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小說《蒼宇劫》及相關問題在法理上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從3月14日開始至今,正見網連續刊登了一部神話小說《蒼宇劫》,隨後其它一些網站開始轉載。至今,國內外學員已經廣泛傳播,國內學員有互相傳的、甚至有資料點印成小冊子、印成書在學員中傳播的;國外學員除直接在網上觀看的,也有通過email群發給每個學員的,都津津樂道在傳。在這兩個月的時間裏,在學法交流會上、在論壇上、在三三倆倆的學員切磋中,都進行了廣泛交流,小說《蒼宇劫》成了一個熱門話題,這是最近出現的一個極具爭議的事情。造成了為一本小說而出現的人心浮動。

從目前反映的情況看,《蒼宇劫》主要的問題之一就在於,小說在大法弟子中傳播,引起的人心波動,這是一個奇怪的情況。

5月10日,明慧網發表了師父的新經文「關於小說《蒼宇劫》」和編輯部文章「浮動面前找自己」。

學習師父講法後體會到,我們在修煉到最後的階段,必需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大家在艱苦的環境下修煉這麼多年了,在目前正法的緊迫時間裏,在救度眾生的有限時間裏,這一次為甚麼有那麼多的國內國外的學員被一本小說帶動?在學員中大行其道,我們怎麼在法上來看待這個事情?怎樣才能在正法修煉的路上真正成熟起來?大法弟子的文藝作品應該怎樣寫比較完善?就這些問題,結合同修們的交流,談談我們的一些認識。

一、以文學形式來證實大法是得到肯定的。

這些年來,大法弟子的一些文學作品陸續問世,在揭露邪惡,制止迫害,歌頌大法,表現大法弟子在世間證實大法的壯舉、救度眾生等等方面都起到了積極作用。以文學形式來證實大法,寫出好的作品,甚至流傳後世,這都是無可厚非的。師父也是多次肯定的。

神話小說《蒼宇劫》也是大法學員的文學創作,作者試圖以小說的形式來形像的描述這次宇宙正法的緣由和過程,以及在人中修煉者的表現,可以想像這是一個龐大的構想,寫作也是相當辛苦的。我們也希望有這方面專長的同修,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來證實大法,救度更多眾生。

作為大法弟子的文學創作,包括小說,都應該有高標準的要求,一定要符合大法標準,偏離了大法,作品本身出現問題,導致太大的負面影響,不管自己的本願如何,都可能給大法造成損失,給大法修煉者造成修煉障礙。當年舊勢力也是打著幫助師父正法的旗號來左右宇宙正法的,釋迦牟尼佛的一些弟子在不同層次上寫書解釋佛經,導致佛教衰亡也是教訓,這些都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早就明白的法理。所以,對於文學創作的學員,在寫書的時候,需要時時事事都以法來衡量,作品中該寫甚麼,不該寫甚麼,應該怎麼寫,都必需嚴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二、為一本小說出現人心浮動,表現出相當一部份人修煉的不成熟

自從《蒼宇劫》開始刊登後,贊同小說觀點的同修,談了他們的感想,有些人看的熱血沸騰,深受啟發,也很激動,津津樂道的在傳,還積極的向其他同修推薦,也一直持續的等待小說作者不斷寫出下一篇,不斷詢問怎麼下一篇還沒有寫出來呀,等等。結果是執著心被勾起來了,人心波動起來了,淡化了當前大法弟子最緊迫的任務是甚麼,忘記了師父對我們的嚴格要求。

這反映了我們還有相當一部份學員,國內國外都有,還生活在比較寬鬆的日子裏,思想還沒有緊跟正法進程,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沒有做到以法為師,在修煉上表現出還不夠成熟。

其實,往往受到波動的都是學法不夠、修煉不太精進、學法不深、法理不太明瞭的學員。大法能夠造就整個宇宙,師父那麼多的經書、講法都不能使你精進修煉,而一本小說卻讓你精進了,這不知道是個甚麼樣的理?當然,真正法學的好,精進實修,嚴格按照師父要求去做的學員是不會受到影響的。我們必需清楚的認識到:能讓修煉人提高的永遠只有師父和大法,修煉人也只有通過不斷的學法才能正悟法理,從而昇華上來。

由於一些學員學法不夠,修煉不精進,看了一本小說就激動了、有信念了、自信了,那麼這股熱勁一過,這種從看小說而帶來的這種表面上的衝勁、激動可能就消失了,就又不精進了。「總不能等著別人再發表甚麼小說吧?」我們必需清楚:小說是沒有法的力量的,不能與大法相提並論的,修煉人的一切正信永遠來源於大法,也只有不斷的學法才能不斷的堅定正信。

