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好了我滿身的病 並使我成為一個高尚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3日】我修煉法輪功已經快5年了,通過學法修心我明白了許許多多人生的奧秘,識清了人世間的好與壞、正義與邪惡。沒修煉之前,我執著於世間的名利情,但命運給我帶來了無限的傷感,對工作、家庭的矛盾還有自己身體的疾病給我帶來的痛苦,使我每天都在淚水中度日。當我遇到法輪功時,我的人生觀一下被改變了,是恩師把我從痛苦絕望中挽救回來,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下面我只舉幾個例子和有緣人交流。

1、從祛病、健康身體來說,開始修煉時,我從不信到相信,從相信到正信經過一段過程,現在我真正體悟到無病一身輕是啥滋味了。十年的病魔終於消掉了。就憑著閱讀一本《轉法輪》,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醫治了我滿身的病,十年的病痛沒有了,難道這不是奇蹟嗎?你說這不是真正的科學嗎?真的是非常超常。自己戰勝病魔的經歷,使我對大法更加深信不疑。

2、在工作家庭中以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師父在《我的一點感想》經文中說:「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在證實大法中首先要先歸正自己,把生活中所遇到的不高興和麻煩作為提高心性的好機會,無論在甚麼環境,我從不與他人計較,在工作中別人不願意幹的活,我去幹,自己苦點、累點也無所謂,在家庭矛盾中,大法的法理解開了我生生世世的恩怨,去掉了我很多不好的思想與行為,現在我的家庭是幸福美滿的,而這一切全是恩師的法理在指點我。在矛盾面前退一步,真是海闊天空,不然兩個人在矛盾面前爭鬥時為了一句話,為了一件事,吵鬧之後,不止傷害了對方,也傷害了自己。沒有法輪大法我不會成為一個高尚的人的。雖然修煉很苦,有一次學法,法理點醒了我,師父說:「你要能夠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貴,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轉法輪》)我尋找回家的路,找到了。即使再苦、再累、再難,因心中有法,就不覺得苦了。

3、放下對於錢的執著

剛學法時,家裏生活很困難,我平時對錢看得挺重的,因此在一次考驗中我不能自拔,人的思想、人的觀念搞的我很消沉,單位搞入股份制,我心卻想:拿錢入股吧又怕不退還,不拿錢吧工作又長期放假。我站在師父的法像前流淚地說道:師父呀,有錢的人可以不執著,可我需要錢又怎能不執著呢?當我帶著這顆不平衡心時,《真修》經文中法理告訴我說:「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我悟到自己做錯了,碰到矛盾時不向內找,這是修煉嗎?遇到去不好的心時,不但不去放棄,反而痛苦地去執著,師父在《修者忌》經文中說:「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一句話,一層法,逐漸我把求財的心扭轉過來時,一切又都好了,正念使我走出了困境,一切都「隨其自然」吧。

4、自從720邪惡開始迫害大法時,我周圍環境的壓力很大,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給自己留下了污點,在99年期間寫了一份所謂的保證書,做了修煉人不該做的事,還交了兩本書。[注]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師父在《為誰而修》經文中說:「還有的人在壓力面前害怕不煉了,這種人能成正果嗎?關鍵時是不是佛都能被出賣了呢?怕心是不是執著哪?修煉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這段法理一直在警醒著我。在2000年以後的修煉中,我曾三次被拘留,強行關進洗腦班。我現在已經失去了工作,面對著無理的傷害,面對著社會上重大壓力,面對著親人的聲聲抱怨,苦苦相求,他們就想讓我放棄修煉。在真理和謊言面前,在善良和邪惡之間,我就想說句我的心裏話:我就要修煉。記得去年一次辦洗腦班,我反思自己,一次次的干擾,一次次的考驗,出現甚麼矛盾一定與我的心性有關,向內找修自己,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原來是自己的怕心招來了這些魔難。悟到了,心裏就很坦然,我用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一切干擾,運用大法給我的智慧,不斷給洗腦班的所謂工作的人講清真相,揭露這場迫害的實質。為了抵制邪惡的迫害,我和同修決定以絕食抗議的辦法來抵制它們。我的一念,就這樣定下時,法理不斷在大腦中閃現。我永遠牢記恩師的教誨:「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

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斷地用大法法理把自己的缺點洗刷掉,當自己看到不足時,才是我精進實修的起點,跌倒了我又會爬起,因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讓我們大家都對自己的一言一行負責,對自己的生命負責,珍惜這短短的人間修煉。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