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民幣講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自從學了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在師父肯定了用人民幣講真相的做法後,我一直堅持著用人民幣講真相,現在我每天都能花出去六、七張真相幣。

我一直用筆寫真相字,我試用過中性筆,但這種筆在髒一點的或有油性的人民幣上有時寫不上字或寫不清楚,而我們手裏的人民幣又不能每張都是乾淨的。我現在改用「勾邊」筆,一元一支,這種筆一頭粗一頭細,碳素性質的。在紙幣上寫真相用細頭,不論甚麼樣的紙幣都寫的非常清楚。這種筆一般我都隨身攜帶,有時準備好的紙幣用完了,還可以臨時再寫上幾張。筆的粗頭還可以在適當的時間、適當的場所寫「法輪大法好」或「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等,因為用筆直接寫在磁卡電話亭、電線桿或電線桿上的電表外殼上的字不易被塗改或損壞,我發現我寫上去的真相字有的幾個月了還在上面。

我寫真相的紙幣一般都是一元、五元、十元的,其中一元的最多。因為小額紙幣流通最快,能夠使更多有緣人看到真相。我所寫的真相字像其他同修一樣,也是寫在紙幣的背面空白處。我是這樣在紙幣上寫的:在偏左側空白處分三行寫上:天滅中共、快看《九評》、退黨保命。然後在右側豎著寫:法輪大法好。這樣的排列看上去比較順眼,字體一般用隸書(不太像)。

我花出去的六百多張真相幣大多數都是一樣的內容,因為我覺的這幾句最容易記住而且表達的非常全面,在明慧網看到同修寫的退黨短句真的非常好,但還是不太容易記住,因此一直沒有引用。因為我要的效果就是讓世人看一遍就能記住,也好在茶餘飯後去議論。

我也收到過同修寫的一些真相幣,一般只是體現「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這一個信息。我認為用人民幣講真相除了表達「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之外,還要把《九評》體現出來,這樣沒看過《九評》的世人肯定會想《九評》是甚麼呢?當有一天得到《九評》這本書時,我想此人一定會看一看書的內容,對救度眾生會起到一定作用。此外,我想真相幣上最好同時寫上「法輪大法好」,這樣的真相幣在另外空間也許是金光閃閃的,有緣人看到能得到救度,邪惡看到就會震懾邪惡,解體邪惡背後的因素。

剛開始花真相幣的時候也有怕心,怕被收錢的人看見,一天也就能花出二、三張,現在一點怕心也沒有了,心態很穩正念也很強。每次花真相幣之前我都發正念讓收錢人當時看不到真相字,同時解體另外空間干擾我用真相幣講真相的黑手、爛鬼。現在每天都能花收去六、七張,一般除大額錢幣外我不放棄每次花真相幣的機會。坐公交車是我必花的,因為我覺的即使公交集團把錢存入銀行,也還得流通的。

有時為了多花一張真相幣,也買一些可買可不買的小東西或小食品之類的,因為多花出一張真相幣也許會有很多有緣人得救的。當然我們花真相幣時心態一定要擺正,不要為了湊數而花,一定把基點放在救度更多的眾生上,別讓舊勢力鑽空子。我花真相幣時一般把有字一面朝下或把紙幣對折把有字一面折在裏面,這樣收錢的人收錢時幾乎看不到,可能回家整理錢時能看到。偶爾有幾次被收錢的人看到了,看到了也就看到了,沒說甚麼,也就收下了。只有一次,花一元真相幣對方看到了字後,要求我給換一張。最近一次對方看到真相幣上的字後說:「別看我不識字,肯定是法輪功寫的。」旁邊一同買東西的人也說了一句:二拾元的錢上還有字呢!說完就收下了。

從這件事也看出當我們真相幣越花越多的時候,世人也就見怪不怪了。最近在面對面講三退時,有時剛提到退黨保平安時,對方就會說:「就是錢上寫的那個吧?」我們講三退有時也可以說我收到了一張退黨幣,然後插入話題。

用人民幣去講真相的這種方法既簡單又安全,特別是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你不妨從寫真相幣開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在師父正法最後的最後,時間對我們來說不多了,救度眾生和樹立自己威德的機會也不多了。千萬不要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啊,千萬不要失去這萬古機緣啊。

以上是自己對使用真相幣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補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