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法輪功學員楊小蘭七年來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2006年10月26日,被非法迫害關押了三年的楊小蘭,在得到釋放被帶到監獄大門口時,由於長期身心遭受迫害,再次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監獄惡警無恥的對楊小蘭父親說:楊小蘭在監獄時,我們把她當作自己女兒對待,比兒女還要親。楊小蘭父親看到昔日活潑可愛、大方自信的女兒變的蒼白消瘦,憂憂鬱鬱,納悶不知是咋回事,更不忍心告訴楊小蘭在她遭受迫害期間,外婆及母親經受不住驚嚇已經相繼悲憤去世的消息。

法輪功學員楊小蘭,家住深圳市,戶口所在地:廣東省增城市。得法前身體一般,好勝心很強,活得身心疲憊;1999年3月份有幸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身心得到了很好的淨化,家庭變的和睦幸福。

楊小蘭,這位最最普通的中國居民,只因堅持自己的信仰,七年來在邪黨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了無數次慘無人道的折磨,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與自己的丈夫、兒子已失散六年多了……

北京上訪遭迫害

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受到了中共誣陷,出於善心,講句真話,楊小蘭到深圳市市政府和平請願,被深圳市羅湖區蓮塘派出所非法扣留了一天一宿,當時楊小蘭兒子陳戒科才六歲。楊小蘭多次對派出所警察講:小孩一個人在家,無人照看,派出所惡警全都不予理睬。

之後楊小蘭寧靜幸福的家庭遭受到了深圳市蓮塘派出所及街道辦事處的時常騷擾,長期盯梢,派出所派保安二十四小時在楊小蘭家門口輪流值班,並抄走了楊小蘭家中的大法資料。住宅小區鄰居們對楊小蘭被長期盯梢非常不理解,紛紛投來不解眼光,以為楊小蘭是甚麼重點嫌疑人物。派出所還把楊小蘭在香港的丈夫叫到蓮塘派出所,逼楊小蘭丈夫寫保證看好妻子不准進京上訪,不寫就關押楊小蘭,寫了保證,如果楊小蘭進京上訪,就無條件沒收楊小蘭丈夫的「回鄉證」,嚇唬說以後不准進入大陸。

那時報紙、電視等媒體天天誣陷法輪功及創始人,楊小蘭認定法輪功不是像電視等媒體造謠的那樣,自己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身心變好了,為了講句真話,先後幾次到北京上訪,遭到迫害關押。

2000年7月楊小蘭再次帶兒子赴京上訪,到北京後,被北京市青塔派出所綁架,一台電腦被非法沒收,身上攜帶的1000多元被惡警搶去,並遭到非法關押三天。出來後楊小蘭與兒子陳戒科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天安門廣場惡警非法抓捕強行帶上停留在廣場上的中巴車,惡警關上車門,拉上車窗簾,開始打楊小蘭,專門打耳門處,楊小蘭被打得眼花繚亂,差點昏過去。

惡警擰小戒科的耳朵,反掰小戒科的手,小戒科痛的大哭;車上的其他大法弟子見狀,阻止惡警對小孩的行惡,惡警又開始對其他大法弟子施暴。

後楊小蘭母子及車上的大法弟子被帶到天安門廣場派出所,在派出所門口楊小蘭看見了那裏已經關押了很多大法弟子,並陸陸續續被其它派出所分別非法關押,因那裏關不了這麼多人。惡警們對每個大法弟子進行搜身,並強行詢問哪來的,一女惡警惡狠狠嚇唬楊小蘭:你知趣點,報名報地址,如不報,有你好受的。楊小蘭沒有理會它,後惡警偽善騙陳戒科:乖孩子,哪地方來的,快報名和地址,馬上放你和媽媽回家。小戒科沒有理它,它們又使了很多騙術,嚇唬戒科講出姓名與地址,都沒有得逞。就把楊小蘭母子非法關在地下室裏。

那骯髒的地下室的牆上地面上有很多血跡,楊小蘭明白那是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證。10多個小時的非法關押讓小戒科又渴又餓,可惡警甚麼也不管,還不時逼講出姓名地址,後來小戒科肚子痛使勁大哭。警察找上司反映才放了母子倆。

