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王博一事與石家莊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

  • 參加王博家開庭的庭外經歷

  • 就王博一事與石家莊同修切磋

  • 參加王博家開庭的庭外經歷

    文/石家莊大法弟子

    [編者註﹕此文是就王博一家被非法審判一事的交流,此案有六位律師介入,並受到海外廣泛關注。對於其它非法審判,請同修根據當地當時的情況去做,理智智慧,注意安全。]

    其實就是開庭也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們也是從原則上應該全部否定的。

    原定四月二十七日開庭,我們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到達河北省中級法院門口,法院在北二環路北。

    當我們達到時周圍已經有很多同修了,我們往那兒一坐,開始發正念,此時,原本異常悶熱、較晴朗的石家莊市天氣突然大變,頓時狂風驟起,沙土飛揚,氣溫急降。整個城市籠罩在天昏地暗的狂風和沙塵裏,冷風四起。

    正邪較量的大戰開始了,大法弟子如金剛般端坐不動,發出強大的功能清除和銷毀著這些邪惡的生命和因素。經過兩個來小時的時間,狂風早已疲弱了,風基本平息了。

    第二天,即四月二十七日上午,石家莊和周圍縣市的大法弟子很早就來到了法院門口。大家都在靜靜的發正念,互相默默的配合著。

    到了中午十二點以後,有的同修有些浮躁了,開始交頭接耳說話,有的開始去買東西吃了,放鬆了自己的正念和意志,給邪惡喘息的機會。但大部份同修仍然默默的、一如既往的在發正念,加持法庭裏面的同修和辯護的律師們。

    到下午一點左右,從法院院內跑出來二百多名武警,排成兩列把馬路圍住,不許行人經過,戒備森嚴,把大法弟子推到了十幾米以外,這些武警們背朝裏,臉朝外。

    這時從裏面由四個人連扯帶拽,一人一個胳膊,一人一條腿,將一個人像扯東西一樣扔到了門外(後知道是北京來的滕彪律師)。

    我高喊:看哪,當兵的小伙子們,你看他們怎麼對人的!好多武警轉臉看,可那些惡警馬上命令轉過臉去、不許看。

    這時我們高喊,為甚麼不讓看,不敢讓老百姓看見你們是怎麼對待修煉人的。我說誰沒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我對離我身邊較近的幾個年輕的警察說,孩子們,你們一定要記住中共是怎麼對待人民的,你們千萬不要助紂為虐,善惡有報是天理,法輪功沒有錯。有三個警察點頭默認。

    大約下午一點四十左右,三輛警車拉著警笛離去。

    這時周圍的同修高聲說,他們一家有甚麼罪?你們為甚麼不敢讓人民看真相?馬路上的行人也駐足觀看,很多人問這是幹甚麼的?為甚麼這麼多人?我們就給他們講,中共是如何迫害法輪功的,共產黨是如何欺壓老百姓的,是如何踐踏人權的,並開始講三退,當場有五、六個人退出共產邪教組織,而且有的人用真名退出。

    在場的很多人都在唾罵中共,沒有了邪惡因素的操控和干擾,中國人民大都清醒了。

    感觸最深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沒有大法、沒有師父的安排和幫助,就沒有我們的一切。我們的一切源於大法、源於師父,我們不應該有歡喜的心,不應該有依賴於律師的心。


    就王博一事與石家莊同修切磋

    從王博一家被邪惡非法抓捕,一審被非法審判、非法判刑,到家屬請正義律師為一家人做無罪辯護,到現在二審非法開庭審理,北京的六位正義律師出庭做「憲法至上、信仰無罪」的辯護,此間過程牽動了非常多的大法弟子的參與和配合。

    謹將小範圍交流中的一些問題和大家切磋。

    一、沒有師父和大法就沒有大法弟子的一切,證實大法而不要證實自我

    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應該站在師父和大法的基點和角度來衡量和考慮問題,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圓容大法、圓容正法中師父所要求的。

    這件事情能夠走到這一步,不是我們有多大的能力,是因為我們符合了大法的要求,我們在維護大法、在營救我們的同修、在向世人講清著真相、在救度著世人、在清除著邪惡的生命和因素。這是因為我們是在大法中了。

    而這個過程中是師父在安排我們的一切,保護著我們。我們有了這個願望,師父就安排了我們的一切,安排我們的見面律師、安排案件的拖後給我們充裕的時間、安排方方面面的因素促成二審的公開開庭審理、安排我們能獲得必需的一些信息、安排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等等,而且保證著我們的安全和過程中的一切。

    所以我們要清醒的認識到,這是師父和大法的慈悲、是大法的威力,是我們在修、在證實大法,但實質所有的一切是師父在做。師父永遠站在我們的身後,而成就的一切榮耀是慈悲偉大的師尊親手賜予了我們。

