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籍大法弟子牟強在四川雅安監獄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新疆籍大法弟子牟強,二零零零年在四川成都遭到邪黨不法人員綁架毒打,被非法判重刑七年,一直在雅安監獄遭受殘酷迫害,曾遭到獄警8000伏的電棍電擊、罰站、毆打、關禁閉、批鬥等迫害。監獄方面還欺騙其家人,讓家人感謝惡警的所謂「改造」。

雅安監獄,又名「172廠」、「雅安汽車配件總廠」,位於雅安市西門大橋橋頭。這裏從二零零一年底開始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該監獄迫害的手段主要有:電擊、體罰(罰站)、毆打、批鬥、「違規學習」(即長時間罰坐)、超負荷跑操等;惡警安排刑事犯監視,包括上廁所、洗衣服、吃飯、洗碗、甚至睡覺都輪班監視,並作筆錄;強迫大法弟子每半個月寫一次思想彙報,強迫學習監獄法,強制剃光頭,強制穿囚服,即使是家屬送來的衣服也要強制印上「雅監」標記才能穿,不准繫皮帶,褲子只能用一條10多公分長的布帶繫上;大法弟子寫的家信都要通過惡警非法檢查。

成都大法弟子牟強,男、三十五歲左右、大學畢業、新疆伊犁人,九八年前後開始修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左右,被邪黨出動大量警力綁架。牟強被捕後,公安為了讓牟強說出資料來源和曾與誰聯繫,對牟強進行了嚴刑拷打。直到當晚12點,整個派出所和附近的民樓能聽到派出所內傳出公安拳打腳踢牟強的聲音。邪黨公安還非法傳喚大法弟子指認牟強。牟強被投入派出所置留室時,頭部以及許多部位鮮血仍在流淌,整個身體已是遍體鱗傷,嘴也被打歪。

二零零零年十月牟強被非法判七年、非法關押在雅安監獄。牟強因撕毀邪惡攻擊大法的標語,不穿囚服,多次被邪惡吳雲等關禁閉迫害。牟強以絕食抗議,又遭野蠻灌食。

雅安監獄為了逼迫所謂的「轉化」,即強迫違心的用虛假、誣蔑、惡毒的謊言寫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雅安監獄入監隊教導員吳雲於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讓犯人把牟強帶到監舍頂樓一間只有地鋪的空號房內(這裏沒人會知道、聽到、看到),六名犯人三人一組輪番對牟強實施折磨(另有四名犯人作為預備,隨時準備接替對牟強的折磨),一人抓一支胳膊把牟強按住,另一人則在耳邊大聲念反法輪功材料。不准牟強低頭、不准閉眼睛、不准動嘴巴、不准發出聲音,稍有「不配合」,就使勁「收拾」,牟強的掙扎、反抗、無濟於事,換來的卻是犯人的惱羞成怒和更加粗暴的折磨。監獄幹部是不會來「碰到」這些情景的,以為迫害就是他們安排的。每天從早上6:30起床到晚上10:00睡覺,除了被守著在馬桶上解手和幾分鐘洗漱、吃飯時間外,牟強得不到片刻休息和喘息機會。

雅安監獄惡警除了在生理上、心理上、精神上的折磨,還要摧殘意志,逼迫牟強同犯人「對話」,可這種對話本身是建立在對牟強的折磨之上的,根本不存在平等對話,並且犯人是受了指使的,幹部可以隨時用自己的職務、權力、身份對犯人的「改造表現」、「記分考核」進行要挾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所以只要當牟強一開口,立刻就會遭到犯人的圍攻戲謔、冷嘲熱諷、百般侮辱,使牟強難以形容的痛苦、疲憊、心力交瘁。犯人說「我們現在的改造任務,就是給你「洗腦」,要把你收拾到位,讓你知道疼了,你就「老實了」,「這只是個開始,不行就延長時間,以後你晚上就別睡覺了」,「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發瘋,要麼寫『三書』並保持沉默」,「你就是瘋了,也與我們無關,我們就說你是煉法輪功煉瘋的」…… 牟強在孤獨、無助、屈辱、悲憤的折磨中痛不欲生的煎熬著每一天。

