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曝光間諜證據 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經歷得印證(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5日】(明慧記者欣宇悉尼報導)從悉尼中領館出走的前中國外交官陳用林陸續曝光出中共派出大量間諜對澳洲等自由國家進行滲透,在海內外對法輪功鎮壓和騷擾的內幕,陸續引發了在澳洲和其它自由國家的前中共官員郝鳳軍、韓廣生等人的出走事件,進一步曝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和騷擾,引發國際媒體和政府對法輪功問題的關注。為此,記者採訪了幾位悉尼法輪功學員對陳、郝事件引發出的間諜騷擾內幕曝光的感想。

* 陳用林曝光中領館情報資料細節

陳用林在7月10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媒體曝光了由間諜、線人提供給中領館的部份情報資料。陳用林透露,「中共駐澳使領館內都有兩個系統,一個是外交系統,另一個是情報系統。情報系統人員的經費是獨立的。許多人認為利用使領館搜集情報的做法不明智,但實際上中共的重大情報都是通過使領館搜集的。因此,在許多使領館都配備情報系統。我原來是中共駐悉尼總領館的政治領事,負責中澳雙邊官方往來和政治問題,是外交系統官員,主要是通過公開方式(如閱讀報刊、互聯網、公開監視異議人士的集體活動等方式)搜集情報,也參與接受一些線人的情報。因此,雖然我不是情報系統的人員,但我也了解一些線人的名字。」

高精度圖片
陳用林曝光中領館情報資料引起媒體關注

陳用林說,「我在中領館工作時如果要調查某個人,簡直易如反掌,一些線人事實上領館通過他們來獲得資料。只要給他們打個電話他們就會告訴領館。有的線人在電話中就揭身邊人的老底,有的寫書面報告來,高明一點的是見面談。但是不要覺得見面談就安全了,電話和見面談的都要作書面記錄,要向領導彙報,再分析整理報告國內情報部門。領館內情報系統的人員就直接向總參或安全部彙報。」

陳用林透露悉尼總領館曾有80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但他已經從總領館電腦上刪除了大部份人的名字,他說,這部份名單他已經從電腦上拿掉了。陳用林還表示,他之所以同情法輪功學員,是因為他確實地感受到法輪功學員在實踐著真、善、忍的理念。

* 悉尼老學員:黑名單和騷擾由來已久

在陳用林曝光的三份情報原件中的第一份情報就是一名特工向領事杜微(音譯)提供的澳洲法輪佛學會成員名單。上面列舉了包括悉尼、墨爾本、南澳等多個地區的聯繫人名單。

特工向領事杜微(音譯)提供的澳洲法輪佛學會成員名單上面寫道,「此件由信封背面的組織寄來,在逐步核實情況後,考慮列入內控名單﹝即黑名單─編者注﹞。

高精度圖片
堪培拉大使館發給悉尼和墨爾本的傳真電報

第二份情報是圖中所顯示的是從堪培拉大使館發給悉尼和墨爾本的傳真電報,共有6頁紙。上面有原中共駐澳大使周文重的簽名,提供一份收集到的300多個法輪功學員的名單。

列在黑名單上的一位悉尼老學員孟黎女士告訴記者,「這些黑名單表明特務就在我們周圍,中共在早期就開始派了特務混入法輪功學員內,收集了各地法輪功聯繫人和學員的黑名單。上次2001年5月我們22個澳洲學員去香港的時候,剛到機場海關的時候,就看到很多海關警察緊張的等在那裏,如臨大敵,好像提前已經得到情報,得知了我們的行蹤和名單。我們過海關時,他們很長時間的拿著我們的護照對照著電腦上的甚麼記錄。最後一個拿著步話機的警官指揮一群警察將我們前後擁著,全部非法扣留,關在一個個小房間裏單獨審訊。之後我們被強行送上飛機遣返回澳洲,有幾個男學員甚至是被捆綁或放在帆布袋裏抬上飛機的。在關押期間,他們還給我們每人一杯飲料,喝過之後,有個姓張的學員當時就暈過去了,回去之後記憶力下降,沒有力氣,昏昏沉沉的,無法正常照顧自己的生意,最後不得不將生意賣掉了。我自己從那之後也是記憶下降,渾身沒有勁。」

