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做到真正自己在學法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由於三件事做的不好,執著東西太多,被邪惡鑽了空子,幾個月前做了癌症手術,險些被邪惡迫害的失去性命。是師父救了我的命,我感謝恩師,感謝大法。同時真心希望大家能吸取我的教訓,千萬別再重複這樣的教訓了。我整理了此篇內容,不妥之處希望大家指出。

一、邪惡的迫害可說是卑鄙、陰險、狠毒

由於我在學法、煉功、修心等方面長期存有問題,邪惡終於開始對我進行迫害了。

不知是甚麼原因,我對味覺比較靈敏,飯菜製作的新鮮程度、製作工藝方法等,同事之間一起吃飯,談論一下飯菜味道等,我提出的問題就像親眼看見飯菜製作過程一樣。其實按煉功人要求這也是應該去掉的執著心。時間一長對飯菜的好壞就多了願意評論的心,同時出現了想吃甚麼就一定要吃到,認為這是身體的需要,吃不到從內心彆扭。

後來身體出現起小疙瘩很癢癢,而且越來越厲害,用手抓破了才能止癢,身體還不出汗。同時出現了臉色不好。為了出汗我就洗熱水澡或蒸桑拿,為了出汗到了夏天我在太陽下走,並沒有對照大法在心性上找原因,結果不但沒有好轉,身上反而出現黑色斑點。由於學大法前身體比較怕冷也就沒注意。只想到煉功人不會有病,其實因為在這些問題上我長期不在法上想問題,這時邪惡已經開始迫害我了。

一天我外出回家,因為天氣比較熱同時也比較渴和餓,飯吃的可能也比較急,飯後突然感到肚子疼(邪惡還製造了表面符合常人理的現象),出現此情況我雖沒有怕,但一個星期沒有怎麼吃飯,後來就不疼了。間隔一段時間後又疼。由於學法不好不知道是邪惡迫害,沒能及時發正念解體它,也沒能求師父幫助。幾個月後我不但總要洗熱水澡才能緩解身上的癢,而且又出現了貧血,身體開始出現消瘦,且疼痛日趨嚴重。我想知道原因更想擺脫此種狀況,我求師父點化我,也沒有結果。向內找我找不到,我百思不得其解,那種滋味真是苦不堪言,我沒有答案,沒有辦法,我絕望了。要說明的是,其實師父早已點化我多次。由於自己沒有重視,悟性差,才一拖再拖。

二、不能忽視出現自己身上、身旁的任何事情

1、法能破一切迷

出現此魔難,慶幸的是我知道我是煉功人,沒有忘記我要和師父一起回我自己真正家,我不能就這樣倒下,我要跟隨師父走到正法的結束。我要明白為甚麼我會出現此大難,我祈求師父幫我、救我。結果手術安全順利完成並且恢復很快。

由於法學的不好,術後知道醫院的結論是癌症。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認為在我身上不應該出現此事,修了這麼多年出現這種狀況,還不如不修的人嗎?還出現了一堆怕心,怕出現意外、怕見知道我煉功的同事,而且一說話就哭,也明白只有信師、信法才是我唯一的路,別無選擇,但真正做到堅定的信師、信法,沒有足夠的法指導自己,做到堅信確實很難,真是「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洪吟(二)》〈心自明〉),痛苦的心情無法用語言形容。

帶著這些問題和幾位老同修進行了切磋,大家講你只有靜心學法,才會有答案,師父在法中就會點化你,你一定要做到信師、信法,放下各種人心,你應知道你是煉功人,一定要多發正念,清除、解體那些邪惡東西,正念正行做到煉功人標準,就算出了事又怕甚麼。

這樣我開始強迫我要靜心學法。通過學習《洛杉磯市講法》,我明白了發生在我身上的「病業」是邪惡的迫害並非是病業,我必須要用師父給我的神通法力,正念清除、解體邪惡對我的迫害,決不承認舊勢力的這種無理安排。通過學法明白出現此次「病業」問題,主要原因就是沒有做到自己真正在學法,再加上煉功少,講真相做的差,在均衡單位、家庭人際事務上基本都是常人思維,沒有做到事事用法來衡量對與錯。讓邪惡鑽了空子。

2、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我

通過學法,我想起了我出現這次大難前曾做過的幾個夢。例如在睡夢中我坐在沙發上和人家談事,後卻發現放沙發的地方下面是衛生間的糞坑,當知道後我非常噁心,但我卻走不開。其實是在點化我太執著於常人了。醒來後卻因為想此事覺的噁心就不去想了,沒有問問自己為甚麼出現此夢,沒有用法對照自己哪裏做錯了。時間一長再出現此警示,自己還沒重視,醒來後也忘了。

當我的身體被邪惡一步步迫害中,我又不知道是邪惡迫害,我在睡夢中多次夢見,睡覺的地方窗簾總掛不好,總是有個縫,怎麼弄也弄不好,其實師父在告訴我有漏,而且是住的地方,那不就是常人間的家嗎?不就是告訴我對待家裏問題有漏嗎?可惜師父的點化我沒能明白,機會就這樣錯過了,學法這麼多年不但沒有提高,反而遭受了本不該出現的魔難。也就是在第一個問題談到的,其實師父早已點化我多次由於自己沒有重視,悟性太低沒能明白,可又能怨誰呢?