回到深圳,楊小蘭得知蓮塘派出所到處在打聽楊小蘭的下落,楊小蘭與兒子被迫流離失所。

在三水女勞教所遭受嚴重迫害

2000年11月,楊小蘭與同修到順德市發真相資料,被順德市公安局惡警非法抓捕,惡警二天二夜不讓他們睡覺,刑訊逼供。在順德市勤流看守所中,楊小蘭堅持煉功,惡警將她雙手銬上手銬,兩隻腳給她帶上一條直鐵棒,夜間睡覺兩腿無法放鬆與彎曲,痛的無法描述,整整被折磨了一星期才鬆刑。楊小蘭絕食反迫害,看守所叫在押人員將她五花大綁按住,叫一位不懂醫術的護士給楊小蘭插鼻管。楊小蘭痛的大叫,鮮血如水龍頭般的大量湧出來。

在沒有任何法律條文下,楊小蘭及深圳市的大法弟子黃秋燕,饒麗聰,魏玲麗,王紅軍七位功友全被非法判兩年勞教。順德市公安局沒給任何手續沒收了楊小蘭與功友們的一台新麵包車,價值約30多萬元。車上有一萬多元現金被順德市公安局非法沒收。

在三水市女勞教所中,楊小蘭不斷反迫害,經常遭到四大隊大隊長惡警田淑玲等隊長的銬吊、羞辱。它們把楊小蘭長期單獨「夾控」,隔離關押,大小便吃住全在一間屋中。惡警田淑玲(大隊長)還找出各種荒唐理由給楊小蘭非法加期五個月。楊小蘭長期隔離關押,頭髮已經很長,惡警陳隊長拿著電棍叫兇惡勞教人員李小紅等人強行把楊小蘭按倒在地,並用腳踩住楊小蘭的頭,用電棍恐嚇逼著楊小蘭剪短髮。

2002年12月三水市勞教所四大隊以田淑玲為首的惡警與外進的二名女武警加上兇惡的吸毒惡人李小紅等四名勞教人員,將楊小蘭用手銬反銬吊起,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用電棍電,用毛巾及大膠紙封住楊小蘭的嘴,把電視聲音開得大大聲,強迫她看誹謗法輪功及創始人的錄像等。這幫邪惡之人不停批鬥楊小蘭,夜間天冷風大,它們故意打開窗戶,讓北風呼呼吹楊小蘭,不讓楊穿多衣服,並用冷水從頭到腳澆她,把她高高的吊起,只能腳尖著地。手銬鉗進楊小蘭的肉裏。

兇惡的女武警用穿著皮鞋的腳踢、踹楊小蘭,任由惡人李小紅等暴打楊小蘭,不讓她大小便。用腳踹楊小蘭的陰部,手裏拿著一枚針恐嚇楊小蘭說要刺楊小蘭的乳房,看有沒有彈性。又毫無人性的威脅說再不轉化用牙刷刷陰道。他們抓住楊小蘭的手逼寫「保證書」;抓住楊小蘭的腳去踩法輪功創始人的像片。楊小蘭全身被吊起不能活動,被大小便憋得下身腫痛,惡警們又逼迫楊小蘭喝下自己的尿,否則就威脅要污毀法輪功創始人的像片。

在楊小蘭被吊銬迫害過程中,勞教所唐廣莉所長帶著一幫人進屋看楊小蘭,楊小蘭指出它們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唐所長則氣勢洶洶說:這全是江某某電話傳達精神,我們只是執行命令,你要聰明點,不「轉化」對你來講目前是非常不利的,要麼「轉化」,要麼就是死路一條。

楊小蘭遭受了生不能、死不去的8天7夜酷刑,被迫害的面目皆非,慘不忍睹,兩隻腳因被吊銬時是腳尖著地,前兩個腳大拇指及二拇指尖全麻木,半年後才漸漸恢復知覺。

從2002年12月31日起,楊小蘭又被單獨隔離。不讓她洗澡、上廁所,不給被子,不讓睡覺;兩個「夾控」的勞教犯可以輪流睡。惡警夜間巡查時故意把窗戶打開讓北風吹楊小蘭,楊小蘭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冷的全身哆嗦。楊小蘭不斷絕食反迫害,被兇惡勞教吸毒人員拖去灌食。惡警田淑玲大叫:拉去灌食太便宜她了,再不吃到廁所鏟大便灌她。這種狀況大約持續了1個半月。