一個月下來,牟強被折磨的思維僵化、呆滯、行為機械、遲緩;面容蒼老,臉色發青,皺紋深了,白髮多了。這種折磨對牟強的心靈深處造成了深深的創傷和隱痛,這種創傷和隱痛是持續的,傷害永遠都無法撫平,像一場惡夢,一想起就無限痛苦。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不能也無法相信這種殘忍的折磨會發生在今天社會裏的監獄內。

個別邪黨幹部在好大喜功、撈「政治資本」、掙「工作成績」的利慾驅使下,採用欺上瞞下的非人折磨手段達到弄虛作假、走「形勢」、「完成任務」的目的,終於弄到了又一份假「三書」,無法想像個別幹部甚至會處心積慮的在「三書」上加上一句「以上是我真實意思的表達」;更不可思議的是監區長陳新穎還要叫牟強寫一封感謝信給折磨牟強的犯人;還要逼迫說假「三書」是牟強自己寫的;還要逼迫當眾宣讀。牟強已經說不出話了。牟強表示不承認這種由犯人口述,殘忍逼迫筆錄的假「三書」,聲明這種假「三書」作廢,並要求收回。

下面是大法弟子牟強寫給家人的兩封信,是由同情他的人員帶出監獄的。中共監獄、勞教所為了封鎖消息,通常檢查、沒收私人信件,阻止被關押的人員把裏面的實際情況說出去。

(一)

媽媽、哥哥、姐姐、姨媽:你們好!

首先祝你們新年好!

我給你們寫了很多信都被沒收了,或退給我,說他們看不懂,甚至你們的來信也被任意沒收不拿給我,我卻無可奈何,你們無法想像我的實際情況,根本不知道我受到的折磨,無論電話還是寫信都不能講真話,否則你們就無法知道我的消息,同時我也會遭到進一步的嚴加看管和懲罰。吳雲是最壞的傢伙,他不僅殘忍的折磨我,為了撈成績,還不斷編謊話欺騙你們,嚇唬你們,你們以後再也別相信他的假話了。媽媽在電話裏感謝他,我的心裏有多痛苦啊!卻不能對你們說。姐姐還要寫信來罵我,我的心都碎了。媽媽要堅強、樂觀起來,再也不要用眼淚和病體來逼迫我了。身體、健康、生命都是你自己的,為甚麼要聽邪惡的謊言放棄大法呢?邪惡能給你甚麼?只能毀了你們。

在收到信後,不要在來信或電話裏提到這件事,否則我的處境就更難了。
你們多保重!

(二)

清醒吧!

我很想你們!愛你們!

過年我給你們打電話,如果你們安全收到信了,就說我的同學祝我新年好,我就明白了。

我不怕惡人對我的折磨、摧殘,可是我的家人被謊言欺騙、利用,轉來對我施壓,煎熬著我,卻使我痛苦萬分。因為你們是我的親人,可你們不知道我所承受的和我所經歷的是多麼駭人的不可想像,而在我回來之前又無法向你們說明,所以你們再不要相信謊言了。

相信我,我是無辜的。我沒有違法,是法律被惡人利用了。

哥哥,我給你寫的信都被幹部沒收了。一個月只能打一次電話,以後可能打電話的機會沒有了,因為我要揭露他們對我的迫害。別為我擔心,形勢會越來越好,因為人們都在清醒,了解真相。我知道你很辛苦,我又不能同你多說話,請你多保重,我很想你,請你多去看看媽媽,不管媽媽有甚麼錯和缺點,她都是我們唯一的媽媽。

相信我,歷史會給我公正的。不要再聽吳雲這個偽君子的假話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