    在這其中,如果我們能認識到這些,我們就不會有時候覺的自己多麼了不起、多麼有能力;我們也不會去恭維別人,說你真有能力、真行啊,全靠你們了等等「捧殺」的不在法上的話了;我們也不會有時候覺的我們地區真行、真好這些歡喜和顯示的心了。

    在修煉中,我們做任何事情真得看看自己是否站在大法的基點上在考慮問題,是否在圓容著大法,我們所做的一切和出發點是否是大法所要的、所要求的。

    這樣,我們做的事情就不會走偏,就會起到應該起到的作用。而一切成就,我們要清醒的認識到,這應該歸於師父和大法,是大法和師父造就了我們,造就了這些事情的成功。大法弟子應該感恩於師父和大法,在大法中我們應該永遠謙卑。

    在大法中,我們是在證實大法,而不是在證實自我。

    二、我們是在圓容法,而不是在圓容人

    大法弟子之間要慈悲、要互相配合好、協調好,要互相提醒、互相督促,整體提高,這是大法弟子的狀態和應該做的。

    但在具體配合上,我們應該對事不對人,我們圓容的是法,不是具體的個人。是這些事情、這些思路和想法符合了大法的要求,我們才去協調、補充、圓容的整體配合著。

    對於那些不符合大法的,有漏的地方,我們善意的指出來,也不是針對某個人或某些人的,誠然,對於那些不足的地方大法弟子會去主動圓容、補充,不會因為一些暫時和小的問題耽誤證實法的大事,但不是執著越少,前途越通暢嗎?在具體配合中,個人的執著也會影響整體的協調。

    三、個人修煉和正法時期修煉的不同

    有許多同修雖然也參加集體學法,法學的也不少,但在某些執著上老是過不去,長期陷在那裏。遇到問題就想,這是給我提高的,讓我過關的,我得守住心性,可有時候就是守不住心性。例如,在家庭中,婆媳關係就是不行,老是吵鬧,老是麻煩不斷。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提高和圓滿、個人的提高還是第一位的,但大法弟子的提高和圓滿又不是單純的是為了自己,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和要擔負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任的。

    我們的個人提高是基礎,是我們能做好三件事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就做不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所以,我們真得把我們的提高溶在證實法中,我們的視野真的更加開闊些,這一切麻煩和阻撓,一是我們本身心性的問題,另外不就是要阻擋我們的提高,從而能阻擋我們做好三件事、隨師正法嗎?更大的整體問題不就是要藉這些事情阻擋正法的進程嗎?

    我們將我們的個人提高溶在整個正法中、溶在大法中,我們就會嚴肅起來、正念對待,就不會老是覺的有些是小問題慢慢過,就不會感覺怎麼這麼難、老是過不去呢?

    四、三界和人類社會的存在是為了正法

    三界內的一切人和事都是為大法而來、而存在、而形成的,為了今天大法弟子能在這裏證實大法的神聖和偉大而存在的。

    我們的正法修煉在影響著人類社會的演變,在凝聚著一切正的因素,銷毀著一切干擾、破壞正法的負的因素,在常人社會上就是人心的向背,決定著這些生命的留與存,昇華或銷毀。

    當然這一切都是大法的作用和威力,但我們的作為對人類也將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正法是我們在協助師父做的,是不能依靠常人的,我們在啟迪人的佛性和善念,在引導人類從新回歸到符合大法標準的正路上來,在大法的指導下救度著世人。

    大法弟子注重過程、而不執著結果,這個過程就是展現正法、修煉昇華、鏟除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證實和維護大法的過程,我們做到甚麼成度就會有甚麼樣的結果。

    所以在證實法中,是大法弟子在起著主導作用,律師也好,議員也好,在我們講清真相之後,是他們在圓容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在圓容大法所要成就的事情,而事情的成功又是大法的能力和威德。

    雖然,有很多支持和幫助我們的民眾,感覺自己在這些事情中所起的作用是如何的了不起,但大法弟子從宇宙正法的角度看,我們有師有法在指導我們,我們知道我們在幹甚麼,我們有我們的原則。

    五、歡喜心背後是有求之心

    有些同修在這過程中起了歡喜之心,覺的能有這樣的結果或進展非常高興,對幫助我們的律師非常推崇,認為他們非常了不起,是萬金難買的,就是太值得了。

    修煉人的思想離開法就會顯示出人心來,這一切的成就是源於大法的,我們不能不站在大法的基點上來考慮問題啊。

    有進展了我們就高興、歡喜,那沒有進展了我們就要傷心、難過了嗎?我們是在求得一個符合我們心理的結局和結果嗎?

