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關難 不同的結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

正念闖過病業關

我叫雲霞,通過近期過心性關,深刻體悟到了修煉的嚴肅,也真正體驗到了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佛不放,導致出現病業狀態,危及到生命的險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意在引以為戒,走好最後證實法的路,別再給救度世人起負面作用。

我是九八年十月份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渾身是病,輕的不提了。支氣管炎常年咳喘,糖尿病三個加號,關節炎重時雙手不能拿東西,手腳抽筋兒,和麵的盆不知摔了多少個,苦不堪言,度日如年。

得法幾個月後,師父把我的身體從頭到腳清理的乾乾淨淨,我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抽了三十五年的煙也戒了,牌也不打了,找到了人生的真諦。

但「七•二零」後,我又變得不精進了,又怕,又沒主意,不知所措。通過我妹妹(同修)提醒、鼓勵要多學法、多發正念,慢慢的我又清醒了,一直堅持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緊跟正法進程。

到了零六年十一月份,由於家庭瑣事繁多,我忽視了學法,一個心性關接著一個心性關,一關沒過去,第二關又來了,一次比一次難過,看兒子也不孝順了,看親家母都不順眼,完全掉常人那堆兒裏了,連續五次都沒過好。到十一月二十七日,我開始出現了病業,又咳又喘,整夜不能入睡,一天下來吐痰的紙就一紙簍,四、五天也吃不下飯,渾身一點勁也沒有,坐也坐不住,手腳還抽筋兒。我兒子叫我快上醫院吧,我對他說:「我自己知道怎麼回事,我這一關過的去,我就闖過去了,過不去去醫院我也活不了,我們老師講的病業最清楚了。」他不說甚麼了。

第二天,我村有個信佛教的,對我說:「不要煉法輪功了,你的法輪都變形了,你的氣機也沒有了,我給你點東西吧。」我沒答理他,我想他也沒開天目,他怎麼會知道,又是干擾。後來他又說:「我給你點咒語,明天我給你送過來。」我突然想起了師父講的不二法門的法理,我馬上警覺了,說:「我不要,你的甚麼東西我都不要,我就要修大法。」念一正,心一堅定,他再也沒露面。

後來,我覺的我不行了,掉下去了,照鏡子一看,頭髮都變成灰白的了,嘴唇也變黑了,滿臉皺紋。我去找同修,告訴他要好好修煉,不要像我一樣,此時我渾身都在抖,喘個不停。正好他妻子也在家,我哭著對他妻子說:「你看見了吧,不好好煉功,心性不提高,這病又都返回到我身上來了,我煉功之前不就是這樣嗎?我煉功好的時候,真是一身輕,幾年我都不吃藥也不喘了,看見了吧,這大法就這麼好,就這麼神奇,同時威嚴同在,你可別管你丈夫了,煉功人就得按法的要求做。」我一邊說著放聲大哭。同修勸我說:「你這樣不行,你平時怎麼說我了,在哪摔倒就在哪爬起來,你也得爬起來。」我想對呀,跌倒了不怕,要趕快爬起來,眾神在看著呢,舊勢力也在虎視眈眈。不能讓邪惡再鑽空子,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徒,不允許舊勢力干擾和迫害我,心一堅定,師父的講法一幕一幕在腦中浮現,使我渾身增力。

回家後,我馬上坐下來發正念,清理自己時加一念,要找回先天的我,除去後天觀念,接著煉靜功,只能坐十幾分鐘,後再發正念。後來我悟到,我不能總這樣喘個不停,這不是承認舊勢力了嗎,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不行,我不能這樣,要消滅它,於是我咳一聲就發一念消滅一個黑手,再咳一聲再念滅一個爛鬼,就這樣持續了兩天,晚上能睡十來分鐘了,還做了一個夢,有人說:看見了嗎,這就是你的地,你去看看吧。我順著他指的方向走,這麼荒的地,都是雜草,走到地中間有一座大墳,旁邊還有一個挖好的大坑。我說這甚麼破地方,我不在這,我就往回走。醒來我不禁一驚,好危險哪,墳墓都給我挖好了。

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總是一手抓著人不放,又一手抓著佛不放,心性總提高不上來,不按法的要求做,總神不起來,那就是人,人就是生老病死。總是做不好,對證實法,救度世人就起著負面作用,甚至起著破壞法的作用,能允許嗎?修煉是嚴肅的,法是慈悲的,同有他的威嚴。

