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徹底否定舊勢力及其一切安排」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師父曾多次要求大法弟子徹底否定舊勢力及其一切安排,全世界大法弟子也都是這樣做的,但是對師父的講法理解的成度和認識的方面不盡相同。現就近期發生在身邊的一些事和自己的認識與做法,談對這一法理的認識,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認清並徹底否定舊勢力及舊勢力對師父正法的干擾和破壞,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廣泛的救度眾生。

原來,每次發正念我也在否定和清除舊勢力及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但是對舊勢力及其安排認識不清,只是公式化、程式化的在做,效果不明顯,或者只是自己或熟悉的同修遇到困難或受到干擾迫害的時候認定是舊勢力一夥的干擾而進行清除和解體,但是干擾卻不斷出現。

而最近發生的幾件事卻使我對這一法理有了新的認識和理解。一是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晚,本地區幾名大法弟子被惡警騷擾、搜家,部份計算機、打印機、大法資料和財物被邪惡非法搶走,並有兩名大法弟子被綁架。隨後在大法弟子和家屬的共同努力下正念闖出魔窟,但不斷受到邪惡的跟蹤和騷擾。

在這一事件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一是當知道大法弟子受到騷擾和搜家及被綁架的消息時,心態不穩,正念不強,存在私心,沒有真正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正念制止邪惡,雖然發正念鏟除邪惡,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卻在一定成度上承認了舊勢力和黑手爛鬼的存在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是二零零六年春天,母親(曾經學法煉功,後受到方方面面的阻撓和干擾而放棄修煉)因病經過三個多月的治療出現短暫的好轉,十月份又犯了病,特別是冬季,到我家居住後「病情」明顯加重,起初積極求醫問藥,昨天早晨(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我認識到這是舊勢力的干擾,於是發正念清除干擾。發正念時我清晰的看到一顆金光閃閃的心臟呈現在我的眼前,逐漸飄到母親心臟部位並陷入身體,「傷口」(未發現一點血)很快癒合。這時又看見母親的身體突然起空懸在我的面前,我的正念為其清理一切不好的東西。後來她的身體又回到原來躺的床鋪上,這時一條直徑一寸左右,約一米多長像蛇而又有尖利牙齒的黑乎乎的東西慢慢從她身體內爬出。

晚上,我和妻子每逢整點發正念清除干擾和舊勢力的安排,而這時發正念我沒有刻意清除舊勢力對母親的干擾,而是清除舊勢力干擾的範圍迅速擴大,而對母親的干擾只是其中的一小點。

到次日晚上下班回來後母親的身體已出現特別明顯的好轉,連母親和二姐(常人)都感到驚訝和神奇,當我簡單的說明情況後,她們無不佩服師父和大法的神奇,都表示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三是最近幾週,中國部份地區流感傳播特別厲害,而我們單位和熟悉的人也有很多出現病狀,而且多為平時緊跟邪黨或沒有三退的人,大法弟子和明白真相的人較少。起初我和妻子均認為這是對這些人的警示,認為這些天災人禍與大法弟子和明真相的世人無關,無意當中為這些人「上了保險」,可沒過兩天我身邊的一些同修和明真相的人也出現了病狀。特別是今天上午女兒也突然發燒,症狀較為嚴重。經過與妻子切磋和查找自己觀念上的一些不好的東西,發出強大的正念,女兒到晚上八點左右症狀完全消失。

通過這三件事,我逐步認識到在否定和清除舊勢力及其一切安排上存在幾點明顯的不足。一是就事論事,遇到干擾後被動否定和清除,平時沒有注重深挖自己思想深處的根本執著和不好觀念的根,致使否定和清除的範圍無意中被限定。二是自私心,怕心較重,存在「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哲保身」的觀念。三是對於一些天災人禍認為是惡人迫害法、緊跟邪黨應得的報應,殊不知這也是舊勢力在安排淘汰世人哪,這不變相的承認了舊勢力和它的安排了嗎?想到這,我真為由於不好的觀念和偏見影響世人的得救和可能為同修帶來干擾和損失感到悔恨和後怕。四是相信和依賴命運的安排,在母親的事情上,起初因為她放棄修煉投醫問藥而心灰意冷,認為這也許就是她的命運,作為兒女,我們也無能為力,是干涉不了的。哪知道這「命運」恰恰是舊勢力的安排和用以干擾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一個因素。

以上是我以往在徹底否定舊勢力及舊勢力一切安排方面存在的不足,現在對這一方面又有了一些新的認識,也希望能給同修提供一些參考。

真心希望同修能夠予以補充和指正,讓我們走好師父安排的最後正法修煉道路,救度一切能夠救度的眾生,徹底解體舊勢力、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等一切干擾弟子助師正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