* 孔慧玲:希望追隨中共的人選擇光明和良知

陳用林提供的第三份情報是關於悉尼學員孔慧玲非常詳盡的個人資料及活動情況,包括出生年月日,甚麼時候來澳,99年到2004年她到世界各地參加的各項法輪功活動,以及她父母的詳細個人情況,地址,護照號碼、有效期,準備申請來澳探親等情況。甚至包括孔慧玲2001年參加在台灣舉行的亞太地區心得交流會,被編在第11組,用甚麼名;2000年底孔慧玲去澳門,被澳門海關根據黑名單拒絕入境,並被無理毆打等等具體細節。孔慧玲說其中的一些細節她自己都記不住了,居然在線人提供的情報上都包括了。

孔慧玲告訴記者,她於2000年12月經香港去澳門,還在海關排隊等待辦手續過關的時候,就被海關人員從隊列中叫出,二個女警察架住她往電梯走,一個男警察奔過來,打在她一鼻樑上,讓她差點摔倒。將她硬拉入電梯後,4-5個警察拿著步話機打她的額頭,用膝蓋踢她的小腹。之後她被抬上碼頭,強送上到香港的船。而與她同行的林先生在離開悉尼前就接到了中共國安部的電話,說他們知道他和其他澳洲學員此行準備去香港和澳門的計劃。所以當孔慧玲等學員到達澳門海關的時候,看到黑壓壓的警察等在那裏。孔慧玲對記者說,她後來意識到自己和其他學員上了黑名單了,並且他們的行蹤提前已經被特務提供給中共當局了。

孔慧玲說,「雖然我早已成為澳洲公民,但中共居然對我們的行蹤瞭如指掌。這樣的監視和跟蹤,給我很大的陰影。」同時她也希望那些還在繼續給中共出賣情報的人及時醒悟,看清大的形勢,早一點選擇光明和良知,不要給自己和子女留下的太多的遺憾,他們在傷害別人的時候也在傷害自己。」

* 章翠英:澳外交部幫中共應付法輪功學員起訴案令人震驚

在此前不久陳用林也披露了澳洲某些政府官員和中共私底下做了很多交易的內幕,其中包括澳洲外交部為中共出謀劃策解決政治問題,甚至提出幾個方案幫助中共撤銷悉尼法輪功學員章翠英在新州最高法院起訴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和610辦公室的案件。

章翠英告訴記者,在過去六年的鎮壓中,她和家人在中國和澳洲已多次飽受中共的迫害和騷擾之苦。在章翠英2000年回中國的時候,剛入深圳海關,就被逮捕了,早已收到特務情報等候在那裏的警察對她說,「你總算到了,我們在這裏等你一整天了。」之後章翠英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八個月,受盡了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即使在她被營救回到澳洲之後,她的電話仍然被監聽,信件被竊,中共特務甚至殺了死貓,血淋淋扔在她家門口,威脅她停止所做的揭露迫害講真象的事情。

章翠英表示,作為一名澳洲公民,如今當她聽說了澳洲外交部為了經濟利益,幫助中共干涉她起訴江澤民和610辦公室的事件,令她感到震驚和問題的嚴重性,她希望澳洲政府和各大媒體能夠進行調查,把中共的幕後黑手揪出來,保護澳洲公民,讓澳洲人民有一個安全、自由、和平的生活環境。

* 約翰-戴樂:陳、郝曝光的內幕幫助澳洲政府意識到迫害的嚴重性

除了陳用林提供的情報資料外,另一位出走的中共官員郝鳳軍先生也提供了中國610和國安部通過不同途徑獲取的海外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情報。其中包括新南威爾士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計劃在聖誕節後舉辦交流會,並列舉了會議組織者的姓名,其中悉尼法輪功學員約翰-戴樂被描述成「操縱」了「數起干擾破壞中共當局的活動」的組織者。

約翰-戴樂表示,在澳大利亞境內舉辦的活動和澳洲公民的情況竟然被中共官員如此密切的監控和詳盡的掌握了個人情報,真讓人感到震驚。陳郝等出走官員勇氣可嘉,他們提供的證據印證了法輪功學員過去六年中所經歷的迫害和騷擾是真實的情況,同時也幫助澳洲政府和公眾開始意識到這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非常嚴重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