頭腦清醒了,正念足了,正行也跟上了,身體也有勁了,那真是一天一個樣兒,也能煉動功了,也能多喝點水了,我想我得去我媽那一趟,就這機會去證實大法的神奇,因她一直沒走入修煉,雖不明著反對,但也時不時的說幾句不利大法的話,我騎電動車來到娘家,一進門放聲大哭,喘著抖著對我媽說:「您看見了吧,您總說不讓我們煉功了,這就是我不好好煉功、不聽師父話的結果。」我爸媽也著實的嚇了一跳。我媽趕緊說:「我沒說不讓你們煉呢,我也知道這功法好,我不是怕你們被抓去受罪嗎?」我爸說:「快坐炕裏去,我給你煮碗麵放兩個雞蛋。」我說:「我吃不下,我都四、五天吃不下飯了。」我爸(同修)說:「吃得下,你就都把它吃了。」說也奇怪,我就真的把一大碗麵兩個雞蛋都吃了。我大弟(不修)說快上醫院吧,都這樣兒了。我說:「你不懂,我們書上寫的病業最清楚了,我做好了,就能闖過這關,闖不過去,上醫院也活不了。修煉是嚴肅的,比常人中的任何事都嚴肅,這次是我自己沒做好,才把以前的病都返回到身體上來的。其實你三姐(同修)就是沒做好,才過世的。」就這機會把他們頭腦中對大法有誤解的地方扭轉過來,對每個生命都是有好處的,我媽和大弟都不吱聲,在默默的思考著。我安慰他們幾句,騎車回家了。在路上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儘管出村不遠電車就沒電了,一個沒有電的車蹬了十八里路我一點也沒覺的累。

這天晚上能睡點覺了,又做了一個夢:我在走路時,碰到一個方口的水井,我都過去了,又回過頭來看,一回頭掉井裏了,井周圍有砌的磚,一下我就踩在磚上了,左蹬右踩,又從掉下去的這個角蹬爬上來。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證實法的路走不好就這麼危險,我長出了口氣,好險哪!

睡不著時,我就發正念,打坐,再發正念。然後向內找自己,用法來衡量,一顆心一顆心的找,找到執著心就發一念這不是我,這都是後天觀念,我不要,我要先天的我。就這樣兩天以後我就能正常煉功了,也愛煉了,有時間就煉,煉功覺的和原來不一樣了,打坐感覺很舒服,七天後就恢復了。

同修再來看我說:「你真行,你自己真闖過來了,你知道嗎?哪天我看到你把我嚇一跳(她天目開著)我看到你的身體像一灘泥,身體周圍有四、五個團團蛋蛋的壞東西死死的揪著你不放,我也找不到你的主元神了,當時沒敢跟你說,我在家就幫你發正念,除你背後的黑手爛鬼,加上你自己的正念強,也就不允許他們干擾迫害你了。」好危險哪。我真正體悟到了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佛不放的危險,也體悟到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的法理。

雲香的遺憾

雲香也是九八年得法,得法之前她有膽囊炎、先天性多囊腎、子宮肌瘤、肝、脾都不好,常年吃藥。雲香得法後像變了個人。家裏很支持她學法煉功,為了洪法,她丈夫買來了音響、VCD機,印了洪法的大橫幅,每天晚上鄉里鄉親都在她家看師父講法錄像。

「七•二零」後,雲香被綁去洗腦班,並罰款三百元,從此因膽小,把師父法像,「法輪常轉」、「真善忍」等鏡框都藏了起來,學法小組從此散了。她自己也是帶學不學的。

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我妹夫(不修)開車來接我,說雲香上醫院了,大口吐血塊子。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鑽了空子,來破壞法的。我說:「沒事兒,你穩住了,也許是好事,把髒東西都吐出去了,就好了。要不那髒東西從哪出去呀!」就這樣我一邊穩住他,一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幫助雲香度過難關,為更好的證實法,救度更多的生命。

到醫院一看,她醒著,並說:「我沒事,咱回去吧。」我看出她那一念很正,就鼓勵她說:「師父就在咱身邊,一定要把握好,『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她會心的點點頭,因醫院沒有血庫,眾家屬都堅持去附近最好的醫院,也只好隨著再到大醫院,已晚上六點多了,辦好手續,輸上液,她就覺的渾身難受,胳膊,腿像要掉似的,是師尊保護到有人管她了。在監護室零點過了才輸上血,經查:脾大,懷疑肝硬化,內科講沒有治療措施,救助外科醫生說手術病人受不了,百分之八、九十下不了手術台。住了四天,輸了六袋血,血色素才達到四克多,醫生說脾切除血色素要達到十克以上,四、五萬左右,還得做肝移植,少說也得三、四十萬,還得身體允許,沒有其它辦法。結果四天沒治病,光查呀、測呀、輸點葡萄糖啊就花去三萬多元,你說農家戶怎麼承受的了,沒辦法,四月三十號就轉回地區醫院維持著。這期間表面上輸點液,護士不在我就給她念書,每天夜裏在她身邊打坐,煉功,就這樣躺了十七天,湯水沒進的她,出院時自己走著下樓的,血色素達到十一克,連醫生都覺的奇怪,說回家養好了咱再聯繫,讓大醫院的大夫來這給你做手術。

