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黨統治的國家 做好人反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是正月間。自從修煉後,我與以前的我判若兩人。沒有修煉前我是個脾氣不好,自私自利。我與父母分開過生活,我外出打工的錢我把它存起來。有時還跟父母頂嘴。

一九九七年得法後,知道了師父講的要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就主動跟父母在一起過生活。家裏經濟不寬裕,我就把我存的錢全部都取出來給了父母。對父母也孝順了。還有爺爺奶奶,以前我覺的我對他們沒有多大的責任,修煉後我對爺爺奶奶也孝順了。爺爺奶奶牙齒不好,我做的飯菜都將就他們,給他們洗衣服。爸爸笑著說: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們家的關係自然就好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大法,我當時就想: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沒有錯。一九九九年冬季我和幾位同修一起去北京證實法。但是由於我學法不深,主動被邪惡帶走,被非法關在天安門派出所。由於報了地址,傍晚把我轉到駐京辦。那裏面有我們當地的很多同修。當時我身上還有同修給我的一百元錢,警察也給我搜走了。當晚一點鐘左右同修們在一起切磋。驚動了警察,警察把一位同修拉出去面壁而站。我當時站起來說:「我們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他們就把我拉到外面去叫我不要煉了。我說:「我們煉功做好人又沒有犯法,為甚麼不讓煉?」就這樣不一會兒來了十多個五大三粗的惡警圍著我打。一邊打一邊還問我:煉不煉?我說:煉。當時惡警圍著我打,我也沒有感覺到痛,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打完了他們就把我銬在樓梯下面,直到第二天下午五點鐘。第二天才知道我的臉被打腫了,臉是青紫色的,一隻耳朵也不太聽的清。第二天下午五點多鐘上了飛機,他們把我帶回當地,非法拘留了半個月。出來那天,派出所直接把我送到鄉政府去洗腦。由於我學法不深,違心的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情(照抄報紙上的誹謗師父的謊言),給自己的修煉路留下了污點。﹝編註﹕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二零零零年五月剛栽完秧苗,鄉政府的人又來騷擾我們。當時我和爸爸(同修)正在家裏幹活。我說:「煉法輪功沒有錯,你們來幹甚麼!」鄉政府的人馬上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來了幾個警察又把我和爸爸綁架。爸爸還光著上身,說穿件衣服他們都不准(爸爸都是六十多歲的人)。這樣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當時被非法拘留的還有四位同修。回到家時爺爺含著淚說:「他們太壞了,真是土匪。」

事情還沒完,鄉政府辦了洗腦班,讓我們天天去洗腦。他們把那一千四百例謊言整合成一本書,天天給我們念。當時已經有十多天了,還沒完。那時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下來了。我們學了師父的經文,覺的不能再這樣下去。大家切磋過後,決定把修煉體會寫出來給他們看。我們寫的就是我們修煉過後身心的變化。誰知道他們看了之後反而說我們反了。這樣又把我們拉回派出所。我們有三個人被那位周姓惡警毒打。他銬著我一隻手,拉著手銬的一頭,拉我去下跪。另一個警察扳我的腿,我沒給他跪。他又將銬著我的手銬銬的更緊。然後他拉著另一頭使勁絞動。以至我的手腕被手銬車掉一層皮。他也折騰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他問我:「還煉不煉?」我笑著說:「煉!」他站起來用膝蓋狠勁的頂了我一下。我當時連氣都喘不過來。之後就把我銬在樓梯下面銬了一夜。第二天又把我們五個人被非法刑拘一個月。

這就是流氓黨治理的國家,法律何在?天理何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