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重慶同修在講清真相上找差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最近,聽我一個常人朋友說起,在甘肅某市親戚家,收到的大法真相資料有厚厚一疊,那裏的人大多面對大法資料沒有怕心也沒有抵觸情緒。她家親戚是甘肅一個縣裏當官的,但是收到資料並沒有扔掉或上交,而是保存了下來,到今天家裏已經有很厚一疊了。而且她到甘肅去玩的時候,經常在大街小巷看見大法的標語。我聽了很為那裏的同修和眾生高興,隨即又問她,在重慶的家裏收到過真相資料沒有?她說這些年來從來沒有過。她的話讓我非常吃驚:這麼多年來竟然一次也沒有收到過,這是多大的遺漏啊,重慶以真相資料方式講真相整體上與甘肅那邊有多大的差距啊!

真相資料一直在發,可為甚麼有一些人一次也沒有收到過?而且我的那個朋友所居住的樓並不是高檔社區,不是有保安有攝像頭那種不好進入的小區。

我一直有一個感覺,好像2000-2002年的時候,周圍的人發真相資料都非常積極,願意出去發,每次50-100份根本不算多,精進的同修一晚上發上千份也是有的。可是隨著一方面一些同修的被迫害,一方面大環境似乎漸漸寬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怕心還是懈怠,大家發的、要的真相資料越來越少了,前兩年是20份週刊配50套真相資料,現在是要70份經文30份週刊45套真相資料,而且有的地方要10份週刊9套真相資料。這種比例很不正常的。如果70份經文,就是有70個同修,那麼真相資料分配下來平均一個同修一份都不到。我們同修都平均不能每人一份,也難怪許多重慶的世人這幾年一次都沒有接到過真相資料了。

據我所知,許多地方也就始終那麼一兩位的同修多多拿資料去發,有很多同修還是只拿週刊不要資料的。有時候,那一兩位同修狀態不好的時候,資料也會要得少,造成傳遞資料的似乎壓力也很大,也想少要資料。另外一些本來可以出去多發資料的,看見似乎大家都不怎麼發,自己也少發些,慢慢地越發越少。那些本來就不想要資料的看見大家都不要很多了,自己更覺的少要資料心安理得了。我曾親耳聽見一個傳遞資料的同修跟我說:他們都不怎麼要資料啊,都是我自己多發一些,每個星期我拿的兩套(也就是8張週報)我都全部發出去了的。聽著這個話心裏很難受的,一個星期8張資料,也就是4份資料算多嗎?2000年時,邪惡那麼猖狂,大家幾百份幾百份的發,到了現在,4份資料也算多嗎?!而這位發4份資料的同修所認為的那些發得少的同修的狀態更是不敢想像了。

對於少要真相資料有各種各樣的想法和說法:有些同修覺的真相資料是所謂的證據,因此不敢拿,覺的口頭講真相你邪惡找不到我證據;有些同修就習慣於口頭講真相發發護身符;有些是一直走不出來;傳遞資料的同修不敢過份勸大家多要資料,是怕心性沒到位而強為會給同修帶來危險;有些同修說常常看見常人把真相資料扔掉;有些同修說看見廢品站裏有許多真相光碟;有些同修說你在小區多發的話,馬上保安就挨家挨戶的收走了;有些同修覺的家中事情多,忙起來沒辦法多發;有的同修認為前兩年發了很多,再發也是重複,每到一棟樓前就想看看這棟樓是否容易找到,是否其他同修已經來過等等等。

真正站在法上看問題的話,會發現這些都是藉口。「認為真相資料是證據」這種想法是符合了邪惡想法,是怕心;「不習慣發資料講真相」是應該突破的個人習慣;看見常人扔看見廢品收購站有光碟就不願發了,是自身的怕心被不明真相的常人的負面行為帶動干擾,而且如果真有這種情況(看見這種情況的同修也應該想想為甚麼這種事偏偏讓自己看見,而其他同修為甚麼有講真相的正面事蹟),正說明常人接觸真相不夠,沒有能消除常人心中的怕心和抵觸,更應該多發資料。對於保安收資料的情況,如果自身心中沒有其它負面因素干擾,也可以更加智慧理智的對待,比如多跑幾次,每次發3-5份,把發過的門牌號碼記錄下來,下次再發,或者每次把真相資料放在更隱秘只有屋主能看見的地方,或者專門發一些有助於保安明白真相的資料。認為重複發放的同修,大可不必有這種擔心,前面也寫到了,重慶有些地方一次資料也沒有收到過,而且重複發一家,也可能不同家人看到,也可能已經搬過家,真的重複收到資料也有利於進一步讓常人明白真相。傳遞資料的同修最好也不要被少要真相資料的同修所帶動,最好能更加為同修負責的深入和同修切磋一下,看看同修的心結在哪裏。家中忙的同修,最好能更加精進一些,把事情輕重緩急、先後次序安排好。

寫出這篇文章,是因為看到了地區間的差距,也是因為看到了重慶同修在發放真相資料上有所鬆懈,而且這種鬆懈似乎在同修間相互影響。真心希望重慶同修在最後的路上,按師父的要求,真正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最後以師父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共勉,「其實,有個別學員一直把破除邪惡、講清真相的事當作一件不情願的事,好像是為師父在做甚麼,好像是在為大法額外的付出。一聽到我說你們達到圓滿的標準時就如卸重負一樣,放鬆自己,不想幹甚麼了,而不是把師父講給你們這麼神聖的事當作更加精進的動力。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