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到就該做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

  • 悟到就該做到

  • 幫助丈夫戒掉賭博惡習

  • 悟到就該做到

    我地有位同修,九六年和她母親一同得法。在她很小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是她的兩個姐姐把她幫養大,七二零邪惡鎮壓的時候,她的幾個姐姐,姐夫和她的丈夫都在邪黨的單位上班,這些人怕受到牽連失去工作,她的這一家人說甚麼也不讓她們倆煉了,書也給藏起來了,幾個月以後她的母親舊病復發,一直到去世再也沒看上一眼大法的書,就這樣含怨而走了。

    在她母親走後,這位同修一直在痛苦的思念中,每天以淚洗面,不能自拔,又過了幾個月,她的心情還是不好,孤獨寂寞和痛苦交織在一起,沒有辦法這一天她給我打來了電話,我在電話裏熱情的把她邀請到我家,她見我之後,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告訴我這一年多發生的事。我安慰了她一番,並且告訴她:你到關鍵時刻還能想起同修,這就是你最明智的選擇。就這樣停了一年多,她又從新走進了正法的修煉,並且很精進,三件事做的都很好。

    就在零五年十二月份時,她外地的一個親戚(同修)來她家看她,走時給她扔下兩千元錢,說是捐給資料點的,零六年的三月她給資料點送了一千元,過了幾個月資料點又缺錢,她又兩次加一起給了四百元,剩下這六百元她自己給用了,說資料點啥時用再給拿。

    零六年的九月初,她突然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心煩,有的時候根本就不清醒了,在人這面她表現最嚴重的狀態是:最放不下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在外地工作二十多年了,每週禮拜六、禮拜天都回來。可現在一天看不見就想的不行了,以前從沒有過這種狀態,她自己知道這不是她,可是怎麼也控制不了,同修們給發正念就好一會,然後還那樣,她自己非常著急也向內找。

    有一天她告訴我,她晚上看書,師父說:「我知道有些項目、有些地方資金是出了問題的,我也不想說。在這方面出問題的我看你是不想修了,眾神都在看著你呢,對修煉人來講也太嚴重了。」(《洛杉磯市講法》)她猛然驚醒,第二天一早,她來我這告訴我這錢她幹甚麼用了,她說當時我想資料點啥時用,我就啥時給拿,反正在這也是放著,悔恨自己沒有理解好師父的法,失聲痛哭。

    這時我看到同修的身體已經折磨成這樣了,今天終於認識到了,並且處在極度的痛苦中,這時我的心情很複雜,看到她能歸正自己不正確的想法我很高興,可是看到她那痛悔的狀態,我的心又軟了,我趕緊勸她,我說你不要這樣,你能認識到了,心性也就提高上來了,你明白了這個理,那錢早一天晚一天的都行,如果你沒有錢我給你借,我知道她的錢當時也不寬鬆,這位同修很愛面子,她說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吧,不要跟別人說了。我當時明明看到她那強烈的執著,可又讓眼前她那痛苦的表象,帶動下起了人心,沒有告訴她立即彌補過錯,悟到就該做到。

    當時我沒有站在法上,完全變成了一個常人在安慰她。她聽了這些話後,沒有馬上把錢給資料點送來,過了一天她又出現了不正確狀態,這時我才悟到我犯了一個大錯誤,我歸正了自己的一切不好念頭之後,帶著純正的場趕緊去找她。到她家後她丈夫也在家,她丈夫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告訴我說:你看我家的環境有多好,現在誰都不干擾她,別看她整天學法煉功,心一點也沒動,還和常人一樣,師父能管嗎,師父不管你,你還是個常人,常人有病就得治,她整天這樣,我不給治她的親戚不得說我虐待她嗎?這兩天藥也吃了,氣功師也看了,巫醫神漢也請了,等等……。

    這時我真的好恨我自己,我覺的我犯了一個不可挽回的大錯誤,就是學法少甚麼事情只看表面的假相了,沒有想到根本,表面上好像是很關心理解同修,其實這真是在害同修,只是人在維護人,修煉了這麼多年關鍵時刻還用人的方法去解決事情,一個多大的漏呀,後來臨走時我跟同修說,都是我法沒學好,沒為你負責任,沒有及時的彌補過錯,悟到沒有做到,你沒有錢我明天給你墊上吧。第二天這個同修就把錢送來了,從那以後她再也沒出現過以前那精神不正常的樣子。

    通過這件事情,我深深體悟到,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不能偏離法,一定要記住修煉的嚴肅性,越到最後邪惡也在做垂死掙扎,它想盡辦法去毀掉那些路走不正的學員,所以我們一定要記住師父講的:走正路。


    幫助丈夫戒掉賭博惡習

    新生

    我每次看《明慧週刊》都帶著一個人心,看有沒有同修家人賭博玩牌的,同修怎麼過關的。

    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許多大法弟子上台講自己在修煉路上的體會,這時我還在想怎麼同修的家人沒有一個玩牌的呢?就在這時突然我被驚醒了,腦中忽然想起師父的經文《路》,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是不同,怎麼能依賴別人的經歷呢。

    我是做生意的,家裏開了個商店,我丈夫在99年7.20以前學過法後來因邪惡迫害,害怕不修了,去年已迷上了玩牌(賭博),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不知道他輸了多少錢,把賣貨的錢輸完了再去借,回頭再讓我還債。當時我想我是一個修煉者,可能是以前欠人家的,那都得還。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師父講要反迫害,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讓邪惡鑽空子。

    當他回到家中我就跟他講:「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是和你的那些賭友斷絕來往,以後不再玩牌,要麼離開這個家隨便玩。」因為這幾天沒有過好關,有點生氣,也沒有好好學法,我還覺的自己說的挺在理,還認為自己的基點對了理直氣壯的。當晚我打坐煉功忽然悟到,我的行為哪裏是修煉人的行為呢?沒有圓容好法,沒有了善念沒有了包容,更說不上洪大的寬容一切,把自己家人往外推,這在修煉的路上是多大的漏啊。當時我發出了強大的一念,請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讓他一定回到家中來,不要反對師父反對大法。當天晚上丈夫就回到家中來了,從此以後就沒有出去玩牌了。我現在才真正體會到遇事向內找的深刻涵義。

    層次有限,不對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