    我們不能抱著有求之心來做證實大法的事,無論天塌地陷、生死攸關,還是心想事成、事事如意,我們都要按照大法去做,不起有為、有求之心。

    律師的表現是大法弟子講真相的結果,他們能夠做到甚麼成度,有多高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幾個因素促成的。

    一是,世上的任何生命都是為法而來,人是師父的,律師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不存在萬金難求,都是一樣的;二是師父和大法的安排,是緣份所定的,為甚麼我們去找有些律師,人家就是不接呢?(當然也有我們真相沒有講清的原因);三是大法弟子推動的結果,是我們講了真相後才有了這樣的效果(其實感覺我們離「講清真相」還有很大的差距的)。

    我們為這些能明白真相,敢於站出來為大法弟子吶喊、辯護的律師喝彩,為他們助威,為他們生命的將來感到由衷的高興。

    但我們不起執著之心,無歡喜、無依賴,更應該感受大法的無邊法力,靜心內省,將後面的路走的更正更好。

    六、理智清醒看問題,修去差別心

    有些同修認為當前的這件事情最大,最有操作性,而鼎力支持,在這件事情上投入了很大精力。

    有個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家人(也是同修)說,為了不影響這件事情,我們就沒敢來找有關有能力和有思路的同修,怕影響了這件事情,而是全力的支持這件事情,而營救同修家人的事情就暫時擱置了。

    在正法中,我們不應該有任何差別心,而衡量事情的取捨,也不能因為某些事情就耽誤了其它證實法中要做的事情,我們應該全面的衡量問題,將要做的問題都統籌好,不能有偏廢。

    石家莊地區的同修也清醒的看待這些問題,證實法的其它事情決不能受這一件事情的影響,我們應跟上正法的形勢,將證實法的事情擺在第一位。

    七、以法為大,去掉自我和人心

    一些同修感覺某些方面是自己的強項,而有些同修也在說誰誰某些方面真行,適合做甚麼。

    每個大法弟子都不一樣,也都有自己的特長和強項,在證實法中這些會起到非常有力的作用。有的時候看這些證實法的項目人員組合,真是非常好,有長有短,剛柔並濟,互相補充,好像缺了誰還不行呢。

    但大法弟子不應由此生出證實自我和人心來,我這方面行,我就幹這些合適,他那方面行,他幹那些較合適。我們應該突破這些人心的障礙,只要是師父和大法的安排,放在哪兒,就是感覺不行的,如果橫下一條心,必然也行。

    當然我們不去走極端,說我五音不全,看到神韻藝術團的四位大法弟子歌唱家唱的那麼好,能救度那麼多的眾生,我也成就這樣的,那當然不行。

    我們應該能夠突破自己,就像那天有同修說你寫寫某些方面的文章,我首先就說,我這方面不行,那需要甚麼樣的條件,而同修說你還寫寫某些方面的東西,我就說這沒問題,這行。

    八、主動走出來,擔負起自己的責任

    證實法的事情不是一個人,也不是幾個人的,需要我們大家共同去做,有些項目參與的人少,參與的同修非常忙碌和疲憊,經常覺的力不從心,要做的事情太多,而自己就這麼多時間和精力。

    怎麼辦?其實石家莊地區能主動參與進來,參與或組織證實法的項目的同修還是非常少的。很多遍地開花的資料點和資料點能涉及的同修,很多都是周圍的一些事,比如資料的製作和散發,三退,有通知或明慧有消息發正念的來發正念。

    但其他的一些例如具體的明慧沒有的真相資料或當地同修沒有通知的就很少去做了,大家都在等待著有人來組織或協調起來,也就是主動去協調的人也是很少的。

    看到北京同修就王博一家的事情,提出了要站在更大的基點來看待這件事情,可以作為向整個中國律師或司法界,打開講清真相的一扇門,針對這些群體來做開,意義是非常深遠的。

    但一做就發現,這需要更多的同修來主動參與。我們需要好的思路和方式,需要好的素材與資料,需要分工來協作,需要一些協調的人牽頭,需要發正念,需要反饋和改進等一系列要做的事情。

    我們現在這些還都較難跟上,就舉這個例子,就是在當前我們如何能夠救度更多的眾生,大面積的講清真相,是需要我們更多的同修主動來牽頭或協調來做這些這樣的事情的。

    學了師父的新講法,也都感覺到正法的洪勢,大家也都非常迫切的想按照師父的講法來做,關鍵是如何做?從那些方面來做?怎樣做好?

    我們每個資料點或學法小組能否就這個問題大家交流一下,將我們修煉中長期形成的「按部就班」的、「兵來將擋」的平緩狀態突破,進入一個新的正法形勢中來,如何主動的、更大面積的、甚至更專業的向中國人民大面積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補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