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邪惡環境當作自己的「修煉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某監獄甲同修與乙同修因不配合邪惡,在監舍煉功,被惡警關嚴管三個月。解除後回到監舍後悟到:吃這點兒苦還不行,於是想出一個辦法,用褥單捲成一尺長,十公分粗,在上面排上三個大衣扣,再用膠紙捆緊,硬如木棍。身體哪不舒服就墊在皮膚下,扣子朝上,這樣美其名曰:「幫助師父給自己消業」。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有時間就躺在床上把棍子墊在腰上或其它部位。尤其晚間很少睡覺,如果睡著了就會夢到在校讀書時的同學「吳佳麗」,醒來後就認為是師父點化「無加力」,就是沒有用心做的意思;夢到「洋蔥」就是「往前衝」鼓勁的意思……他認為這是師父與他溝通。這樣每天就以悟夢和用棍子墊腰當成了修煉,師父的法不學了,經文也不看了。還出現一種現象:大口大口的吐唾液,吐到塑料袋裏,走到哪都要拎個袋子。同修告訴他們這樣不對,他還理直氣壯的說:「這是高層次上的法,不信你做做?這不是誰都能做得了的,你們都是小學生。」

丙同修很認同他們這種做法,也在效仿。一天,也煉起了功。但煉功的目地不是為了證實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為了上嚴管隊受苦中之苦,惡警就把他送入嚴管隊進行迫害,一個月解除後回到監舍,甲同修與乙同修說:「不到火候,還得去」。於是丙同修又煉功,又被送入嚴管隊,又關押了一個月,解除後丙同修得知家裏室內用品全被小偷盜光(丙同修一家都在監獄),甲同修與乙同修很高興的告訴丙同修這是好事,讓你毫無牽掛,去你這顆心,讓你安心的修下去。

就這樣,甲,乙,丙三同修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悟夢,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也不做了。別的同修發正念,背經文,他們在一旁說風涼話:「幹背不做,沒有用」,有時唱邪黨歌曲進行干擾。那個說話的態度、眼神,走路都不正常了,好像誰都不如他了,跟同修說話都是你們如何如何,那意思是不包括他了。經常講他在嚴管隊做的如何好,我吃了這麼大的苦我能跟師父回家了,來證實自己。有甚麼問題也不與同修交流,而是和看管大法弟子的惡人去評論其他同修,使邪惡之徒有了攻擊大法弟子的話柄。大法弟子集體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他不但不參加還說:「我的修煉道路走完了,與我沒關係了。」

以上這些是我看了《明慧週刊》海二五九號同修交流文章《排斥和解體舊勢力安排的觀念才能徹底解體迫害》一文的啟發而寫出來的,不是為了貶低同修,意在引為借鑑。下面就這件事情談談我個人認識,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歷史使命就是救度眾生,我們每天除了認真學法,師父的每篇經文也要認真去讀,以便跟上正法進程,做好每一件事。師父在《清醒》一文中說:「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所以作為大法弟子說話、做事一定要用法來衡量是否符合法理,是否符合師父的要求在做,這樣會把事情做得更好一些。絕不能自己想當然,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不但害己也害了別人。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不一樣,所以對法理的認識,心性的提高都會有差距。不要看到別人不符合自己的觀點和認識就說你偏激了或不行了,這樣的定義絕不能下。因為都是修煉中人,難免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這都是正常的,否則就談不上修了。你如果真心為同修負責,你可以善意的指出來哪塊做的不妥或不在法上。還要加上一句這是我個人認識。舊宇宙是為私的,新宇宙是為他的,我們將來都是新宇宙的生命。認為吃苦就能修成,給自己找一些苦吃,是舊宇宙的理。認為自己比別人高,誰也比不上我了,被另外空間的靈體牢牢的控制著,最後把自己毀了。

二、做事情不用法來衡量,隨心所欲,總認為自己做的對,實際就是在求。邪惡就會加大加強你的這個執著,最後,師父的話都不聽了,「三件事」都不做了,那邪惡有多高興啊?邪惡生命利用壞人把自己家的東西盜走來干擾你,迫害你,動搖你的修煉意志,還當作是好事,沾沾自喜,把邪惡環境當作自己的修煉環境,認為被邪惡抓到監獄中迫害才是走出來證實法,對甚麼是走出來證實法概念不清,實際上是對舊勢力的認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只有每天紮紮實實的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修自己,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溶於法中才是師父安排的路。

只是自己這一層的認識,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