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期本地出現的狀況和同修切磋(四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 就冠縣近期被邪惡迫害現狀和同修切磋

  • 就長春近期出現的問題與同修們磋商

  • 與黑龍江大法弟子切磋

  • 就營救唐山大法弟子張鳳英和線蘇爽之事與同修切磋

  • 就冠縣近期被邪惡迫害現狀和同修切磋

    山東冠縣大法弟子

    冠縣從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到十二月份,山東省邪惡的督察隊進駐聊城後,就開始了對冠縣大法弟子的又一輪迫害。對大法學員突如其來的非法搜家。只要看到一份大法真相材料,就立即非法抓捕。從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到十二月就綁架了大法弟子幾十人。有九人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現在已經被非法勞教三人,有四人被高額罰款放回家(據說一人一萬五千元),現在還有兩人在監獄裏受迫害。「六一零」洗腦班現非法關押二十多人,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邪惡的「六一零」開始是以欺騙的手段騙學法不好的不精進的學員,說甚麼每人每天發十元做幫教。一個月給三百元錢,這樣騙了幾個人,後來就強行非法綁架了十幾人,另外,還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逼流離失所。

    為甚麼到了現在冠縣還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同修啊!我們冠縣每個大法弟子都在其中。人人都有責任哪!都應該向內找。靜下心來。好好學大法,深挖自己的執著。同修啊!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得法時。我們縣的眾生和師父緣份很大的,師父剛出山不久就來到我們這裏。把宇宙大法送到了我們這個又小又窮的地方。我們是多麼的幸運,多麼的幸福啊!可是現在卻成了這種情況。我們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啊!每想起這些來,淚流滿面,我真是不敢面對師父的法像。我內疚,我慚愧,我難過極了。

    出現這些情況的原因很多很複雜,通過靜心學法、和同修切磋,歸納起來,我認為還是有以下大的問題:

    一、我認為沒有學好大法,信師信法不夠,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其中也包括協調人

    同修啊,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如何對待這場迫害,如何反迫害,如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不是個人修煉問題。而是大法正法的問題,是大法弟子如何證實法的問題。由於沒有學好法,存有嚴重的怕心,尤其縣城內的大法弟子怕心更重。有的學員相互不敢接觸,碰面後不敢說話,更不敢參加學法小組學法。做三件事往往都是在自我保護的框框裏做:在自己劃定的自認為安全的環境裏做,在符合自己私心觀念中做,你這樣能做好嗎?這不正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嗎!同修!清醒清醒吧,好好靜心學法,整體昇華上來,配合好,在有限的時間裏,救度更多的眾生吧!

    二、麻木、鬆懈心理

    同修被綁架後,沒有形成積極參與營救的正念之場,缺乏組織協調,沒有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還有一部份同修躲起來了,躲到外地親戚家,怕連累了自己,這麼嚴重的怕心。還有的剛組織起來的學法小組也不學了。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是我們提高最好的辦法。不少地方現在都有集體學法和不定期的法會,我們為甚麼不行哪?這樣不是讓邪惡高興了嗎!對這個問題我們每個學員都應該深思。

    三.沒有形成堅固的整體。

    整體協調問題也包括溝通問題。迫害發生了我們要正念對待。形成強大的整體,反迫害。要真正做到正念正行,邪惡還能存在嗎!迫害發生後,同修要溝通家屬出面要人,組織學員近距離發正念,大家積極配合。可是我們冠縣由於整體上存在的自我保護意識很難形成一個整體。迫害發生了,有一部份學員覺的離自己很遙遠,沒有當成自己的事。

    還有的學員認為他被抓了,他有執著,他不理智,他別牽扯到我,我如何防備等等常人的想法。這樣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了間隔。由於整體有漏,沒能及時的曝光邪惡,揭露邪惡,營救同修,致使現在還有這麼慘痛的事。還有的協調人相互不配合,妒嫉心不去,有的協調人有幹事心、顯示心等,這都是障礙形成強大整體的因素,加重了這次迫害。

    四、學好法,放下一切執著

    冠縣的同修啊!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正法之勢在迅猛的往前推進,我們整體上還存有這麼多的漏,能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嗎?我們真的到了放下一切執著的時候了。真到了正法結束的那一刻,我們還沒有達到標準,如何面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如何面對我們世界中日日夜夜期盼我們回歸的眾生?那時後悔還來得及嗎?

    要想做好這一切,建議:一、冠縣的學法小組一定要成立起來。從城裏到農村,根據學員的居住便利條件,組成二人、三人、四人的學法小組。都靜下心來學好大法!每人都深挖自己的執著,昇華上來,才能形成一個強大的整體。才能形成強大的正的場。

    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就長春近期出現的問題與同修們磋商

    近期長春出現多起被邪惡迫害、騷擾的事件,從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開始,各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家強行撬門、非法抄家、非法抓捕、勒索錢財、非法關押、非法勞教,此間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有三十多人。二零零七年一月中旬開始,各派出所、各街道又開始拿名單挨家挨戶騷擾,波及的面比較大,其間僅南關區被抓的就有十人左右,雙陽區有十多人被抓。

    有的同修認為,長春要開「亞冬會」,邪惡阻止世人認清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必然要在此期間緊鑼密鼓,加重迫害。細想想,這是邪惡的思維及論理,我們這麼認為的時候,是不是站在邪惡的一邊啦?在認可這場邪惡的安排,甚至是在求。如此下去,還要開甚麼「兩會」、「奧運會」的,「嚴打」都是正常現象嗎?然後我們再在其中進行反迫害?不是!