其實,在這期間,一直有不少同修通過各種渠道和交流,談到如何在法上來看待這本小說的問題,可是一部份學員就是抱著固執的認識不放,就是堅持要傳。為甚麼我們要花那麼多的時間、人力和有限的資源在一本小說上,而不是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上,這本身不值得我們深思嗎?正如明慧編輯部《浮動面前找自己》中說:「大法弟子講真相,要用心的針對世人的癥結去講,而不是花很多時間滿足自己的新奇感和其它人心。我們應該知道抓緊時間救人。多花心思琢磨怎麼打開世人的心結,讓人能夠明白大法好、明白這場迫害的邪惡,在很緊的時間裏讓更多世人在正法中擺正位置、從而得救。」

三、永遠不能在大法弟子中傳播不是大法的東西

先不說小說本身有甚麼問題,看看目前在大法弟子中引起的人心波動,我們只能向內找,好好問一問自己,向內找看看為甚麼自己會被一本小說所帶動?為甚麼歷經千難萬苦走到今天了還會出現在大法弟子中津津樂道的廣泛傳播一本小說──不是大法中的東西,這是為甚麼?我們需要問一問自己真正做到了時時事事在法上認識法了嗎?以法為標準來衡量一切了嗎?我們真正修煉成熟了嗎?

其實,在這方面,根本就不需要再更多的交流,師父對大法弟子在這方面早就有極其嚴肅的講法。

記得九九年以前有一些對大法的報導,那些報導在當時的情況和背景下能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世人了解大法、得法修煉。但是這些不是法上的東西不能在大法弟子中流傳。在師父經文《永遠記住》、《佛性無漏》等等經文發表後,全部都銷毀了。特別是大陸老弟子應該有深刻印象。

下面引用幾段師父講法,我們一起來重溫:

「下面再順便的說一件事,最近有很多大法弟子寫了一些書。個別的我簡單的看了一看,出發點都很好,很多寫的都是修煉與被迫害和反迫害的內容,但是不能在大法弟子中流傳。」(《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但是大家都知道,大法弟子要圓滿,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能干擾了今天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這個形式,這是事關重大的事情。除了學法,任何東西都不能插進來,所以絕對的不能夠在大法弟子中流傳不屬於大法本身的任何東西,絕對不能對大法弟子造成干擾。」(《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四、文藝作品的讀者定位問題

究竟一部文藝作品應該立足於寫給常人看的,還是寫給大法弟子看,這是一個關鍵的基點問題。

《蒼宇劫》定位問題是引起爭議的主要原因之一。從小說作者在正見網上的回覆來看:既是給大法弟子看的,也是給常人看的。作者自己說:「實際上《蒼宇劫》中有些章節已經不能夠用「心得體會」這樣的詞語來形容了,那些章節可以說是作者從大法中證悟到的法理,會有從法中證悟的真理的力量」「《蒼宇劫》並不是完全紀實的作品,裏面有真實的修煉故事,也有虛構的故事情節」。

那麼現在就有一個問題存在,既然是像作者所說的「《蒼宇劫》可以是一篇心得體會,可以是一篇法理切磋,可以是一篇修煉故事」,那麼就不能虛構,即使是天目看到的也應該如實的反映,但是,因為又是小說的表現手法,事實上該小說在很多的情節中都是有很大的虛構成份的。這樣問題就出現了,學員要看,學員會當作是真實的來對待。所以,有些學員看後就說:原來師父講的法是這樣的,因為小說形像描述了嘛。那麼僅僅從這一點來看,對看的學員在法中在各自境界中的正悟就可能會產生干擾作用。所以,一直有學員質疑小說的真實性。

換個角度來看:小說寫作以大法弟子為讀者對像,這是原則性的錯誤。這在前面已經詳述。作者認為,小說也是在法理切磋,也是給大法弟子看的。這個寫作的基點需要以法來衡量。

現在回過頭來說說,小說又是給常人看的。我們認為文藝作品的創作是應該立足於常人的,而且為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還需要寫的常人看的明白,不是說常人就不能看懂神話小說,就看作者怎麼去寫。

《蒼宇劫》作者認為:「常人讀者看《蒼宇劫》可能會覺的難以理解,很深奧,沒有關係。」我們認為:這個認識值得商榷。怎麼能夠「沒有關係」呢?那我們的創作目地是甚麼?常人連看都看不懂,我們怎麼通過作品去講清真相?怎麼去救度他們?

