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根本執著、不走極端和靜心學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

一、找到根本執著

想當初,覺的法中甚麼最合自己口味,最能打動我呢?就是師父講的「順其自然」這句話。真的是想等著「天上掉餡餅」。最近終於越來越認清了自己的根本執著,那就是想不勞而獲,其實是懶惰的魔性。

覺的師父講的「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你也爭不來」,非常合自己的心。這樣我就不用努力學習,不用吃苦工作,不用付出,餡餅自然會從天上掉下來。這個根本執著就是求安逸,想不勞而獲,懶惰。

有時覺的自己對甚麼也不看重,名利情甚麼都帶動不了我。真的嗎?為甚麼經常發脾氣?為甚麼潛在的妒嫉心、顯示心、小氣,不願意幫助別人,名利情都在。只不過是自己懶惰,懶得去「奮鬥」,好像對甚麼都無所謂了。

舊勢力安排的非常仔細,例如讓我是個女生,身體很弱,走路走不快,跑步跑不動,沒力氣,總犯睏,精神不起來。偏偏父母是那種特別爭強好勝的人,對孩子要求非常苛刻,無論我怎麼努力,他們總是不滿意,打罵,使自己永遠處在精神緊張的狀態。又因為我們家是兩個女孩,沒有兒子,所以父母常自我安慰,說有女兒好,有女兒可以享福。於是我不但要學習好,還要做飯,給父母洗衣,打掃衛生,要眼睛裏經常看著家裏有甚麼活要幹,要不然又是被打罵。身體又不是那麼健壯。

我從小就活的非常的累,就盼望怎麼才能夠鬆口氣,不這麼辛苦活著。

結果造成我聽師父講法,覺的師父說要放棄名利情,符合了自己的不想吃苦。常人看我,覺的我學了法輪功後怎麼這麼「不求上進」,幹甚麼都沒精神。就是不願意吃苦。這是根本執著。

這個懶惰以前還表現在:甚至連功都不願意煉,認為學法就好了。還用師父的話為自己找藉口,學法重要,有時間煉功,還不如用來學法呢。其實學法質量怎麼樣呢?一學法就犯睏,或者拿不起書來,一天沒學多少,別人還覺的我整天除了睡覺就是煉法輪功。

還表現在,想嫁個有錢的丈夫,可以享福,可以靠著。結果他非常反對我修煉,給我製造了很大的家庭魔難。

個人理解,師父講「「順其自然」這句話可不是說甚麼都不做呀,而是在利益面前不爭不奪。

二、不走極端

和我一起修煉的母親,有時說我走極端。以前自己聽不進去,覺的父母對我的責備是因為他們自己覺的女兒在美國沒有讀研究生、沒找工作,使他們不能在鄰居、同事、親朋好友面前炫耀,是執著心。我認為自己把大法看的最重。但丈夫對我不工作很不滿意,同修到我家裏說我家裏很亂,都覺的我沒有做好。

時間久了,我自己也覺的不對勁兒,也想要做好,就又悟成另一個極端。覺的家裏得收拾的一塵不染,乾淨整潔的跟旅館似的,飯菜的做的像大廚師似的,家裏的大小事我都包了才好。可要把家維持成那樣,我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工作也覺的必須找個年薪多少萬的才算好,才能使所有人滿意,才算符合常人修煉,其實又是悟極端了。

還曾經以為放下名利情,就是除了本份的活,別的甚麼都不做了。因此除了上班、做飯,別的我甚麼都不管,甚至不記在心上,怕「浪費時間」。例如:小孩要上學,需要體檢免疫表,要給小孩預約醫生,我不管;月底萬一不按時交房租,要罰款,我也不管;小孩學校要舉辦活動需要家長捐食品,我不去買,怕浪費時間;連買菜我也不願意去,怕浪費時間。把這些事情全部推給丈夫。他上全天班,我只上半天班,卻甚麼都不想做好,不願意操一點心。還覺的自己把時間都用在證實法、學法上了,很「抓緊時間」。他雖然不說甚麼,但對我修煉一直沒有正面態度。

現在我發現,自己曲解了修煉。凡事愛走極端,與「根本執著」懶惰,想不勞而獲是直接相連的。雖然工作做的很一般,家裏事情很多都不管,但真的把時間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了嗎?沒有。經常一泡在網上就是兩三個小時,瀏覽大紀元和弟子們辦的其它媒體網站上的常人的內容,而對明慧網卻從來不仔細看,對同修用血淚、甚至是用生命寫就的修煉體會卻一目十行,馬馬虎虎,而且看到迫害的內容就跳過去。

三、怎樣算跌倒了,爬起來

一直認為「跌倒了」是指在高壓下邪悟了,或者轉化了,或者犯色戒,或者當特務,或者做了亂法的事情,才算跌倒了。最近才悟到,日常生活中很多時候都是心性的考驗,能否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比如,有時控制不住自己,瀏覽了三個小時網站,一晚上都耽誤了,心裏就很生氣,很煩惱,怎麼浪費這麼多時間哪!這時想不起趕快爬起來,現在哪怕再學半小時法,或者發正念,或者做大法的事情等,能抓緊一點時間是一點。而是垂頭喪氣想:算了,今天就耽誤了,索性再玩一會兒,睡覺吧,明天早起好好學法、做事。可到了明天,就能一下子做的很好了?當然不可能一口吃成個胖子啊,就又推到後天。其實就是跌倒了,光顧後悔,不知道抓緊時間趕快做好。

四、要靜心,靜心學法

有同修常說我:你學了那麼多法,怎麼……,自己就很沮喪,甚至學法時用負面情緒想:我學了這麼多法,都背下來了,還是悟不到,還是做不好,還是沒過去,還是放不下自我。越胡思亂想,就更不能靜心學法了,就還是做不好,就更懊惱。

最近,與同修集體學法,自己背法,真正靜心。而學法再胡思亂想,或者在心中憂慮常人中的麻煩事時,就想:假如現在結束了,你是正在學法,一切聽師父安排呢?還是憂慮常人中的事情,放不下執著呢?這樣一想:就很快靜下來。

有同修說:哎呀,你都會背了,那你可以時時處處學法了啊,不需要看。但我平常比如走路或幹不需要動腦筋的活兒時,卻不願意背法,一定要手捧《轉法輪》,背一段,對照書看看哪有錯誤,都成執著了。其實,平常有空就背法,那不就是使自己時時刻刻溶於法中的一種體現嗎?一定要執著某一個詞,而那麼多沒背錯的地方就不是法了嗎?就不能指導自己修煉嗎?就把時間白白浪費了。

找到執著,悟到這一點,我就多了很多背法的時間。

總之,最近能不斷認識到自己的修煉中的執著,不斷去掉它,能多做證實法的事,都是因為靜心學法的緣故。

個人修煉體會,有很多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