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金牛區惡警非法搜捕大法弟子朱均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四川成都大法弟子朱均秀不久前在被邪惡勞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後放回家。為避免再次被非法抓捕,朱均秀在身體稍有恢復後即離家出走。據悉,以金牛區公安局為首的邪惡在得知朱出走後,惱羞成怒,不惜派出許多警力,在朱的親朋好友,四鄰街坊處蹲點把守,並四處搜尋其下落。

大法弟子朱均秀在被非法抓捕期間,雖受盡折磨,仍然堅定信仰,拒寫任何保證書,堅持講真相,體現出大法弟子慈悲忍辱,捨己救人的崇高境界。

邪惡已是窮途末路。一個幾乎被迫害致殘、年已五十的女大法弟子,就讓他們如此心驚膽顫,興師動眾,可見他們自己也知道,罪業深重,清算在即!尤其那些打著所謂執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幹著傷天害理之事的邪惡們,再不懸崖勒馬,將更加追悔莫及!

望所有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加持朱均秀及其同樣遭受嚴酷迫害的同修丈夫余加清,正念破除舊勢力所製造的一切所謂考驗,讓不聽善勸,繼續犯罪的人間邪惡受到天譴!

大法弟子朱均秀遭迫害情況簡述:

朱均秀,女,50歲,四川成都大法弟子,原成都市青羊區國稅局稽查局工作人員,曾被多次非法綁架、關押,受到殘酷迫害,身心遭受巨大摧殘和傷害,並遭受的經濟損失估計達數百萬元。

朱均秀自1999年法輪功遭迫害以來,經歷了長達幾年的各種形式的摧殘和迫害。2000年法輪功遭壞人誣陷,朱均秀為了讓政府了解真實情況進京上訪,結果被公安機關拘留、關押。不允許任何解釋、分辯,強行剝奪上訪權,並被開除公職。

在上訪無門,正常反映情況的途徑被堵死的情況下,朱均秀於2000年底向當地群眾說明真相,又被公安機關抓捕,押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勞教1年。在勞教所中朱均秀被管教幹部及其唆使的吸毒人員施以各種無人性的精神和肉體折磨。面壁、連續罰站幾十天、不准說話,長期嚴管於監室中不准走動。

勞教釋放不久,朱均秀因向鄰居講真相,當地派出所警察欲闖入家中綁架她,朱均秀不開門,被警察將其圍困家中幾天。無奈之下,朱均秀將被單撕成繩索從7樓滑下,摔成重傷。

摔傷剛好一點,朱均秀被成都市公安局肖家村派出所陷害,夫妻2人雙雙被捕入獄。這次關押,給朱均秀的身體造成極大傷害,警察將她秘密關押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刑訊逼供、暴打。9天9夜不讓睡覺,強光照眼,閉上眼睛就拳打腳踢,用浸透污水的毛巾勒眼睛,擠壓污水進眼中,用塑料袋套住頭將她窒息得半死才放開,並被多次實施如此殘酷的酷刑。

2000年10月14日,朱均秀因為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於被肖家村派出所的便衣警察抓後,被關在肖家村派出所的一個陰冷而黑暗的小牢裏2天2夜。

2000年10月16日,朱均秀被關到崇州市看守所,警察打她的臉和太陽穴,拽頭髮,導致她兩次昏迷。4天以後,她又被轉移關到懷遠鎮派出所的一間沒有窗口的小暗室達40天,裏面地上淌的都是尿和糞,惡警不允許她洗漱或使用廁所。成都市公安局非法判了她1年勞教,將她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她被勞教所關禁閉迫害達8個月。

在成都看守所被非法關押,長時間戴刑具,因監室內僅她一個大法學員,惡警不許同室人員與她說話、來往。

2005年10月朱均秀被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以莫須有的罪名抓捕,一直關押於成都市公安局看守所;近期,朱均秀被金牛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8年,非法宣判時朱均秀已無法正常行走,是被背上法庭的。

面對如此非人的惡魔般的獸行,朱均秀以絕食抗議,又被獄中惡人們野蠻灌食。直到將她折磨的奄奄一息快嚥氣了,惡警才讓家人取保候審。這次長達8、9個月的酷刑折磨,對朱均秀身體的傷害很長時間都沒有恢復。她的眼睛曾一度失明,很長一段時間都看不清東西,經常昏厥。她丈夫被判勞教3年,家裏經營的兩個工廠,一個建材公司全部被公安機關毀掉了。經濟損失上千萬元人民幣,丈夫10幾年苦心經營的血汗毀於一旦。朱均秀的20多萬元現金被金牛公安分局非法扣押。2005年9月至10月,朱均秀去金牛分局索要,被金牛分局綁架關押,以至於被判刑8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