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十年,親身體驗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我於97年秋得法修煉,是個得法近十年的老弟子了。得法時我已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中被染了大半輩子,全身除了肺、膽兩處外,其它地方都有毛病。頭痛、發燒、失眠、鼻子透風、牙齒疼、胳膊疼不能舉高、脊椎痛、婦科病等等。每年上醫院看病都要花上好幾百塊錢,最後醫生也沒法子了,只好給我開十全大補丸讓我回家自己慢慢調理。

因我常年把藥當飯吃,漸漸的我都成了個「小醫生」,鄰居誰有個頭疼腦熱的,我都知道該吃甚麼藥。就這樣差的身體,在我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久,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到如今十年了,我沒吃過一粒藥,沒進過一次醫院的門。

農村總有幹不完的活,那時大傢伙都是晚上湊一起學法、煉功。開始是在炕上,後來地上也坐滿了,再後來就到院子裏一起學。大家都很熱心,一傳十,十傳百,光我所在的村就有二、三十口人煉。真是「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精進要旨》〈拜師〉)

我沒念過幾年書,大字不識幾個。同修念書的時候我就認真聽,用心記,慢慢的我就能通讀《轉法輪》了。甚至於哪句話在哪個位置,我很快就能找出來。說來也怪,好多字放到大法書上我認識,擱別處我就不認的了。

剛開始學功不久,師父就幫我調整身體。我所經歷的幾件事也證實了師父說的話句句都是真的。

煉動功時,特別是「菩薩扶蓮」時,初期我常能感受到我的兩隻胳膊被人使勁往下拽,不長時間我那胳膊疼手舉不過頭頂的毛病就好了。

那年夏天打完麥子摞麥稈的時候,我不小心從高高的麥稈堆上摔下來了,當時覺著肚子裏的東西都裂了、散了,疼的我滿頭大汗,家裏人都勸我上醫院,我堅持著沒去,又忙別的事去了,等到了晚上煉完功後,肚子裏的器官都好像對號入座一樣,我的身體又恢復了正常。想來這一難是奪命來的,是師父替我還了這一難。

也是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同修們在平房頂上煉靜功,正加持球狀神通時,嗖一下,疼的我忍不住「啊」了一聲,隨之我的腰椎突出就好了。煉完功後用手一摸,突出的那一塊脊椎平復下去了,你說神奇不神奇?

我有腳痛病,腳跟裏像是有一包沙(大概是以前坐月子時落下的病根),走一會兒腳就痛的受不了。逢上趕集的時候,我常常是上午趕集買東西,下午就得躺下歇著。自打學法煉功後,不知不覺中腳痛病就好了,現在走多遠的路都覺著很輕鬆。

以前我總愛發低燒。經常是白天幹活,晚上回家就倒在炕上,連飯也吃不下。夏天的時候,炕燒的很熱,可我蓋上大厚被還覺著冷。修煉後我徹底好了,甚麼都不耽誤幹,地裏的家裏的我都操持起來。家裏人都很支持我煉功,他們親眼見證了我從一個渾身是病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康人。

我家的親戚很多,今年過年回老家的時候我帶去的護身符大家都爭著要,過去病怏怏的我和現在精神的我形成了鮮明對比,親戚從我的身體變化上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當然這是後話了。

學了大法後,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心胸變的更開闊了,對利也看的越來越淡。成天總是樂呵呵的,心情舒暢,感到從未有過的自在。我那時常在夢中過關,真是一關又一關。因個人修煉時期修的很精進,大多數關都能過去。

記得一次在夢中,那還是在大集體幹活。幹完活後,大夥去拿花生餅。很多人都去那拿,當時我想我是修煉人我不拿。又一次做夢,夢見自己去供銷社買東西,和店主說著話就進了櫃台。進去之後心想怎麼能上人家櫃台裏去呀。主人笑著說沒事,當時我說我是修煉人,就是看到錢放那兒我也不會拿的。

也是在夢中,我見到了一小青年,這個小青年臉圓圓的,身材長的很好,他纏著我不放。我跟他說你快走吧,他還不走,仍糾纏我。於是我說你再不走,我就告訴你媽去。後來小青年就走了。

又一次,我夢見自己去趕海,一個勁往簍子裏拾蛤,拾了有半簍子才想起來這不是殺生嗎,就不再拾了。事實上,自打修煉後,我再也沒趕過海。

還是在夢裏,我背著一小孩沿著一山坡往下走,坡底有一座房子,房子附近正放著音樂,好像在練別的功。有人跟我說過去看看吧,我說我不去,他還是勸我,我便對他說:你想去你就去吧。師父講了不二法門,我煉法輪功我不去。說來也怪,那音樂聲也進不到我耳朵裏來。

修煉前我就是一個愛幫助別人的人,在村裏人緣很好。只是有一點不如意我老伴脾氣大,動不動就發火。為此年輕時沒少跟著生氣。修大法後,我不和他一般見識,老伴脾氣也改了很多,他有腰痛的老毛病,現在也好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呀!

我的親身經歷讓我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我曾對村裏人說別人都不煉了我也要煉。我不知怎樣感激師父的慈悲救度,只有堅定的修下去,才能報答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