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修體會:跟師父回自己真正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新弟子,看到別的同修談的體會、經歷,自己也曾想談談。後來人的觀念太重,認為自己修的不好,時間也短,說出來的話不神,就放下了。感受著師父的慈悲,沐浴著師父的佛恩,又不時的冒出想寫寫的念頭。明慧是我們弟子交流切磋的園地,我總感覺那兒就像我的家一樣,想把自己心裏要說的和師父、家裏人敘叨敘叨。

我以前對法輪功的認識,只覺的修法輪功的人好,還能治病。自己太忙了,等閒了,我也煉法輪功。和朋友在一塊閒扯誰有病時,我也會和人家說:你煉法輪功吧,我們單位某某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在家悄悄煉,沒人管你。我也不怎麼有意去說,只是出於好心和人家說:「不用花錢,還能治病。」再深就沒甚麼認識了。至於佛、道、神概念一概不清,沒甚麼認識,好像那是天邊的事。

剛請回《轉法輪》時,我在家偷偷的看,家門一響,不分地方的亂掖。後來有大法弟子告訴我不對,又通過看書逐漸的認識,覺的太對不起師父了。看完一遍覺的書太好了,解了我平時好奇而又解不開的迷。真不知共產邪黨為甚麼不讓煉法輪功,做好人還有罪了?我想告訴所有的人,你們快看看這本書吧!在這個時期你來到世上,你不看這本書也太遺憾了,你不煉沒關係,但你應該知道世上還有這麼一本奇書。

同修說,剛煉功時,只是認為他能治病,沒想到有這麼大的驚喜,竟能得法修佛。以前在迷中,現在一下子明白了,當人原來是這樣的。我真是很激動、很高興,覺的這就是我生命的價值。我認真的學煉功動作,一天做兩遍,將近兩個月時改為一遍。每天學習《轉法輪》、師父的新經文。很快我的思想轉變了觀念,習慣於共產邪黨做法的我,認清了它的邪惡本性,走在街上看到它的血旗,聽到它的歌曲,看到它的字眼就感到厭惡。我還給自己縫了個厚厚的墊子,套上漂亮的外罩。坐在上面想:現在我在上面好好煉功,將來跟師父圓滿。看到週刊裏的筆名,也給自己在心裏起了個好聽而又執著的名,現在想起來覺的很好笑,都是要修去的執著,可當時非常認真,覺的還很「神聖」。

因修了大法,我的思想觀念從根本上發生了轉變,對一些人或事看開了,能夠善待別人了。雖然有時關過得不好,但比以前強多了,身體的抵抗力也越來越強了,也越來越感到法的珍貴和自己能得法的幸福。有一次,自己過的病業關和家裏的一些事攪在一起,我哭的挺傷心,在煉靜功的時候,師父讓我感受到了能量非常強大的兩個法輪在我手掌、胳膊下轉,持續了好長時間,非常的玄妙,真是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感覺。大概師父讓我在法上悟吧。第二天,我看到師父的像或想起師父就淚眼模糊。我知道自己還是不能過好那一關,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大概到三個月煉功閤眼時,感到一閃一閃的光圈,我當時還以為家裏的燈電壓不穩呢,後來又想,是不是人們閤眼時都是這樣,再後來才悟到自己是修了大法開天目的緣故。

我以前的朋友、現在的同修,在我剛得法不久來我家,因受電視的毒害,她對大法不理解,不相信大法的神奇。她聽到我對《轉法輪》的介紹,也見我以前天冷的時候,出院都戴帽子,現在不戴了,便帶著疑問看起了《轉法輪》,可能是根基好,書看到一半,她的近視眼就不近視了,一看師父的煉功動作圖,就見師父在笑、眨眼。進入修煉後,很快師父給她演化了一個非常大而漂亮的真眼(現在已五、六個了),看到了很多另外空間的景物、動物、人(最近看到師父站在金碧輝煌的天門前,伸出一隻巨大無比的手,阻擋著下邊奇形怪狀的黑手爛鬼),後來還有遙視功能。她也覺的太神奇了,就說,共產邪黨真是太邪惡了,師父肯定是度人的,報上說師父賣書掙了多少錢,真是瞎說。

也許自己作為法輪功學員得法太晚了;也許自己以前對佛、道、神太不懂了,總想還有許多像我以前那樣麻木無知的人,總想讓她們快點認識大法,總是好想有一個辦法,使他們醒過來,讓他們知道大法在世間洪傳,不要錯過這麼好的機緣。我向親朋好友介紹《轉法輪》,勸三退時,也總是補充一句:有時間看看《轉法輪》吧,煉不煉沒關係,又採用了老辦法,寫了一些「法輪功是正法,是度人的佛法」等不乾膠出去貼。

因為自己清楚了,師父把這麼好的法傳給世人,送到人們家門口,而人們卻渾然不知,甚至還誤解,自己的心裏有時就表現的很急。開始和家裏人講,講不通就生氣,甚至和他們吵,和外人講遇到不接受的,就用話把他們噎住。在介紹《轉法輪》時,也因常人心太重,覺的師父真是委曲,這麼好的東西給他,還得順著他的思想、他的感覺說,即便他最後明白了,也看《轉法輪》了,我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鼻子酸酸的,覺的對不起師父。自己做的不好,師父給我們這麼好的東西,而我卻是這樣一種表達。

我們小時候,看書也好,聽老人講故事也好,誰不嚮往天上神仙的美好,可認為那是遙遠的,不可及的,只是嚮往而已,誰能夠得著呢?現在師父給人們把天梯立在了家門口,而世人從上學就受共產邪黨「無神論」的毒害和江氏集團的惡意陷害,麻痺的連登上腳試一試的念頭都沒有。我沒修煉前也是那麼麻木,那麼茫然不知,現在想起來都覺的可怕。我得法後和一個朋友說,我要不得法、不修煉我不白活了嗎?她聽後哈哈大笑。看著迷中的她,那麼知足,我覺的很無奈,也很可悲。我把大法的美好以及受迫害的真相都給她講了好多次了,她還是那樣。(該用甚麼重錘敲醒她呢?)

以上是自己很粗淺的修煉認識和經歷。隨著自己不斷的修煉提高,和老同修比起來越來越感到自己的差距,現在倒有點不敢妄言了,也感到自己做的不到位。比如:講真相、勸三退還不行,有怕心,甚至有時覺的自己是新學員,哪做的不足也像理所當然似的。雖然想起來感到內疚,但做起來還是放不開。其實只要按師父要求的做,新學員一樣能做好。師父的新經文發表後,我背法就有新的感觸,逐漸領悟的法理深了。沒背法之前,我發正念時,脖子和頭就好像別了一根木樁,能量憋的直繃繃的往頭頂聚;背法幾天後,雖然我沒有體會到同修說的天清體透,但我覺的頭頂通透多了,很輕鬆的能量就發出去了。

因為得法晚,新學員更應該惜這萬古機緣,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將來回頭看自己的時候,不愧對我們是正法時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不愧對師父留給我們建立自己威德的機會,還有等待我們救度的眾生。

師父:作為新學員,弟子還想和您說句話,不管我是修煉中三部份學員中的哪一部份,不管以前和您有沒有誓約或結沒結緣,我現在都向您保證:走師父安排的路,按師父要求的做,否定一切舊勢力,跟師父一修到底,永不動搖。在師父的大法中歸正自己、淨化自己,跟您回自己真正的家。向慈悲的師父雙手合十,向同修合十。

層次所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