到家先一湯勺米湯,半杯水,由每天躺一小時,因為骨瘦如柴,只剩七十多斤,躺下硌的慌。就這樣躺一會兒,坐會兒,倚會兒,再躺,我天天給她念書,後來慢慢煉功,四個抱輪動作只能一個姿勢,因胳膊抬不起來,吃飯得有人喂,水也得別人給她倒,拿不動水暖瓶,穿衣服,洗臉,梳頭,走路,大小便等都要人幫忙。就這樣,我陪她半年學法,煉功,起居。鼓勵她信師信法,一點一點的手能抬起來了,二十多年腰不能直,也直起來了,原來的腹部一挨就疼的不行,用手按也不疼了,吃飯一頓能吃一個半饅頭,或者兩碗撈面,自己也能走路了,也能掃掃地呀,簡單的飯哪,輕微的家務也能幹了,多好哇,大法的神奇在她身上顯現了,這半年沒吃一粒藥,也沒輸一次液,街坊鄰居都覺的神奇,她們全家更是樂得合不攏嘴兒。

沒有學法小組,總在常人堆兒裏就是不好把握自己,由於平時放鬆了學法,悟性也跟不上,到零五年六、七月份的時候,又出現牙齦出血,其實都是假相,也是對她的又一次考驗,電話把我叫去了,我鼓勵她沒事兒,正念強一些,可是,出血挺多,牙齦上都是黑紫血塊兒,血塊一掉還流血,我心裏想,也不知道她自己是怎麼想的,她自己要認為是病,那就得去醫院,把我的想法跟她說了,她說沒事兒,正念一強,後來不但不流血了,還能刷牙了,全家高興。她女兒說要請我吃飯,我說:「要謝就謝李老師,謝大法吧,是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不過師父也講過,給你延長來的生命,是讓你修煉的,不是過常人生活的;加入一點人的東西就極其危險;修煉是嚴肅的。一定要把握好。」

可是每個人修煉得自己真正悟到,自己真正做到,你自己才能真正提高,你才能有大的變化,你才能走向神,遇到任何問題你就能化解。因她家開小賣部,整天人來人往,就很難保證靜心學法、煉功。時間長了,放鬆了嚴格要求自己,再加上很少與同修切磋,因那村就她一人堅持修煉,離我們較遠,有時也就是通個電話鼓勵提醒一下。到零五年八月中旬,因和兒子發生口角,真正動了氣,連哭了三天,並出現頭疼現象,還不悟,於八月十七日中午正和常人談論此事,一頭栽到地上,當時口鼻出血,送醫院搶救無效,就這樣帶著沒完成史前大願的遺憾走了。

同樣的關難 鮮明的對比

我大姐雲霞法學的多,雖只有小學三年級,《轉法輪》書抄了三遍,每天堅持通讀至少一講,多時讀兩講,三講,最快時兩天通讀一遍。她也開個小店,但她不把錢看重,把這個小店當作修煉,講真相,洪法的好環境。三件事一直做的很好,沒有怕心,講真相總有自己的新點子,她在電線桿上寫的「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都被惡人用黑漆,紅漆給圖蓋住了,她就天天對著電線桿發正念,「你也是生命,你要擺好你的位置,為了救被矇蔽的鄉親們,發揮你的作用,你才有好的未來,並請師父加持顯神跡。」過了多半年,被漆蓋住的字都露出來了,大法好等字是電線桿的顏色。這次心性不但過得好,保住了性命,還給證實法,救度世人起到了正面作用。

而我妹妹雲香看書很慢,她膽小,怕心重,執著人的那些東西,三件事做的很少,她自己不但沒有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而且還給證實法、救度世人起到了極大的負面作用,她的親屬、鄰居、鄉親至今對大法、對大法弟子證實法有偏見,對三退也不理解。

我現在真正悟到,體會到師父對弟子的良苦用心,幾年來,為甚麼師父一直在不厭其煩的讓我們多學法,學法,學法呀,是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通過親姐妹同修的鮮明對比,希望能給(昔日)同修以啟示、以警醒,為了儘快徹底解體邪惡最後的瘋狂,清除一切干擾正法進程的邪惡因素,救度我們應該救度的世人,讓我們都神起來吧!

不妥之處請同修幫助。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