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在心裏放著拿不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3日】下面的體會是一位南昌的老年大法弟子所寫。這位老人在修煉前曾經是文盲,不識字。

我的一生都是多災多難的,真是生不如死。到老了,我得到了偉大的法輪大法,我心裏真是有說不完的甜蜜與高興。我沒上過學,更不會想到老來學文化。有人說:你沒文化又一身的病,怎麼學法輪功啊!我心很急,參加集體學法時,同修都能讀,可是我不能。大法給了我力量,我決心要學會讀《轉法輪》這本天書。於是我天天讀,有時間就抄寫,把不同的詞一個個寫下來貼到房間的四壁都是。一個白髮老人像個孩子一樣天真幸福,這是我一生沒有過的。老伴被我感動了,天天教我認字,不管天氣好壞都一樣;到後來我就抄書,字老也寫不好,寫不好我也堅持抄下去。到現在,《轉法輪》我都抄了五遍了。現在我能和同修一樣用普通話朗讀天書了。

我的左手受過重傷,變天就會疼、腫,煉功後,不但這些個病沒了,還有身體多種無法治的病在修煉後全好了。我已有八年沒有看過一次病,吃一次藥,身體卻有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感,像個年輕人一樣。因我身體變化大,我很喜歡洪法,讓更多的人都變好。在今後的日子裏,我會盡力去做好我應做的一切。

在八年的修煉中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的。更重要的是我學到了法理,知道了人生的正確道路。所以在大法遭受誹謗時,安全局審問我時,要我把綱領交出來,我笑著說:「真、善、忍就是我的綱領,在心裏放著拿不走。」他們又問我聯絡圖在哪裏?我的回答是:師父的聲音就是聯絡圖。他們聽後暴跳如雷。我平靜地說:「我是個文盲,你問的話我不懂,已經問4個多小時了,我要回家吃飯了。」我不怕,只要心中有大法甚麼也難不倒真修弟子,放下生死一修到底!法我都得了,我甚麼也不怕。

當然有時也會遇到你想像不到的難,也一下子過不去,心裏很難受,無法吃睡,心裏像刀刺一樣,在場的人也都說:他打你、罵你沒有半點理,你不會打他罵他呀!我們大家會幫你,不要怕他們。我當時只說了我不會打人,其實自己氣得頭發燒,手腳冰涼。回家後淚流滿臉跪到師父像前說:「師父呀!這個忍實在太難,望師父幫助我過了這個關吧?她不但打了我,還說我拿了她的肉。」這時師父笑了。我才想起師父說的話,「不觸及你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修煉很難,想要提高更難,做個真修弟子不容易,要多學法學好法才行。慢慢的我的心平靜下來了。

當邪惡之徒要我轉化時,我說:「好人還轉化成壞人嗎?師父沒有叫我做壞事,我也沒做過壞事,為甚麼要轉化呢。」當我被抓時,邪惡之徒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幹嗎不煉,殺頭都要煉。」這句話剛強有力把他們震住了。廠長及廠裏所有中層與保衛人員全來開會,問我為甚麼要到北京去,我的回答是「去講明真象,煉法輪大法的人是最好的人,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們,連老人都不放過,如同大敵!我們是信任才去政府的,把我們當作最大的敵人來對待,還說是人權最好時期。」他們要我在會上保證不要煉法輪功,要與××黨一致。我說:絕對做不到!我也告訴你們,我的一生甚麼事都沒有做對過,只有到老來得了這麼好的法,這麼大的法,比我生命都要寶貴,這一生我只做對了這件事,生與死都要做大法弟子!「改」,沒門。

這句話把他們氣壞了,廠長馬上宣布除我的名!我站起來對大家說了一聲「謝謝」,拉著老伴走了。有人說,還沒散會不能走。我說,名都除了,還不走嗎?這會因此也沒開成。

以後無論甚麼關、難,我都要以法為師,只有學好法,真正地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真正實修,才能走過每一關每─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