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神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日】師尊在《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中寫到:「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象,神在人中。」反覆學習後,有些心得,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自己修大法也有七年了,在平時的大部份時間裏,總是很被動,低看了自己,高看了邪惡,所以怕心時不時就會翻上來,不知不覺中把邪惡的舊勢力擺在大法弟子之上,總是被動的躲避迫害,腦子裏總是有這樣的念頭:「我要被抓去了,應該如何表現」;「被邪惡監控了,應該怎麼擺脫」,「丈夫阻礙孩子學法,怎麼躲開他,偷偷讓孩子學」,總覺得是在別人(舊勢力)控制的環境中如何去適應,躲開迫害。通過反覆學習師父的新經文,豁然開朗,我們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未來不同層次宇宙的王或主,師尊在上,舊勢力決不能在我們之上,我們要把自己當神,我們要神起來,我們要學會主宰環境。我的想法變了,我不再想自己被抓去了怎麼辦,正神怎麼能被邪惡抓去呢,正神應該是宇宙的保衛者,不是邪惡抓我們的概念,而是我們時刻在追找邪惡、解體邪惡、救度眾生!

不是我們自己說我們是神,我們就是神了,我們要達到神的標準。如何才能神起來呢,我體會到要學會用神的心態,正念正行做好師尊教導的三件事。

解體一切障礙,每天用心做好三件事,平穩有序,全面兼顧,整體提高。我是在職的,白天八小時上班,業餘時間做三件事。早上5點左右起床,到7點這段時間,除發正念外,都用於學法,中午兩小時休息時間,除吃飯外,用於煉第五套功法,晚上有4小時左右的時間用於做真象資料或與同修交流,12點發正念前1小時,煉1─4套功法,12點發完正念後睡覺(睡四個多小時),除睡覺時間外,每個整點發正念5-10分鐘,每天平均發正念16次。堅持了一段時間以後,自我感覺收到了較好的效果。學法時,通讀的速度很快,而且眼睛還沒看清字,嘴裏就已經讀出來了,就像是神的一面在學法,法理越來越清晰,遇事能夠從法上認識,而不落於人的認識。煉功的感覺也越來越美妙,能量場很強,好像整個空間的一切都被帶動著,這時,自己都覺得自己是神,因為煉功中的感覺確實很超常(我是鎖著修的,天目看不見)。身體變化也很大,皮膚白裏透紅,比同齡的常人年輕很多,以至自身的形像都成了一種「真象資料」,真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很多人都是從我的身體變化上了解了大法的美好,甚至得法。所以,我覺得學法煉功決不能鬆懈。

高頻度發正念,正念就會越來越強。我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除睡覺時間外)已有兩年時間了,開始需要強化,一遇整點,有意識的放下手頭的事情發正念,哪怕當時的情況只能在腦子裏想一下正法口訣也行,強化一星期左右,慢慢就養成了習慣,一到整點就能想起來了,時間一長,好像也形成了自動的機制,一到整點,或者身上某個部位疼一下,或者甚麼地方響了一聲,或者渾身不舒服,或者乾脆發正念的感受就出現了(能量流很強),我悟到是提醒我發正念呢,趕快放下手頭的事發正念。每天發正念16次,每次10分鐘左右。這樣做感覺狀態較好,法理清晰,做事頭腦清醒,事半功倍,做事順利,邪惡也不敢迫害。尤其是加強正念方面效果顯著,發正念時,感覺能量場越來越強,近來更是感覺可使自己所在地區對應的一切空間翻天覆地,一切邪惡解體銷毀,真的有了那種神的感覺。過去怕心很重,現在膽氣也壯起來了,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和大法賦予我們佛法神通,我們是神,我們有超越於常人的能力,我們是宇宙的保衛者,為甚麼要怕邪惡呢?邪惡的一切甚麼高科技監控手段,在佛法神通面前甚麼也不是,強大的能量可將它的粒子排列程序炸亂,它還能起作用嗎?如果自己總認為自己是人,沒那麼大的能力,那當然怕,因為邪惡有權,有軍隊,有一切國家機器和造謠媒體。神是用正念指揮佛法神通做事,換句話說,神是心想事成的,多發正念就能使我們想要的狀態成為現實,「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寫到:「宇宙的過去是為私的,就說人吧,那真的是在關鍵時刻不管別人的。我在正法開始時候,一些神跟我說『就你管別人的事』。你們聽了也覺得不可思議,因為你們是大法造就的為他的正法正覺的生命。如果我不做,所有的生命也就隨著歷史結束了。所以作為一個生命來講,能夠在做事中考慮別人和所表現出來寬容,是因為基點就是為他的。」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師父和大法造就的,隨師來到人間,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做事的基點是為別人好,為眾生造福,這是我們生命存在的目地和意義。我們所做的講清真象的各種事情,都要從怎麼樣能使眾生得到救度的角度出發。