再有就是,要寫給常人,我們怎麼把握尺度?很顯然是不能寫高的。一是,寫高了,常人看不懂,二是也不允許常人知道那麼高的事情。從目前反映的情況看,《蒼宇劫》主要的問題之一就在於,小說在常人中起到的影響不大,反而在大法弟子中傳播,引起的人心波動,這是一個奇怪的情況,也就是說,現在反而受到影響的是一些大法修煉人。

所以,這部小說的讀者對像問題還是需要作者考慮的。

五、關於神話小說應該怎樣寫的討論

現代人用變異的觀念認為「神話小說」是虛構的。其實「神話」就是另外空間、或者高於人的某個境界、或者超越後來人的生活現況的一些真實情況的體現。那麼,從對另外空間高境界的神和事的記述來說,我們應該寫到哪些層次才比較合適?

作為小說,筆者認為還是從鄰近三界的某一境界寫起比較合適,因為是要給常人看的。對很高境界的描述,人的語言本身就無法達到,描述出來之後,再美麗的辭藻也是不敬。

這裏要特別指出的是,小說《蒼宇劫》在引子中對極高境界的描述,對主佛和其他一些大神的名號的描述,對主佛講的法用作者想像的人的語言來引用表達,對極高層次的描述還有東南西北,主佛還要「入甚深禪定」,等等等等,筆者認為都是不敬,甚至有更加嚴重的問題。

文學創作雖然可以虛構,但是我們必需嚴格要求,不是因為冠上小說的體裁了,就可以甚麼都敢寫了。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要符合做弟子的本份。

六、關於小說《蒼宇劫》其它一些問題的切磋

這次小說《蒼宇劫》引起了很多的爭議。通過各種渠道都在源源不斷的反饋小說中存在的一些明顯的問題,除上面提到的外,下面是幾個主要的方面,提出來與大家切磋。

1. 小說中關於七二零時的傳真問題

有學員說,在第一次看到小說中描寫到:七月二十二日的上午一份傳真到了廠部辦公室,其內容是:【不用問我是誰,大法弟子都應該知道我是誰,絕不允許宇宙大法在人間遭到破壞,立刻走出來維護大法,立刻到北京,到省政府去,再不走出來的就不是我的弟子】,這個學員很氣憤。

不知道作者知不知道,在當時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下,邪惡集團就是利用這些來攻擊師父的,誣陷師父在「幕後指揮」的,千千萬萬的大陸大法弟子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勇敢的站出來維護大法、否定這一切的。奇怪的是,小說作者怎麼偏偏就引述了這麼一段,這在小說中,能夠說明甚麼呢?不正是無意中幫了邪惡集團一把嗎?現在想起來心都還難過,根本就沒有這回事。

五月十號師父發表了「關於小說《蒼宇劫》」的新經文,我們能夠感受到師父無量的慈悲。師父沒有責怪任何人,仍然鼓勵大家繼續做好。

2.作者對大陸當時的修煉環境和七二零時的情況缺乏充份的了解

小說是來源於生活的。《蒼宇劫》也是以正法和大法弟子證實法為大背景的。《蒼宇劫》在描寫主人公在當時的大陸修煉狀態以及七二零開始迫害,這幾個章節都是小說的重頭戲。但是,從已經寫完的部份來看,作者對當時大陸的修煉環境和七二零時的迫害情況缺乏充份的了解。從而出現了一些與基本事實格格不入的地方。這裏僅舉幾例說明:

例一 小說描寫:「孫月香……發現汪建國的身上沒有法輪,但是她不敢講,她怕學員們不相信,汪建國肯定會打擊報復,又會給她扣上許多大帽子……結果遭到汪建國的嚴厲斥責,……幾次在會上都把孫月香訓斥的眼淚汪汪……」

大陸在九九年迫害前的和平時期的修煉環境,真正是一片淨土。當時,學員之間,坦誠相見,一切在法上的交流是暢所欲言,精進提高,在大陸那種嚴酷的政治環境下都體會到了是一片真正的淨土。根本就沒有小說中描寫這種所謂的因為交流而出現的「肯定會打擊報復」「扣上許多大帽子」等等之說。正是因為當時在師父的嚴格要求下,有堅實的個人修煉基礎,千千萬萬的大陸大法弟子才能夠在九九年的滅頂之災中走過來。

