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縱華人社團滲透主流社會 中共伎倆加拿大遭揭穿(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明慧記者英梓渥太華報導)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前中國駐悉尼領事館外交官陳用林在加拿大國會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公開揭露中共利用使領館在海外控制華人社區和中文媒體滲透西方主流社會和影響華人社區,威脅利誘西方政界以達到迫害法輪功及其他異議人士的具體操作。


陳用林在渥太華國會山新聞發布會上揭露中共如何操縱華人社區和滲透西方主流社會

陳用林特別指出,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各國華人團體聯合會(華聯會),或是華人團體總會,和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以及專業人士協會,這些都是中共在背後操縱成立的團體。

高精度圖片
加拿大民主聯盟代表大衛•哈瑞斯分析中國間諜會給加拿大社會帶來的影響

五月一日,加拿大情報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CSIS)主任吉姆•裘德(Jim Judd)告訴參議院一委員會,大約十五個國家在加拿大國土派駐間諜。並委婉承認,中國派駐的間諜居榜首,令情報局將「接近」一半的時間花在對付中國派駐的間諜上。加拿大情報局前戰略計劃主任、加拿大民主聯盟代表大衛•哈瑞斯(David Harris)在六月六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從三個層面分析了中國間諜會給加拿大社會帶來的影響。

* 中共將法輪功問題放在首位

高精度圖片
陳用林在美國國會作證所用澳洲中領館內針對法輪功的機密文件

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陳用林表示現在在海外,在中共派駐各國的領事館都設有政研處,或叫政治處,監視和打壓海外異議人士團體:包括法輪功、台灣、民運、西藏、新疆等問題。

陳用林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中共海外的政策其實是國內政策的延伸。現在中共最主要針對的是法輪功。因為法輪功有巨大的人群及堅定的信仰。」他們用百分之六十的財力和精力對付法輪功,甚至在有的領館內為此還設立了專門針對法輪功的「鬥爭涉外工作小組」。

在陳用林出示的一份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悉尼總領館的名為「反法輪功涉外專門小組分工表」上顯示,該小組包括各個部門的第一負責人,包括政治研究、文化、簽證、領僑、商務、教育部門,並有具體分工,協同配合反法輪功的工作任務。他還指出,該小組最高負責人是館長(即大使或總領事)。

* 華人社團和媒體被利用

在新聞發布會上,陳用林說,「在加拿大,有一個組織叫全加華人聯合會(National Congress of Chinese Canadian,NCCC),它位於傘形間諜活動的頂端。而幾乎所有的澳大利亞、美國及加拿大大學裏面的中國學生會都是由中國教育部所設立,並由中國海外委員會所資助。」陳用林還特別指出,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各國的華人團體總會,和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以及專業人士協會,這些都是中共在背後操縱成立的團體。

對於海外的中文媒體,陳用林表示,「因為它們的規模都比較小,所以中共就通過了直接投資或者聯合操作等方式進行滲透和操控。比如澳洲的『星島日報』就是一例。」

陳用林舉例,二零零一年五月,一個有四十多人的華人團體向加拿大前總理克雷蒂安寫信反對法輪功,說法輪功法破壞中加關係。中共傳達給各國領、使館,說加拿大的使、領館做的好,效果不錯,各地都要向他們學習。

* 各種方式包括色誘操控主流社會政要

陳永林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中國的國外情報機構就如其警察國家一樣出名。我們知道他們對加拿大和其它國家進行了廣泛的滲透,這些滲透行為及目的包括通過綏靖影響他國的政策、通過所謂宣傳機構的宣傳造成廣泛影響等,還有一些低下的伎倆如色情引誘等。」

對於西方的政界和官員,陳用林舉了一位澳洲議員的例子。該議員在中國與一位十六歲以下的少女發生性關係後,被拘留並寫了一份記錄,然後被秘密釋放。後來該議員有好幾次在電視及其它的場合公開為中共說好話。陳用林在回答記者提問的時候說,「不管是加拿大還是澳大利亞,重要的人物去訪問中國的時候都在嚴格的監控之下,如有必要,中共就會設下陷阱。」

加拿大民主聯盟代表大衛•哈瑞斯對此說,「在中國和一些其它的國家,對於那些從事訪問的西方官員來說,色情陷阱設計的很高級且有效,而且賓館都是由軍隊掌管。以前就有西方的協約人和中國方面因為必須在新賓館裏面安裝防蟲及通訊設備而產生紛爭的事。要我說,根據他國的國家安全來說,中共這樣做是不合適的。請記住,在中國的賓館中屬於你自己的最親密的時刻,你正被別人觀賞著。」

* 中國侵略性間諜威脅加拿大主權

大衛•哈瑞斯從三個層面分析了中國間諜會給加拿大社會帶來的影響。他說,「所有這些敵對行為都是違反加拿大國家主權和自主性的敵對活動。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意味著,加拿大法律沒有被充份實施會帶來風險。這是深奧的法律權限和獨立性問題。

第二點,哈瑞斯指出,「從加拿大公民受憲法保護的權利的角度講,這也意味著那些受到在中共指揮下的外來影響的加拿大人,尤其是華裔,無法享有加拿大憲法中人權憲章中規定的全部權利。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現實。」

最後,他說,「此外,從經濟和基本國家健康的方面考慮,中國具有攻擊性的海外間諜機構,對破壞我國經濟健康、綏靖貿易和其它國家機密、敏感信息構成風險,總的說來,對我們在世界範圍內的競爭地位構成風險。」

五月初,加拿大通訊社、渥太華公民報、多倫多星報、環球郵報等加拿大主流媒體紛紛聚焦外國間諜問題。環球郵報的報導說,「儘管情報局主任不願直接指出間諜的來源國家,……但是,克林•肯尼(Colin Kenney)國家安全和國防參議院委員會的主席卻說,當公眾報導都查詢到了在加拿大『有侵略性的』的間諜計劃是由中國人進行的時候,不指出中國這個國家,幾乎是不合適的。」

「多倫多星報」報導,「兩年前,在澳洲尋求庇護的中國官員稱,中國在加拿大派駐了數千名間諜和線人,主要分布於溫哥華和多倫多。」

「多倫多星報」報導,在哈珀總理還是反對黨主席的時候曾斷言在加拿大的中國間諜可達一千名。他援引情報局官員的話說,每個月中國都會從加拿大竊走價值十億加元的技術機密。

陳用林此次將一些從澳洲中領館帶出的文件帶到加拿大,這些文件都是早前未予公開的,包括中領館迫害法輪功和民主人士,以及澳洲西藏委員會被監控的文件。一位領館人員以「保羅」的名字加入該委員會,這一點可以查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