這時,勞教所中很多勞教人員得了麻疹,疑似薩斯,但惡警們卻沒有告訴大家甚麼叫薩斯,只告訴大家是感冒發燒,這些病號全要隔離,全與楊小蘭關在一個房裏。那些病號們二十四小時不停地咳嗽,發燒,痛苦的呻吟。楊小蘭不斷安慰她們,找機會給她們講法輪功真相。病號感動的悄悄對她說:法輪功的人全是好人。它們(指惡警及惡勞教人員)這樣對大法弟子太慘無人性,它們將來怎麼還得起呀,太恐怖了。

2003年2月中旬,勞教所科室惡警將楊小蘭騙到學習樓,並再次殘酷的迫害她:不讓上廁所,屎尿拉在褲子裏,罰蹲,電棍電、強行收看誹謗法輪功電視……。幾名惡勞教學員反綁楊小蘭,抓住楊小蘭的腳去踩法輪功創始人的像片,強行楊小蘭坐在法輪功創始人的像片上。二十四小時不斷殘酷折磨,幾天下來楊小蘭精神恍惚,生不如死。

2003年4月份楊小蘭被釋放時,戶籍所在地「610」辦公室還叫楊小蘭的老父親千里迢迢從四川趕來,一同接楊小蘭到派出所,把楊小蘭的釋放書沒收了。楊小蘭的父親把楊小蘭領回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的老家。回老家後她才知道,在2000年樂山市五通橋的「610」惡警就曾經到家中來抄過一次家,把家裏全抄的亂七八糟。它們還拿走小蘭留給外婆及媽媽的個人照片。兇惡的警察把老外婆嚇的全身發抖,媽媽也被嚇壞了。

楊小蘭在樂山市老家靜靜的住了一段時間,之中五通橋「610」惡警還到家中騷擾,全家人生活的很壓抑。為了減少親人們的痛苦,不再被公安到家中騷擾,恐嚇,楊小蘭被迫遠離家鄉。

被非法關押在福田看守所

2003年10月25日,楊小蘭在深圳市梅林村功友家住。一天,深圳市「610」惡警及梅林派出所惡警闖進屋內綁架了楊小蘭並關入福田看守所。在此之前薛愛梅、郭依群、嚴紅等,也被綁架。「610」惡警強行搶楊小蘭的手提包,手提包裏有一份大法弟子陳麗的租房合同,深圳市邪惡的「610」惡警按照地址綁架了陳麗。並邪惡的對陳麗挑撥是非,撒謊騙陳麗說是楊小蘭帶它們去抓陳麗。

在福田看守所,邪惡的「610」對楊小蘭及陳麗進行了殘酷的刑訊逼供。「610」男惡警們二十四小時輪流迫害楊小蘭,三天兩夜不讓睡覺,把楊小蘭的手反銬吊起,還把手銬故意鉗進楊小蘭的肉裏,只讓楊小蘭的腳尖沾地,並用腳踢、拽楊小蘭頭髮猛撞審訊室鐵門窗。

楊小蘭全身被折磨的浮腫。「610」惡警還恐嚇楊小蘭,要用拇指銬銬楊小蘭,威脅說讓楊小蘭坐電椅。他們把楊小蘭的襪子脫掉,把她的衣袖及褲子全高高挽起,用礦泉水淋濕全身,再把風扇開到最大檔。惡警把審訊室內的日光燈關上,用一種似刑具的燈迫害楊小蘭,這種燈光與普通燈光不一樣,燈光有綠色、紅色,黃色,強烈地直射楊小蘭的眼睛。楊小蘭感覺眼睛像失明似的,造成一種陰森,恐怖毛骨悚然的死亡氣氛,這種迫害輪番進行,讓楊小蘭感到了生不能、死不行的痛苦。「610」惡警們的面孔猙獰著,在那審訊室中更增添了邪惡氣氛。惡警的罪惡怕曝光,所有酷刑都在半夜裏施行。楊小蘭被這些獸性般的惡警迫害的精神恍惚,手腕被手銬得青腫,一個月後才漸漸好轉。

為了抗議「610」惡警們的無恥暴行,刑訊逼供,楊小蘭反迫害絕食兩個月。期間寫了三封信上交看守所所長、福田區公安分局局長及深圳市檢察院沈元秀院長,揭露「610」惡警們知法犯法,刑訊逼供的罪行。

在絕食期間福田看守所對她進行了酷刑迫害,楊小蘭雙腳被扣上36斤重的腳鐐,固定在囚室廁所的床邊上,24小時帶著,上廁所、洗澡都不准取下,抬去灌食也帶著這沉重的腳鐐,整整帶了七天。