例二 在「輔導員之死」一節中描寫了「第二中學的退休教師汪建國在家中被自己的獨子所殺害,屍體被分割成八塊,分別拋撒在八個區鄉。……大法是不是假的啊……第二中學煉功點的煉功人數立刻少了三分之二,其它煉功點的煉功人數也明顯銳減,堅持煉下來的學員很多也是戰戰兢兢。」

作者對傳法的前幾年得法修煉的大陸老弟子,一進入大法就堅定實修的那種狀態缺乏一些基本的了解。像這樣描述的情況在全中國根本就沒有一例,絕對沒有出現過因為一個人的死亡「煉功人數立刻少了三分之二,其它煉功點的煉功人數也明顯銳減,堅持煉下來的學員很多也是戰戰兢兢」的情況,絕對沒有。恰恰相反,這個例子很像是邪惡集團栽贓陷害大法時「1400例」中的那種假案例。

其它還有,如:「省城輔導總站的正副站長和輔導員們都在七月二十號晚上被抓捕了。」 「七月二十二日的上午傳真廠部辦公室」「(公元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從省到市到縣的一把手們的政績都是實行法輪功問題一票否決制」等等,這些都是與當時的基本情況有不符合的地方。

此外,作者對一些大陸的一些基本情況了解不夠。比如:

「十一月金秋的峨眉山道兩邊,楓紅草綠銀杏黃,秋色斑斕」。處於川西的峨眉山的十一月沒有這種金秋。

陸青剛剛在一個山區小縣的國營機械廠工作不久,不會有小說中多次描寫的三十天的探親假。

「「十•一」長假,在小說中寫的是一九九六年,那時還沒有「十•一」長假。

「峨眉山國際氣功大學」,儘管這個是虛構的,但是當時辦氣功大學之類的都是那些干擾師父傳法的假氣功,真正為氣功鋪路的那些卻沒有那樣做。為甚麼作者就要選取這樣的素材呢?

3 小說中使用了太多創新詞彙和佛教禪宗、密宗以及假氣功的東西,甚為不妥。

大法弟子寫的小說應該有更高的標準要求,小說要達到證實法的目地,其基點必須是符合大法真、善、忍的要求,隨意虛構、編造這是原則問題。

可能作者對佛教禪宗、密宗以及氣功的東西有過研究和修行,在整個小說中描寫了太多這些方面的東西,引用了佛教禪宗、密宗、氣功以及編造了許多的新詞彙,我們認為這是不妥的。

如:次法界、微法界、正法之輪、光明法輪、本源之神、佛眼大神通、黑暗藏、光明藏、宇宙年、廣大神變、禪定、血紅的大神、識海、佛光定、密宗黃教、胡跪合十、聖王暗自嘆息、血紅的大神們就舉行了第一次法界正法協商大會、丈母娘的聖意,等等等等。

難怪我們好多同修看了小說引子之後,就說:作者膽子真大,甚麼都敢說,甚麼都敢隨意編寫,特別是法輪聖王的講法。

七、事實證明:小說不能表現整個正法的事情

小說《蒼宇劫》試圖從正法的緣由、過程,天上人間的正法歷程來描述這次宇宙正法,很顯然小說的力度和表現手法是不夠的、達不到的,作者的這次嘗試也證實了這一點,其實,這是我們沒有牢記師父的講法。

「問:弟子曾寫過修煉武俠小說,用武俠小說的形式講超常的理,是不是可以?如何在文藝方面做得更細緻?讓世人潛移默化的接受修煉的正確觀念?
師:我想你要寫史記那還是比較嚴肅一點的。寫小說也可以,但是把大法的整個這件事情寫成小說,好像小說的份量不是那麼太恰當。我覺得寫成史記,更具體化一些、人物化一些也無所謂;寫小說如果針對某弟子、某一個地區、某一件事情,選一個題材嘛,這是沒有問題的。」 (《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

八、大法弟子應該繼續努力做好三件事,排除干擾,救度眾生

小說之事應該落下帷幕了。從這件事的教訓和反映的問題來看,根本的問題還是沒有學好法,沒有做到以法為師,沒有做到用法來衡量一切。

本文討論了小說《蒼宇劫》及其相關的一些問題,無意指責任何人,目地是希望通過交流,大法弟子能夠在法中勇猛精進,更加成熟,能夠創作出更多優秀的文藝作品,記錄下正法的輝煌,給後人留下一條可以參照的路。在當前情況下,我們需要更加努力的學好法,把我們的精力最大成度的放在繼續努力做好三件事上,在最後有限的時間可以救度更多的世人和眾生。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