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幸福與喜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和老伴是在二零零六年二月得法的,高興勁兒難用語言述說。老伴看完《轉法輪》後說:「這本《轉法輪》才是我一生中要找的,字字句句都是真理……」

我們得法很神奇。在二零零六年某一天,我們突然遇到老肖,見面後沒說幾句話,她就把門牌號碼告訴了我們,但未講是甚麼街道。第二天我們迫不及待的要找到她家,但因為不知道街名,沒有找到。一直找到第四天,終於找到了。我們鼓起勇氣敲了她的門,她很熱情的接待了我們,見面後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說話間,我提起這次來美要住三、四年,很想找人教我們法輪功,但一直沒找到。老肖說她就是法輪大法學員。就這樣她馬上教我們開始煉功,還送給我們一本《轉法輪》,就這樣我們走進了大法的門。

得法後,我們在家天天看《轉法輪》,天天煉功,三人在一起一同修煉。我老伴學法之前,身患「腰脊椎狹窄」,是準備來美國做手術的。但我和孩子們均不同意,怕手術後效果不好。但他被病魔折磨的太難受了,從腰部以下痛、麻,站立一會兒就忍受不住。外出走走,要帶上「坐椅手杖」(HANDY SEAT),走幾步就要坐下休息。

看到他那痛苦不堪的樣子,真為他著急。但自從得法後,他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其它小病也沒有了。二零零六年舊金山法會,他參加了遊行,半年前是靠「坐椅手杖」才能走幾步坐一坐的人,幾個小時都能走下來,真不能相信。我們從內心深處感謝老師給了我們這麼好的大法,使我們走上了幸福之路。那時真想回家告訴親朋好友,都來修煉法輪大法。

又是一個神奇的機會。我在中國超市門前的椅子上休息,另一段坐著一位婦女,當時她和我打招呼,給我講起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情況。我很激動,高興的說我也在煉法輪功。她馬上把我介紹給在場的其他學員,看到他們,感到他們是那樣的親切、熱情、和藹,真有回到一個幸福的大家庭的感覺。

老師告訴我們做好三件事。我們在家學法、煉功、發正念沒有問題,但講真相難度大。因為我們見到人不知說甚麼好,不會與人打交道。在電話裏更不知說甚麼。今年初在丹佛,由國際大赦在兩所大學舉辦「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研討會」。聽說我們年歲大的一組學員要上街發資料,前一天晚上我就緊張上了。

在發資料的那天,在車上我就請求另兩位老學員說:我們在一起發吧。可是下車後不一會,就找不到他們人影了。老伴去停車,我就傻傻的站在十字路口上,那尷尬的心情還是第一次。看著行人走來走去,就是不能向前送上資料。同修回來後,鼓勵我:發呀!我才向前送上一張。後來同修走在哪裏,我就跟在她後面。這樣第一天沒發幾張,心裏很難過,就這麼簡單的事都做不來。

第二天我們四人去科州波德大學(COLORADO UNIV AT BOULDER)發資料。當我看到一個中國小伙子,我勇敢的走向前去,他沒有接,大步流星的走了。當時我內心馬上有一股怒火:中國人不關心中國人的事。要衝上去教訓他一下,幸好他走的快,要不然我的行為會給大法帶來很不好的影響。我不能對人有這樣不好的心態。老師告訴我們對人要有慈悲心。而我帶著一個氣恨之心能做好講真相的事嗎?

以後幾天下起大雪,天氣很冷。一位老學員和我老伴倆人在大雪紛飛之中,不知寒冷,不知疲勞,面帶笑容的發著資料。那位老學員讓我到學校圖書館裏暖和著。我在那裏上網,但過了一會,我感到我是怕冷,還是怕和生人打交道,怕失面子,還是怕掉架子。這不是怕心麼?發資料就是講真相,這就是修煉。後來,我走出來和他們一起發起資料來。

開研討會那天,雪下的更大了。我們在寒冷的大雪中步行45分鐘走到會場。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會,心裏很激動也很高興。看到老學員們忙來忙去,自己又是傻坐著。雖然發言的人是用英語,我聽不懂,但我知道他們是為了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申訴著真理,講真相。散會了,學員說要用車送我們回家,當時我們想到他們已經忙了一天,如果再送我們,他們回到丹佛要深夜了。我們謝絕了他們的關心。從會場出來後,看到馬路邊上的雪更厚了。就這樣深一腳淺一腳走回了家。不知為甚麼,我一點也不覺的累,反而從內心感到非常快樂。剛進家門就接到同修打來的關心電話。這就是我們的修煉環境。

後來聽說洛杉磯有法會,我們想到紐約能見到師父,就不想去洛杉磯。檢查我的真實思想,是怕吃苦。從小養成一些毛病:一天三餐,熱飯,熱湯,熱菜,晚上睡的早。又聽說要在機場睡兩夜,就更不想去了。

我們去了洛杉磯。去後同修為我們四個老人跑前跑後,車接車送,一點不用我們自己費心。開會,遊行,我真是從來沒有感到這樣的愉快,見到的每位大法學員都像老朋友一般。不管認識不認識,看到我們四個老人就上前問我們要不要幫助。遊行時我精神飽滿,一點也不感到勞累。吃著幹餅,喝著白開水非常舒服。

法會結束,晚上六點到機場,等候第二天早上的飛機。在機場的大廳中我蜷縮在椅子中,呼呼大睡,不覺中就到了時間。同修看我們衣服少,把自己的衣服給我們穿。回到家後,我們還非常興奮,告訴女兒我第一次參加法會的體會,感到說不出的美好,只要有錢,以後每次法會我們都想參加。女兒說:看你這麼高興,機票錢我給出。

一想到不久又要到紐約去參加法會,還能夠和同修交流我的修煉體會,心裏無比的激動。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