絕食中生命垂危情況下,福田看守所把楊小蘭送進了深圳市華強路紅十字醫院住院,二十四小時用腳鐐扣在病床上近30多天。另有一位姓蔡大法弟子,年約50多歲。由於在惡劣的福田看守所中身體出現嚴重病態,被送到醫院進行搶救,與楊小蘭同住一間病房。深圳邪惡的「610」及派出所、看守所24小時輪流對她倆進行非法看管,在這位姓蔡的大法弟子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惡警也用36斤重的腳鐐將她24小時固定在床上。10多天後,惡警們說帶她去外面檢查身體,用輪椅將這位姓蔡的女大法弟子推走了,從此再沒推回病房。楊小蘭在醫院近2個月未進食。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深圳市邪惡的「610」曾引誘楊小蘭:我們幫你辦理出國護照,你要學聰明點,跟著我們保證不會虧待你的,楊小蘭毅然拒絕它們荒謬的想法。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的一位科長見楊小蘭說:簽個字,說出去不參與法輪功的任何活動,就釋放你。楊小蘭不答,最後被深圳市福田人民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遭受非法判刑,在監獄受到殘酷迫害

在2004年12月21日,楊小蘭被強行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她被強制剪短髮、穿勞改服、強制勞動。楊小蘭沒有犯罪,拒絕奴役勞動。四監區的惡警脅迫唆使刑犯們把她從樓上硬拽拖到樓下,在地上、樓梯上任意拖、拉。但是每次拖到四監區門口就不拖了,因門口是公共場地,四週圍牆上有武警持槍巡邏,隨時有進監獄參觀檢查的人員,惡警怕被人看見。惡警指使6名刑犯將楊小蘭抬到車間勞動。開始是仰面朝天抬著去,後又把楊小蘭翻轉過來抬,以增大痛苦。六人將她頭朝下抬,如「五馬分屍」般故意折磨她。惡警一邊辱罵楊小蘭,一邊手握電棍恐嚇。

楊小蘭依然拒絕勞動。監區長伊莉紅對她私下用刑,罰楊小蘭面壁,要求楊小蘭手腳全拉直站正。惡警喻曉和伊莉紅將楊小蘭褲腿捲起,用電棍直接電楊小蘭的身體。惡警指使包夾犯溫玉蓮(吸毒死緩犯)等人在地上硬拽楊小蘭,楊小蘭的褲子被它們拽掉,臀胯部位全露出,在水泥地面上摩擦著,被刑犯們拽的血肉模糊。所有刑犯們中午休息1個多小時,而惡警體罰楊小蘭去洗碗(600多個人的餐具)包括晚餐餐具,故意找茬處處刁難她。「610」惡警們恐嚇楊小蘭,威脅說:你要不聽我們的話,整你真是太容易了,有的是辦法,有的是招,跟共產黨對著幹,沒有一個好下場,你只能老老實實,不准亂說亂動。

夜間刑犯們9點後可休息,惡警指使惡刑犯們夾控楊小蘭,強行背監規,12點後才能上床休息,早上6點起床,早餐時間一過就又被拖去車間強行勞動。天天惡警及包夾犯們如潑婦罵街般以惡毒的語言攻擊楊小蘭,羞辱恐嚇她。包夾惡犯溫玉蓮還對楊小蘭大打出手,惡警們在場全當沒看見。楊小蘭受盡欺凌被逼超負荷長時間勞動,天天便血。張新慧惡警說:法律是保護守法的人,不守法的人根本就是不用任何法律對待都可以,對不守法的人就是打壓,不用法律。

深圳市福田看守所把楊小蘭送進監獄時,將楊小蘭的現金無故扣壓,四監區對楊小蘭全面實行「嚴管」(停接見、停匯款、停通信、停購物等等),臨出監釋放時還對楊小蘭「嚴管」處理。楊小蘭家屬郵去的現金全被監獄無理退回。楊小蘭天天遭受暴力批鬥,大小便、來例假沒有紙巾,洗衣服沒有洗衣粉,個人清潔沒有洗髮水、香皂、牙膏等一切用品。楊小蘭在這種惡劣的處境下,絕食抗議,監獄「610」機構主管拿著錄像機,對準楊小蘭進行拍攝,惡警們開始偽善勸楊小蘭放棄絕食等,還做記錄,拍攝完畢,惡警們便撕開偽善的面具,臉色一變,大吼:不吃拉去灌。惡犯們五花大綁按住楊小蘭,獄醫動作粗魯、機械地快速對楊小蘭進行鼻飼,無論楊小蘭如何痛苦呻吟,它們像沒看見似的,還講:活該。