    回想師父《徹底解體邪惡》的經文發表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明確指出:「大法弟子的證實法與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經使起負面作用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處於完全解體中。目前只有少數邪惡的爛鬼被舊勢力集中在勞教所、監獄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內,因此,使邪惡的迫害還在局部地方嚴重存在。」在目前,「徹底解體邪惡」已是天象所定,可為甚麼邪惡在我們這裏表現還很猖獗?是不是我們這篇經文沒有學好,法理不清,邪惡鑽了空子?

    如何徹底解體邪惡?師父的法中已經告訴了我們,「為了徹底清除黑手、爛鬼與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各地區的大法弟子,要向這些邪惡的地方集中發強大的正念」,這些邪惡的地方師父十分明確的指出的是勞教所、監獄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黑窩。這段時間我們是否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了?回想自己,發正念時,總有干擾,使自己不能集中精力向當地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洗腦班、集中營等這些邪惡的地方發強大的正念,發正念時不是顧慮這也得鏟除,顧慮那兒也得清理,主念總是圍著身邊的事情轉悠,不能正念很強的鎖定住這些邪惡的地方,徹底解體邪惡。

    相應的關於長春勞教所、監獄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這方面的真相也未及時鋪開,中共邪黨最惡毒的一面還被遮掩著,比《九評》描述邪黨惡毒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邪惡還沒有徹底曝光,眾生的頭腦中還留有邪黨毒素,世人還不能全面認清中共邪黨對中國人、對全世界的毒害,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現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朝陽溝勞教所、鐵北監獄的迫害真相小冊子等明慧網早已陸續的登出來了,我們應該的向世人發放,給予重視,把勞教所、監獄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黑窩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邪惡最怕曝光,一旦曝光,就意味著其被徹底清除。

    認識的有侷限,請慈悲指正。


    與黑龍江大法弟子切磋

    黑龍江大法弟子

    師父的經文《徹底解體邪惡》已發表很長時間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遵照師父的教誨在做。邪惡在強大的正法洪勢下迅速解體,世人也在大法弟子們的慈悲救度中選擇美好的未來,一切都在向正的方向發展著。

    然而在正法的最後最後階段,黑龍江各市、縣、區、鄉及各村屯都出現了一些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有些地區的惡人公開在電視中誹謗大法,直接向眾生散發邪惡毒素與謊言。表面看好像是個別邪惡之人利用宣傳工具,利用權力迫害大法弟子毒害眾生,實則與我們黑龍江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有很大的關係。

    我們只是去慈悲的救度世人,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可是對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直接毒害眾生的各級市、縣、區、鄉政府、公檢法、政法委卻很少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有些地區做的很好),使一些人被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控制的很嚴重,直接對大法犯罪,給自己選擇了無生之門。這不是大法弟子希望的,更不是師父所要的。

    我們要慈悲救度一切眾生,他們也在其中啊!只不過是在無知中選擇了淘汰。這是我們大法弟子們失職啊!如果他們能真正明白真相,不但他們天體中的眾生能得救、正法中不被淘汰,很多善良的百姓也可免他們的妖言惑眾,從而能真正正面的接受大法的救度。

    建議:

    一、大法弟子立即行動起來,理智、智慧的利用各種渠道搜集各市、縣、區、鄉及村屯和各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黑窩內有關人員的電話、地址及詳細情況,以便同修打電話、寄信講真相。

    二、黑龍江省大法弟子在晚七、八、九點集中發出強大堅定的正念,徹底解體黑龍江省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集中營、六一零、公安局等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徹底清除本地區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徹底解體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言詞不當之處請同修們及時指正。


    就營救唐山大法弟子張鳳英和線蘇爽之事與同修切磋

    大法弟子張鳳英和線蘇爽於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在豐南唐坊遭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豐南市看守所。

    一月二十八日我去豐南市親戚家,約了當地一名同修去豐南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我騎自行車馱著女兒,感覺自行車輕飄飄的,我立刻悟到我們去近距離發正念做對了,到了附近發正念我們都感覺到能量場很強,比在親戚家好。我想是因為我們提高了心性,把營救同修的事放在了第一位,師父在加持我們。

    聽同修說張鳳英的兒子去和舉報者要過人,這一點做的很好,說明家屬有正念。我想家屬還應該去張鳳英、線蘇爽戶口所在地的派出所、豐南國保大隊和豐南看守所要人。

    因我所了解的情況是當地大法弟子沒有近距離發正念,家屬要人做的不夠。我想唐山和豐南的同修和協調人應該重視此事,豐南看守所曾經關押過很多大法弟子,所以這些地方就是邪惡的黑窩,我個人的理解就是所有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集中營都是邪惡的黑窩。所以我想唐山和豐南市的同修應該行動起來,採取多種形式解體這個黑窩,包括近距離發正念、小組形式就近在家發正念;將舉報者、參與非法綁架者及幕後操縱者、看守所參與迫害者、其親朋好友、其同事的電話及住址了解清楚,將曝光他們的真相資料和粘貼送到他們的家和周邊住戶,寫勸善信,將他們所幹惡事做成真相資料全市發放;勸說親友要人,親屬要人時通知同修正念加持,並持續的做下去,直至滅盡邪惡。

    我個人體悟營救同修的過程就是我們整體心性提高的過程,三件事就在其中。個人所悟,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