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真正做到靜心學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師父在最近的經文《致澳洲法會》中再一次教導我們:「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實際上要想學好法首先就必須要做到靜心學法,我在與本地區同修交流時大家都有同感,那就是每天抽出一定的時間學法並不難,難就難在學法時怎樣才能在有限的學法時間內真正做到靜心學法、真正收到學法的效果。有時在學法時雖然學法的時間很長、學法的量也比較大,但是在法上的昇華和收效卻比較小,其真正的原因就是因為沒有做到靜心學。

我在大法中修煉以來,每天在有限的學法時間內,我從來不強求學法的數量,而是注重靜心學法的狀態與效果,並且在學法時真正做到主意識強而清醒。在通讀大法時基本上是語速緩慢、一心不亂的靜心通讀,有時在很忙的情況下即使每天只有很少的學法時間(比如只有一小時),我也絕不強求數量,而是在做到靜心學法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的達到靜心學法的狀態與效果。

以通讀《轉法輪》為例,在這一小時的學法時間內,儘管我只能學半講或更少,我也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做到真正的自我在學法。在靜心學法中,大法的無邊內涵經常點醒我,使我對法在不同境界的理解與認識不斷昇華的同時,也使我領悟到了靜心學法的殊勝和美妙,下面我就談一談對靜心學法的理解:

一、要用尊敬心學法才能達到靜心學法

首先我體悟到只有做到用尊敬心學法,才能達到靜心學法的狀態。靜心學法不只是一個學法狀態的問題,而且上升到心性上是敬師敬法的問題,「從另外一方面講,如果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個形式問題,實際上是等於學法者對法也不太尊敬,那麼法能顯露出來嗎?」(《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我們學的大法是師尊親口講給我們的,那麼我們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就不只是對法不太尊敬,實際上也是對師尊不太尊敬。

還有的同修在切磋交流時,引用師尊的法不夠準確,特別是經常在說完「師父說」後說自己的話,也就是把自己的話說成是師尊的話,從表面上看這種表現似乎是無意的,但是卻暴露出了敬師敬法的問題,實際上如果我們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證所說的話是師尊的原話,那麼我們可以說是自己的體悟,並把對法的認識用自己的話敘述出來,這樣的切磋交流方式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二、學法的過程就是修煉主意識的過程

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你眼睛在看法的時候思想沒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於白看嗎?那給誰看呢?自己並沒有學呀。我不是告訴大家一定要真正的叫你自己得功嗎?那麼如果在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你給誰學法啊?」我們法輪大法的修煉是修煉主意識的、是主意識得功,因此我們不但煉功時要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在煉功,而且在學法時更要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在學法。在學法時能否做到主意識高度集中將決定著我們能否真正達到靜心學法的狀態。

師尊早在《走向圓滿》中就已經教導過我們:「你們看書時思想胡思亂想,那書中無數的佛、道、神在看著你可笑又可憐的思想,看著思想中的業力可惡的控制你,你還執迷不悟」。

實際上我們在學法的過程中出現思想蹓號、「走神」、甚至胡思亂想,這些狀態的出現,就是我們的各種執著心與後天觀念和思想業力等因素在干擾大腦、在干擾我們的主意識,這些干擾是來源於我們自身的舊宇宙後天因素造成的,對於這些干擾我們在學法的過程中不但要否定它們,而且要用我們強有力的主意識(也就是真正的自我)去排斥、抑制它們,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舊勢力的干擾是不允許的,所以這個排斥抑制的過程即是主動清除它們的過程,也是主意識的提高過程。

如果在學法時主意識不強,不能夠用強有力的主意識控制住我們的大腦,那麼那些後天的執著與觀念就會插進來干擾我們的大腦,從而使我們無法靜心學法。

當邪惡操控著世間的惡人對我們進行干擾與迫害的時候,我們都知道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同時用正念去否定邪惡、清除邪惡,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那個時候我們的主意識是堅定而清醒的。與此同理,那麼我們在學法的時候所出現的後天觀念與思想業力對大腦的干擾,實際上更是一種很嚴厲的干擾,只不過干擾的方式與表現形式有所變化而已,在修煉中常人的一切因素都在阻礙干擾我們脫離人而修成神,對於學法時來源於自身舊宇宙後天因素的干擾,應該和針對外部邪惡的干擾同樣對待,我們都應主意識堅定而清醒的透過世間的表現形式去認清背後的實質,同時抑制它、清除它,這也是我們自身整體昇華與整體提高的表現。

師尊多次教導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悟到我們在學法時如果能夠真正做到靜心學法,那麼這一靜心學法的過程就是「修在自己」的體現;也正是我們首先做到了靜心學法,所以每個字背後的師父法身就會把高一層的法理點醒給我們,而這一點醒的過程就是「功在師父」的體現,這是我對「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在靜心學法這方面的一層理解。