在監舍裏,惡警們威脅楊小蘭絕食違反監規,再下去後果是二十四小時不許睡覺,吊銬起來,教唆其它10多名犯人來批鬥楊小蘭,不准任何人借東西給她,不許跟她說話,孤立打壓楊小蘭。在精神上折磨恐嚇楊小蘭。楊小蘭大小便只能用水洗,來例假只能撕自己的衣服當衛生巾用。監獄每個人補貼15元,這15元只允許楊小蘭買作業本,剩的錢也不夠買用品,直到2005年8月份監獄才把楊小蘭個人在看守所的錢還給楊小蘭。

在四監區的小黑屋(它們在屋門口掛的文明牌「談話室」)是專門迫害堅定大法弟子的地方。強逼楊小蘭看誹謗法輪功及創始人的電視、錄像,逼她寫「作業」不寫就不讓睡覺,在那間小黑屋中惡警及惡犯們二十四小時輪番不斷恐嚇、威脅、栽贓、刁難楊小蘭,狂風暴雨般的打壓、潑婦罵街的暴力語言批鬥,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目地就是想瓦解楊小蘭的意志和精神,折磨楊小蘭的身心,達到邪惡「轉化」的目地。其實就是逼楊小蘭與它們同流合污,講假話,誣陷法輪功。他們甚至逼迫她學那些邪惡之首(馬恩列斯毛及鄧小平和江××)的書,逼楊小蘭承認沒有神存在,楊小蘭被折磨的精神恍惚,處在生不能死不去的境地。天天一堆堆的大批作業,每時每刻的瘋狂灌毒洗腦,長期的罰坐小板凳,使楊小蘭至今臀部上留下兩個黑黑的大黑繭(如今四監區在談話室改成了高凳)。惡警們還唆使惡犯們天天將楊小蘭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二十四小時全部記錄。(當然很多虛假記錄全是邪惡別有用心的假材料)不斷上綱上線不斷遭受批判。

「610」惡警們偷偷拿些小零食等食物小恩小惠給惡犯們,以此慰勞它們,目地讓惡犯們更加賣力打壓、折磨楊小蘭(惡犯吳安芳多次要求惡警給韓劇看,惡警也偷偷滿足它們)。在四監區的邪惡基地中,「610」惡警們及惡包夾犯們全具備了「邪、騙、煽、鬥、搶、痞、滅、控」等邪惡因素。

遭藥物迫害

在2005年6月份左右,四監區來了好幾名穿白大褂的醫生,並把10多名法輪功學員全強行注射了一種白色乳液。後醫生說楊小蘭容易染上肺結核,每天必須要服三粒白色藥片。惡警命令楊小蘭一定服,否則是違反監規。楊小蘭服下藥片後出現噁心、頭暈,於是拒絕天天服藥,惡警叫包夾惡犯監視楊小蘭必須天天吃。

在2005年7月4日夜,楊小蘭突然不省人事,生命出現危險,手腳都已經變了紫色,獄醫檢查後報告監獄長,送到外面竹料醫院搶救。在竹料醫院,那裏的醫生不斷為楊小蘭輸血急救,並下病危通知書,監獄立即通知楊小蘭在四川省樂山市的弟弟楊濱,叫到廣州竹料醫院看楊小蘭,說是病危,正在搶救。楊小蘭弟弟由於工作忙脫不開身,在家鄉急的團團轉。經過三天三夜的急救,楊小蘭才被從死亡線上搶救回來。醫生詢問監獄警察楊小蘭是否服過甚麼藥,警察回答說是服過一種藥,醫生告誡監獄警察以後不能給楊小蘭服此種藥。

楊小蘭又被轉入監獄住院部接受檢查治療,途中楊小蘭出現便血現象問醫生怎麼回事,醫生不斷抽楊小蘭的血檢查,說楊小蘭有胃出血,胃潰瘍,天天一把一把的藥給楊小蘭吃藥,天天不停打吊瓶,楊小蘭問醫生為甚麼天天打吊瓶吃藥,醫生也不說,住了20多天才出院。過了幾天,「610」惡警說楊小蘭患有癲癇病,楊小蘭說祖祖輩輩都沒有一位親人得過這種病,自己也從來沒有患過這樣的病,怎麼可能呢?「610」惡警說要相信科學,說醫生多次抽血驗證確有此病。

