意運用,還在被邪惡迫害,是不是太丟人了?太辜負慈悲的師尊對我們的期望了,也給這一方眾生的救度帶來負面影響。尤其到今天我們還不能拋棄人走向神,我們怎能證實好法呢?如果我們都能破除人的觀念,放下一切人心執著,生死無執,走到哪裏,就把真相講到哪裏,把正念發到哪裏,充份運用神通防護自己,解體邪惡,每個大法弟子都是這樣的正念。不承認迫害,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邪惡怎敢抓我們呢?恐怕躲還來不及呢,那不是自取滅亡嗎。關鍵是我們怎樣才能破開自己這層層人殼,破除觀念,回歸真本性,別再麻痺,別再被觀念所代替、所左右,別再捧著金飯碗要飯,拿著金箍棒挨打,轉變觀念,真正神起來。別讓師父再等待了,師父不是讓我們神的一面復活嗎?

僅為目前所在層次的點滴體悟,願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