3、師父為我操碎了心,我在緊要關頭卻不知信師

由於我對師父點化始終沒有明白,邪惡的迫害加劇了,反映到我的身體上就是開始出現貧血。師父在夢中讓我看到有很多像螞蟻一樣的東西在吸我的血,我就拼命的抽打它們,但我的能力不夠沒能將它們消滅或趕走,這時我沒有想到喊師父幫助,而是想到讓我哥哥幫助,但我看到他那裏也有這東西,而且比我這裏還多還大。我沒有說話只是為他抽打這些壞東西,但我太累了我放棄了,這時我也醒了。這說明我修煉的意識不強,關鍵時刻想到的還是常人、家中的親人。

師父為了我的修煉,為了我的性命安全點化我,關鍵時刻該喊師父卻不知喊師父,明白時表面上好像看不出甚麼,但夢中它真實的說明我內心深處儲存的法少的可憐,同時說明我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最可憐的是我有多次出現了危險只有害怕,卻不知道喊師父,到現在我都覺的苦惱。

三、學法不得法、煉功不靜心、就會增加執著心

1、不能從內心真正重視學法

師父在二零零六年《致澳洲法會》經文中指出:「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睡夢中想不起來用法來指導自己,只能說明內心深處沒有同化法,也就是法沒有學好。

由於邪黨邪惡和家庭的教育,從小我就非常膽小,自邪黨強加給大法莫須有的罪名進行迫害後,我被怕心、求安逸心等不好的執著心帶動著,在學法和煉功上鬆懈了,雖然法也在學,明慧文章也在看,但質量遠達不到標準。時常讀一段法後甚麼都沒記住,自己也知道不對卻沒往深處找原因,也沒做到清除這些不好的東西,更沒有意識到法學不好的危險。由於法學不好,心性也不會高,頭腦子裏常人的東西就多,功再煉的少,身心轉變就慢,處理各種人情事務人心就多,該管不該管的、該做不該做的就全上來了。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

2、執著親情是被迫害的原因之一

因為我從小受的苦很多,知道受苦的滋味不好受,所以從我內心裏就不願意自己的孩子再受苦,對孩子比較偏愛。在常人看來可能是件好事,可作為煉功人就差勁大了,可是由於沒有學好法常人觀念強,我沒有意識到。女兒交了個朋友,這孩子的家庭環境、人際關係複雜的讓人接受不了,而且這孩子身上還有不少壞習慣,但女兒願意我也默認了。而後女兒說男朋友做事想和我家借些錢,我就給了,可他外邊的事情總也處理不完,錢也還不上,到底為甚麼他也不說真話,為了女兒家裏有錢我就給,家裏沒有我就幫助借,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借錢的真實原因。

他與他的親戚朋友鬧了矛盾出了問題他說怎麼回事,我就信怎麼回事,我就幫他出主意怎麼處理對他有利等,在情中越陷越深,根本就沒用法來衡量該不該管。退一步講就是常人標準一般出了問題也應了解清楚後再做處理。我是一個煉功人卻不加任何思索就處理,更沒有想這可能是他以前欠的,在這個問題上一錯就是幾年。家人提醒我也聽不進去,原因是已經掉在情的深坑中,在這事情上可以說就是一個常人。我卻由於沒有放下情而被邪惡鑽了空子。

3、不注意修口也是原因之一

師父告訴我們要修口,要在甚麼方面修口,法講的那麼明確,但在修口上我始終沒做到,如對個別同事做事比較尖滑、好佔便宜或領導分配不公等,常人一說我也跟著說,聊天對這些我也說個沒完。就沒想常人那樣做因為他是常人。而煉功人有煉功人的標準,就必須做到修口,不修口同樣守不住心性,也就守不住德。身體改變就不會大,還可能會出現不適。比如個別時身體出現不適時有人對我說,你是真煉功嗎,身體怎麼了。現在明白是師父用常人的嘴在點化我,但我悟性差沒能明白。還比如由於有怕心、求安逸心、在邪惡迫害非常瘋狂時,在單位也說過迎合的話,沒有做到時時證實大法好。

4、貪圖常人一時享樂危險

由於工作關係,常處理一些一般家庭也能碰上的事,所以協作單位或單位一些同事,遇到類似的事情就來找我,事情處理完後,人家就想要謝謝,一般我也婉言謝絕,做得還算可以。但由於「七﹒二零」後放鬆了學法,法在頭腦中的比重輕了,貪心就來了,如協作單位為了感謝我給了我幾千塊錢(不詳細說了),這時正好我的經濟比較緊張,親戚又出現幾個生病的,可單位發我的獎金又少,為了方便我接受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舉例:學員領著小孩遛彎,小孩摸了一個二等獎,學員腦子想的是「我是一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個東西?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我為了在常人間生活得好一些,方便一些也接受了,忘了接受這本不應屬於你的東西會失德,忘了德對煉功人有多麼珍貴。師父為度我們,為我們贖了多少罪,受了多少苦。可我自己還整這些不好的東西。給邪惡鑽空子迫害增加理由。

四、邪惡時刻都想迫害大法弟子

通過學法我明白出現此次魔難,是我法學的不好,沒能按照法的要求對待自己的言行造成的,所以造成了此次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給證實法帶來了困難,給講清真相加的難度,我從內心感到愧對師父,愧對大法。

再者到現在我也沒能明白障礙我的最根本的執著是甚麼,身體出現的不適現象還有。且前些日子在夢中見到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女人模樣的人,它一定是邪惡東西,它說別看你躲過這一次難,但還得讓你死在癌症上,因為你拿它當成病了,說完就沒了,我也醒了。這說明邪惡還想迫害我,但它知道我明白了,它害怕了。同時也可能說明我還有沒悟到的地方。由於法學的不好,多數地方只是談了具體現象,我真心希望同修指出我的不足,不妥之處真心希望大家批評指正,我確實需要幫助。在今後的日子裏我要盡可能的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