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近期濰坊數十名同修遭綁架事件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我們濰坊地區近期有將近30名大法弟子被綁架,而且是惡警在幾個地方同時動手,也就是說惡警早已經預謀好的了。出事好幾天了,我一直在等著有同修能夠寫一篇文章總結一下近期本地區的修煉狀況(因為我不會寫作,從小不會寫作文。當然現在認識到了,這是障礙),讓本地區每個學員都從中查找自己的不足,吸取教訓,關鍵是如何不再被邪惡鑽我們的空子,走好以後的路。

我說說自己看到的情況,當然只是代表我自己的看法,請知情同修補充、切磋,就算是提出這麼個問題,為的是使我們地區的同修都反思一下最近各自的狀態。

一、學法沒有做到靜心、入心

也許是因為對時間的執著,我所接觸到的許多同修是很難保證學法的,雖然現在大家都成立了學法小組,但是學法不是說大家湊在一起,你讀一講,他讀一講,一天讀完一遍《轉法輪》,就是說明學法足夠了,如果沒有靜下心來,只是像學校上課一樣,規定上午幾節課、下午幾節課,上課學的甚麼都不知道,那不是和沒學一樣嗎,還浪費時間。自己單獨看書也是一樣,要是不能達到入心,只能說明「我今天看書了」,而沒有做到「我今天學法了」。

當然,可能有多方面客觀理由,擔負的事情多等等,沒有辦法達到靜心,可是這不就是應該修煉的東西嗎,安排不好時間也是應該突破的一關,再說當我們沒有學好法的情況下去做證實法的事時,效果就打了折扣,沒有法理的指導,你做的就是常人的事情。

其實,我們都知道:「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做證實法事情的效果就是體現著自己提高的因素。如果你不重視自己的修煉,你怎麼能夠把證實法工作這麼神聖的事情做好呢,因為他與你個人心性的提高聯繫在一起的,你做出的資料無不滲透著我們自己的信息在裏邊的,為甚麼我們發的資料有人會丟棄,為甚麼有些項目就是做不好,不能說與我們自己的因素無關。

二、做事心、顯示心非常害人

「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轉法輪》)。

做工作時間長了,往往容易忽視的一個問題就是做事心、顯示心,因為這是在人中很容易起的一種心。那時做事的基點就會不自覺的偏離,越偏離越不重視學法,根本就想不到修煉了,成了常人中的工作了,許多同修已經把他當成工作了。做事心和顯示心這些年毀了很多人。

做事心還容易引起甚麼呢?

現在我們地區基本上達到了資料點遍地開花。但是因為「遍地」都是,再加上心性的參差不齊,就在資料的選材上等出現認識上的差異,有同修提出不同意見時,因為有的時候學法跟不上就聽不進不同的意見,甚至還造成矛盾。

還有就是耗材的購買上幾乎還是「大而統」,甚至許多項目的源頭幾乎是同一個人,根本沒有做到真正的遍地開花。再一個就是技術上的不獨立,特別是年齡大的同修幾乎以前沒有見過電腦這些玩藝,心理上障礙大,造成依賴心很強,這方面就得需要協調人去周全,不能只是鼓勵大家建起家庭資料點就完事了,許多事情需要全面考慮,人員的素質,本人的認識,不能只是一時的衝動,否則就會遺留下許多的問題,以後解決更麻煩。

三、對當地邪惡揭露不夠

像東關派出所的谷志勇(已經調到廣文派出所),對大法弟子綁架,幾乎每次都有他,他甚至叫囂「你們不是說惡有惡報嗎?我怎麼就沒有遭報應」;濰坊市610的付進賓,是一個對大法弟子極盡邪惡迫害的無恥下流之徒,但是到今天為止,我們地區可曾大量的揭露過他們?是有往明慧網上發稿登載他們電話的,但是,濰坊地區的百姓知道嗎?知道他們的邪惡嗎?

四、安全意識淡薄

安全意識,應該是從法中來的智慧,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有人說,不可能每時每刻都保持正念,如果你老是用人的辦法,那你就永遠會有常人的事情發生。因為那個時候你是常人嘛。比如說,不自覺的早打算好了,與我們聯繫的同修早晚得出事,就等著吧。首先埋伏下一個正念不強的影子在那裏,然後在以後的日子裏加強它。

這次綁架事件,惡警能夠在不同的幾個地方,幾乎是同一個時間動手綁架我們的同修,據說它們已經跟蹤不止半年了,它們能夠準確的得知同修在那個時間在各自的地方都能在場,它們才敢部署的那麼大膽,這說明它們早已熟悉了我們同修的活動規律,從中我們應該看到甚麼問題呢?不注意安全,麻痺,大大咧咧!這可不是修煉人的心態。放資料的倉庫成了集市,你的心態不正,那就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

五、資金的管理上有些問題

特別是接觸資金的學員,沒有做到用心安排資金的運營,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反正「資金充足」,設備「有毛病了」,馬上換新的,不是從修煉的角度向內找,為甚麼你的設備老是「出毛病」?是不是我們自己已經「出毛病了」,應該做大的調整了?

部份同修甚至大手大腳的花同修的錢買自己的日用品,根本不像一個修煉人的心態。

這次綁架事件損失相當慘重,數十萬元,那是多少經濟上非常困難的同修一個個的賣掉自家一袋子麵粉後湊上來的資金為的是做資料啊。我們如何面對這些同修的心?

六、有些麻木,鬆懈了精進的意志

這是一個普遍現象,不只是哪一個人的問題。去年下半年濰坊地區綁架120多人次,無論是各資料點,還是協調人都沒有引起重視,繼續給邪惡可乘之機。

在這裏,我提出一個問題供各協調人參考,我們地區的資料可以說在數量上做的夠多的,在周邊地區是很有名的,但是,大家是否注意到一個問題,就是「僅僅是做」而已,「明慧網上又有小冊子了,趕快傳下去,誰誰做幾百份,某某做幾百份」,如此而已,沒有「用心去做」,這種任務式的「工作」對救度眾生起不到好的效果。

通過這次事件,我們濰坊地區的同修都應該想一想,不能說綁架事件與我們無關,不能把我們自己都當成「旁觀者」,其實我們都是「當事人」,自己的同修被綁架能說與自己無關嗎?這是不負責任的說法。常人中還有一句話,自家兄弟強,外人不敢欺。因此這是我們整個地區每一個學員都得反思的問題。

這些年,中央幾個首惡一個勁的往我們濰坊地區竄,有的同修說「來了更好,我們就正好清除它」,我認為不是這個道理,只能說明我們地區的場不夠正,它們才能竄進來,不能說等迫害發生了,我們再去發正念清除,這不等於默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嗎?應該是純正的場它不敢進來才是啊。

提出這個問題希望我們地區的同修來切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