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區出監的大法弟子應該主動揭露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全北京最大的黑窩就是北京女監、男監及勞教所了。最近通過看明慧網發現,已出監的北京學員對北京監獄邪惡的曝光並不充份詳實,和外地一些做的好的地區比起來有較大差距。尤其自二零零一年以來北京女監、男監都出監了很多大法學員,但對男監、女監的邪惡曝光很少。

原因有很多:有的曾深受迫害,卻由於怕心不能及時站出來揭露自己在監獄所受迫害真相;有的監獄裏時受邪悟矇蔽或由於個人的軟弱,參與了迫害虐待其他大法弟子,甚至親自毆打虐待、折磨同修,幹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幹的事,出監後清醒過來,沒有臉面對同修。

師父講過:「失去這萬古機緣與來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沒臉見人的執著更可怕」(《走出死關》),對這些人來說,彌補過失的唯一辦法是全面講出真相。其實,這些學員自己也是受迫害者,被迫害得沒有正信;有的人外表附和邪惡,自認「心中有法」,挑剔堅定大法弟子的毛病及修煉過程中的不足,自認自己是「做好人」,「沒有爭鬥心」云云,其實已經被邪惡的舊勢力牢牢控制,不自覺充當了迫害幫兇。舊勢力不就是要檢驗大法弟子嗎?符合了它們的想法,走了它們安排的路,脫離了正法,不僅不可能做好人,而且它們最終是要你連人都做不成,只能成為地獄裏的鬼,直至毀滅。

還有人對監獄用偽善進行的精神滅絕沒有嚴肅清醒的認識,患了不同程度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覺的北京監獄打人、酷刑不厲害,沒有外地那麼邪惡,還以為自己在「慈悲」、「善解」,其實,這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和所謂「慈悲做好人」就是被舊勢力利用,在包庇、認同邪惡對其他同修的迫害了。

北京是個特殊的地方,是中共政權的中心,與國際接觸面多,各種問題相對敏感,邪惡也要有所顧忌,因而更加隱蔽狡猾偽善。但是,北京更是邪惡的中心,在表面緩和的假相下面隱藏的迫害手段更加陰毒,對正信者的精神摧殘更加嚴酷慘烈,其破壞的深度和面積也更大。所以,建議每個曾在北京被判刑關押的大法學員都把受迫害真相寫出來,寫出自己的親身親歷,耳聞目睹。充份利用自身的條件,全面收集這幾年來各類監獄信息,並一定要經過理智、冷靜的確認,將自己知道的匯總到明慧。

建議在以下方面重點收集和揭露迫害真相:

一、有關大法學員被迫害的更詳盡事實。比如,北京女監對董翠、袁林、龔瑞平、周孜、李麗、許那、趙志生、張國蘭、雷曉婷、劉雪賓、杜鵑、和同鵑、路淑敏等的迫害事實。尤其女監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迫害董翠致死案,詳細情節尚需補充,以備國際追查組織的深入追查。建議每個人根據自己所了解的情況進行核實,不要擔心消息不全面,只要可靠,都應及時的通報明慧。收集信息時應特別注意收集事件參與者和現場目擊者的姓名、住址、親友情況及聯繫方式。

二、那些參與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監獄頭頭,如女監的周英、李瑞華、齊秀山、尉遲尉慶、高雲啟、張國芳等,分監區長田風清、黃清華、鄭玉梅、劉迎春、李曉娜,席學會、陳靜、牛娜、肖蕊等幹警及靳紅衛、李小兵、李小妹、朱寶蓮、黃孝紅、鄭燕萍、吳月平等「幫教」、包夾的情況。其中包括職權範圍、工作生活特點和具體觸犯《刑法》、《監獄法》的詳細事實,如,時間、地點、受害人、迫害方法手段特點及因迫害法輪功而受獎勵升遷狀況及聯繫方式。

如果更多出監的大法弟子能夠有針對性的曝光邪惡,監獄邪惡迫害的真相就會越來越清楚,就能抑制、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勢力,解體了被邪惡利用來參與迫害的幹警、包夾及「幫教」思想裏的邪惡因素,讓他們少對大法犯罪;就解救了仍在那裏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幫助他們升起強大的正念;在大法弟子不畏高壓、不懼危險的付出中,世人就會越來越了解北京女監、北京男監的邪惡真相,救度了監獄內外被矇蔽的眾生。在千夫所指,眾目睽睽之下,真正的罪惡者最終無路可逃,不再有藏身之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