三、學法的過程也是救度眾生的過程

師父早在《北美巡迴講法》中就已經給我們講了大法弟子與自己所代表的宇宙天體對應的法。我體悟到,我們在學法過程中,伴隨著我們對大法的理解與認識不斷的昇華,我們的那些後天的執著與觀念,以及一切變異的、不符合大法的思想,也在不斷的被大法歸正和去除(消除),這一過程也是我們心性提高的過程。由於我們大法修煉是性命雙修的,所以此時伴隨著心性的提高,我們的身體將會有一部份被高能量物質所代替,同時在我們對應的天體中,與剛才轉化成高能量物質的那部份身體對應的天體,將被大法同化成新宇宙,而這部份新宇宙裏的眾生,也將被同化成新宇宙的生命。在修煉過程中,由於我們還有一部份執著沒有從根本上去掉,因此這部份執著就干擾著我們的一部份身體不能夠被高能量物質轉化,從而也干擾著與這部份身體對應的天體、以及天體裏的眾生不能夠被同化。

舊宇宙的理是束縛和干擾大法弟子修煉與救度眾生的,而我們對應的天體中那些還沒有被同化成新宇宙生命的眾生,他們還是舊宇宙的生命,而舊宇宙的生命是要按照舊宇宙的理去行事的,所以我們自身對應的這部份舊宇宙的生命將會干擾我們證實法救度眾生,而(反過來)他們不能夠被同化與救度的原因正是我們的執著心所致,正如師尊所說:「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北美巡迴講法》)

隨著我們在學法過程中對法理解與認識的不斷昇華,我們所對應天體的眾生將不斷的被同化成新宇宙的生命,而這些新宇宙的生命將按照大法的標準(即新宇宙的標準)去行事,因此他們將最大限度的幫助我們證實法和救度眾生。

四、體驗靜心學法的殊勝

「因為我們這個功法是法煉人的功法。法煉人的功法,就是一些狀態都會從功中、從法中體現出來。煉功過程當中,不同層次會出現不同的狀態」(《轉法輪》第七講)。因此我在靜心學法,並領悟到不同層次大法內涵的同時,也親身體驗到了殊勝而美妙的學法狀態,每當我通讀大法時,總是感覺到自己被罩在大法的能量場中,以致感到自己的思維都被包容到大法中,有時伴隨著師尊的法不斷點醒我,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我的思維和大腦的容量在不斷的向宇宙更高境界昇華和擴大,這種沐浴在大法無邊內涵之中的殊勝美妙的感覺,真的就是無以言表。

有時在靜靜的通讀中,伴隨著思想越來越靜,感到自己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不存在了,完全沒有了時間的概念,真的就感覺到自己完全熔煉到大法的浩瀚智慧與永恆威嚴之中,此時的感覺比煉功入靜入定的狀態還要殊勝和美妙,真的就是「美妙窮盡語難訴」(《洪吟》〈法輪世界〉)。這種來源於大法的、全身心的投入到靜心學法中的狀態,使我進一步體悟到了:能夠在靜心學法中領悟宇宙大法圓容而明慧的博大內涵,對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的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我們在法上的每一次昇華與提高,都是師恩浩蕩的體現。

結束語

要想做到靜心學法,那麼我們要做的三件事之中的發正念和講清真相也要做好且不可放鬆,這三者之間是互相促進、互相影響的。比如,我們在正常睡眠的情況下,如果學法中出現疲倦甚至昏昏欲睡,那麼這種現象就是嚴重的干擾,我們就要立掌發正念清除利用睡眠和疲倦來干擾我們學法的一切邪惡因素;我們通過發正念清除了我們自身存在的問題和外來干擾以後,學法的效果和質量就會提高;同樣,法學的好,正念就會越來越強,發正念的威力也會越來越大。法學的好,在講真相中我們的理性、正念和智慧才會強大,才不會出現干擾,效果也會好;同樣反過來講,講真相中遇到的困惑和問題,在接下來的學法中師尊的法都會點醒我們並得到解決。

要把靜心學法和向內找結合起來,「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舊宇宙一切生命所共同具有的巨大變異因素,就是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我們大法弟子在得法前也是舊宇宙的生命,我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形成的,因此我們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無論何時何地,無論外部環境嚴峻還是寬鬆,都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無論邪惡多麼瘋狂,如果我們自身不存在問題、沒有漏,邪惡是不敢迫害的(這一點連舊宇宙的理都是這樣認為的),所以我們要敢於正視和面對那些障礙自身同化大法的一切執著心與後天觀念。有的同修遇事不知道怎樣向內找,或者向內找但是找不到,實際上就是靜心學法不夠,要知道我們的一切正信正念正行都來源於法。

讓我們共同把握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宇宙永遠不會再有的曠世機緣,謹記師父的教誨,靜心學好法。

以上體悟的不足之處,望大法弟子指正並圓容,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