在2005年10月,「610」惡警將楊小蘭戴上手銬帶出監獄送到廣州一間大醫院照腦電圖,測出結果說楊小蘭患有「輕微精神病」,並要楊小蘭簽字說是寄給楊小蘭家屬收的「家庭報告病情通知單」。

在四監區,楊小蘭遭受強迫洗腦,精神思想遭到語言暴力強行,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原本活潑自信健康,健談的楊小蘭變成憂鬱寡言,時常出現了昏倒不省人事。2005年11月及2006年2月份,楊小蘭寫信給監獄長張志萍,聲明在監獄所有法輪功學員「轉化」全是在高壓下進行,全遭受不同程度的刑訊逼供下所寫所說,善意講明法輪功及創始人是清白的,所有法輪功學員在監獄高壓下的違心所說所寫全作廢,全是謊言。楊小蘭遭到了更加嚴重的隔離洗腦迫害,過程與前段迫害一樣,但增多一份是張新慧惡警的時常找茬罰抄規範幾十遍,其實是變相體罰,不抄不准睡覺,逼楊小蘭按他們的要求完成所謂「作業」,並註明「以上是我個人真實的想法」。不服從通宵不准休息。

在小黑屋裏楊小蘭被剝奪正常睡眠。從2006年2月至2006年7月初,惡警張新慧安排惡犯傅桂芬、吳安芳夾控楊小蘭,並教唆它倆要兇惡對待楊小蘭,以免楊小蘭再次的為法輪功說話。讓他們用各種陰毒手段逼楊小蘭寫「五書」。惡犯傅桂芬在四監區綽號叫「老虎」、「老爺」,該惡犯常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專門搞找茬、刁難、整大法弟子。惡警們專門利用它對付、打擊堅定的大法弟子。惡犯傅桂芬與吳安芳狼狽為奸,二十四小時處處打擊楊小蘭,把楊小蘭視為眼中釘,時刻拿楊小蘭當出氣筒。惡警們視而不見,它們打的楊小蘭身上瘀青,在惡警面前還不斷捏造誣陷楊小蘭。惡警故意幫它們,常常逼迫楊小蘭寫檢查書。在楊小蘭臨近釋放期間,惡犯傅桂芬借故對楊小蘭大打出手,致腿上瘀青。楊小蘭多次反映給四監區警察,但它們個個包庇、隱瞞實情。

在2006年10月25日,「610」惡警韋某某、賴某某、張新慧把楊小蘭叫進小黑屋,拿著筆紙及按手印的印泥,說給楊小蘭作最後的筆錄,叫楊小蘭再次講出對法輪功的態度,否則不予釋放。楊小蘭沒有配合,惡警韋某威脅說:明天釋放你時只准拿你自己的一套衣服,不准多帶。楊小蘭問:為甚麼不准把個人衣服全帶走,韋某說是上級的規定。

增城的「610」多次打電話到四川省找楊小蘭的父親要求其父到廣州接楊小蘭,否則不予釋放。楊小蘭在2006年10月26日得到釋放,她被「610」惡警帶到監獄大門口時,再次昏倒在地上。醒過來後見到身邊有醫生及年老憔悴的老父親及增城市的「610」及兩車公安人員。監獄惡警無恥的說把她當作自己女兒對待,比兒女還要親。楊小蘭原本是一位精神正常,健康的善良女士,被非法關押在廣東省女子監獄卻被迫害得胃潰瘍,甚至有了輕度癲癇病,輕微精神病,可想而知,廣東省女子監獄四監區「610」惡警與惡犯流氓們警匪勾結共同參與殘害楊小蘭,致使楊小蘭身心受到了如此嚴重傷害。廣東省女子監獄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們衷心希望楊小蘭早日身心康復。同時我們呼籲全世界善良正義人士共同嚴厲譴責廣東省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的非法關押及殘酷迫害。信仰無罪,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釋放全國被非法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

廣東省女子監獄直接參與迫害楊小蘭的惡警:

伊莉紅、張新慧、譚桂梅、喻曉、韋某、於某、黃某。包夾惡犯:溫玉蓮、李金玲、梁曉紅、吳安芳、陳微、李文香、梁俊然、陳玉華、蘇瑞娟、江翠華、陳煒煒、傅桂芬、關紅豔、陳小蓮、盧惠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