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密件揭示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監視觸目驚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2日】(明慧記者周杉編譯報導)2005年6月20日,澳大利亞ABC電視台晚間新聞節目披露了前610辦公室警官郝鳳軍秘密攜帶到澳大利亞境內的部份610秘密文件。其中三份密件表明中共特務詳細掌握了部份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信息和活動安排。ABC晚間新聞的節目主播托尼-瓊斯表示,如果這些文件是真實可信的,文件揭示的是一個國外勢力對澳大利亞公民和居民的監控和追蹤達到了令人寢食難安的程度。以下是ABC晚間節目Lateline的全文翻譯。

節目主播托尼-瓊斯(Tony Jones):兩週前,一名前中共警官來到我們的節目現場,支持背棄中共的外交官陳用林先生揭露中共的指稱。這名第二位背棄中共的官員郝鳳軍先生告訴我們說,當他持旅遊簽證進入澳大利亞時,他私自攜帶了他秘密從自己在公安部門的電腦裏下載的上百份中共情報文件。今天晚上,我們已經獲得了其中的部份文件。如果這些文件是真實可信的,文件揭示的是一個國外勢力對澳大利亞公民和居民的監控和追蹤達到了令人寢食難安的程度。被監控的目標是法輪功精神運動的成員。這次節目中,澳大利亞的法輪功學員將講述他們為何認為中共特務一直在長期騷擾他們。本次節目由馬格特-歐奈爾(Margot O'Neill)記者採訪報導,邁克爾-愛德華(Michael Edwards)負責節目製作。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據前國安人員郝鳳軍說,他在逃離中國之前,從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下載了上百份電子文件。

郝鳳軍:我在中國時是在610辦公室工作。我的工作的很大一部份是處理從國外寄回的報導。他們把在國外搜集的所有情報都寄回中國。他們從澳大利亞、北美、加拿大和全球各國搜集情報寄回中國。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郝先生提供的部份文件已由ABC晚間新聞節目獨立翻譯,本次節目是對這些文件的首次簡要報導。

這些文件非常詳細,但我們還無法獨立核實其真實性。其中一份情報文件的日期是去年10月,很顯然是在北京彙編整理並呈交給中共高級官員傳閱。文件詳盡講述了新南威爾士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計劃在聖誕節後在悉尼舉辦交流會,並列舉了會議組織者的姓名,其中包括一名澳大利亞學員約翰-戴樂(John Deller)。這份文件把戴樂先生描述成「操縱」了「數起干擾破壞中共當局的活動」的組織者。約翰-戴樂證實說這份情報所掌握的信息大體是準確的,法輪功學員確實在聖誕節後在悉尼舉辦了交流會,但他對文件中如此詳盡的掌握個人情報感到恐懼。

約翰-戴樂(法輪功學員):在澳大利亞境內舉辦的活動竟然被中共官員如此密切的監控,真讓我感到毛骨悚然。像我這樣的普通澳大利亞公民竟然被這樣監控,我覺得這令人髮指。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在這份文件中,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齊燕燕(Yan Yan Che)被列為新南威爾士大學中國學生中法輪功主要組織者。文件這樣描述道:「中國留學生,女,22歲,祖籍山東,新南威爾士大學二年級學生。」

齊燕燕(法輪功學員):太讓人吃驚了,真是令人作嘔,也讓人感到害怕。我的名字、從哪裏來,祖籍、年齡、在哪裏上學等都調查得清清楚楚。我從來不知道我竟然被610監控著。我以前從來沒覺得中共離我如此的近。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至於說是誰提供了這份文件中的情報我們還無從知曉。不過文件中還提到了澳大利亞的法輪功學員準備起訴中共踐踏人權的計劃。這項計劃應該是只有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律師知道並守口如瓶的秘密。

伯納德-考拉瑞(Bernard Collaery, 郝鳳軍先生的律師):起訴中共當局的法律進程在我們辦公室是非常保密的。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另一份文件的日期是今年1月24號。一名在澳大利亞申請庇護的中國婦女的名字被提及。文件說,這名婦女叫陳紅,2000年因修煉法輪功被判一年勞教,並被開除黨籍。她於2003年在澳大利亞駐上海領事館申請(赴澳)簽證。文件的記錄顯示,她現在正在澳大利亞境內。

伯納德-考拉瑞(律師):我們將把這份文件交給陳紅和她的法律顧問。她可以將這份新的資料呈交上去作為對申請庇護非常有利的材料,因為這十分清楚的表明,她害怕回到中國後會遭到迫害是有充份事實根據的。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伯納德律師說,目前他還不打算把文件交給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因為他擔心澳洲官員可能已經會見過中共公安部門的官員。不過,他已經開始和另一西方情報組織合作。

伯納德-考拉瑞(律師):一想到澳大利亞的官員可能會從前門進出,而把有關610辦公室的消息從後門帶走,我們就不放心把這些情報提供給澳大利亞的情報機構。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約翰-戴樂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今天早些時候到堪培拉向聯邦眾議員展示一份調查報告,在被調查的近四百名學員中,有80%的人稱他們曾在澳洲境內受到中共當局的騷擾。

凱-茹貝克(Kay Rubacek,法輪功學員):這是一件很嚴肅、很重大的事情,而且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這項調查支持了陳用林先生和郝鳳軍先生在幾個星期前對中共的間諜指稱。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悉尼的法輪功學員彼得-胡說他的車庫2000年曾被人撬開,但只有裝有法輪功書籍和傳單的箱子被盜。

彼得-胡(法輪功學員):當時我們的車庫裏還有加熱器、電扇、工具等值錢的東西,但是這些東西都沒丟,唯有法輪功書籍和傳單被盜。

馬格特-歐奈爾(記者):威廉-羅是布里斯班(Brisbane,澳大利亞東部港市)的法輪功主要組織者。幾年前,在中國城的一次法輪功集會上,一名男子走近他,這名男子似乎確切的知道威廉是甚麼人,而且還能認出他的女兒。

威廉-羅(法輪功學員):他說,「我想你是這個組織的頭兒吧。」「如果我要殺了你,你還敢繼續當頭兒嗎?」我當時想他怎麼會知道我是昆士蘭的(法輪功)聯繫人呢。我覺得挺奇怪的。當時我的女兒在旁邊和其他孩子在一起,他指著我的女兒說:「如果我要殺你的女兒,你還敢繼續當頭兒嗎?」我想他甚麼都知道,他能認出我的女兒。我認為他肯定是個特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