例如,做護身符卡片,我們要想常人拿到這個卡片後,會怎麼想,如果我們做的卡片不好,裁得歪歪扭扭,常人看後,可能會說,做的甚麼呀,歪歪扭扭的,說不定就扔掉了,還給他創造了一個造業的機會,這就起了負作用了。我們的事情做好了能救人,做不好能害人。就連自身的形像,都要考慮常人會怎麼想,如果我們不注意自己的言行、儀表,常人就會對我們產生不好的印象,給他得救度造成障礙。我們每一個大法粒子,都應有整體意識,無私無我,溶於法中,做事考慮整體效果,不能自己想幹甚麼就幹甚麼,每一個眾生的得救,都是師父帶著我們全體大法弟子共同努力的結果。

我們幾個同修(都是同事)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整體協調配合,也辦起了家庭資料點,根據每個同修不同的條件,能做甚麼就做甚麼,有上網下載資料的,有打印資料、刻錄光盤的,有買耗材的,也有發放資料的,全過程都是我們自己做,因為我們離得近,互相不用電話手機聯繫,人親自就去了,不偷懶,不嫌麻煩,人不在家,下次再來。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網的資料,可及時看到,同修之間也經常在一起交流,哪個同修有問題,大家一起幫忙發正念解決,基本跟上了師父的正法進程。「九評」發表後,我們做了幾百張光盤和幾十本文本,都發出去了,每次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都很順利,同修及其親朋好友都發了三退聲明。實踐證明,資料點遍地開花對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確實很有利;實踐證明,整體協調配合做事,法力很大;實踐也證明,無私無我,做事的基點是為他的,證實大法的路就能走得比較正。

通過反覆學習師尊《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的經文,我覺得要使我們儘快的神起來,我們平時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們都應該問問自己「這像神嗎?」當我們懶懶散散,學法煉功不精進時,我們問問自己「這像神嗎?」答案肯定是:「不像」;當我們做事貪多求快,打印的小冊子字不清楚,護身符卡片裁得歪歪扭扭,光盤沒有包裝就往外發時,我們問問自己「這像神嗎?」答案肯定是:「不像」;當我們只願意聽好話,同修指出我們的不足時就生氣,而不是向內找,我們問問自己「這像神嗎?」答案肯定是:「不像」;當同修做的真象資料偶爾有點小失誤時,自己就埋怨同修,甚至發火:「做的是甚麼,讓人怎麼發」,而不是善意指出,默默圓容,這時我們問問自己「這像神嗎?」答案肯定是:「不像」;當我們對自己的孩子常常發火,非打即罵時,我們問問自己「這像神嗎?」答案肯定是:「不像」;當我們晚上12點為了睡覺,而不發正念時,我們問問自己「這像神嗎?」答案肯定是:「不像」。

為甚麼六年過去了,邪惡少之又少,有些地區的邪惡還那麼猖獗呢?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們有太多的思維和行為方式還達不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純正的標準,我想我們大法弟子如果真的都達到了神的標準,邪惡就會自滅。

同修們,讓我們趕快神起來吧!

一點心得,自己都感覺寫得比較亂,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