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新賓縣、煙台、蒙陰縣地區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

  • 緊急與新賓縣同修切磋

  • 就營救石寧一事和煙台地區同修切磋

  • 與蒙陰縣同修切磋

  • 緊急與新賓縣同修切磋

    一段時間以來,新賓地區不斷聽到邪惡之徒採取各種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式。例如:惡人企圖用清查房屋、電費等方式尋找資料點和流離失所學員;社區雇佣社會閒散人員及聯防大隊二十四小時秘密監視、跟蹤大法弟子,搜集大法真相資料;如今被轉化後邪悟的商勇正在積極協助邪惡機構,密謀按大法弟子名單辦洗腦班。

    每當聽到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後,新賓縣部份大法弟子只是通知同修發正念和上網曝光一下,過些時候,沒甚麼動靜也就懈怠了,沒有達到持之以恆;沒能做到遇事在法上向內找各自的執著,認真分析事發的原因所在;不能夠及時散發揭露迫害本地同修的真相資料,沒能在本地予以曝光。只是周而復始的消極承受著迫害,使新賓縣在上一年裏多名同修被非法綁架、洗腦、勞教,一資料點被破壞,還有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給新賓地區講真相救度眾生帶來嚴重損失。這難道還不足引以為戒嗎?

    這些天同修們在一起常說:「我這些日子法學的少,正念發的也少,心裏著急,就是精進不起來,不知是怎麼回事?」一個奇怪就擋住了,沒有及時的查找一下執著在哪?有的同修出現了各種矛盾和干擾,有的同修甚至「病態」表現的很嚴重。當同修們普遍不精進時,就出現了邪惡之徒想要採取各種形式,企圖迫害大法弟子。這是針對大法弟子整體有漏而來。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那麼也就是說學法對大法弟子來講、對修煉的人來講,確確實實是非常重要。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證。」師父要求弟子們重視學法的同時,也不能忽視發正念。「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的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

    到目前為止,還有些同修遇到家庭矛盾及其它干擾時,不能「以法為師」,總是把修煉與現實生活區分開,用人的觀念看待周圍所發生的一切矛盾與干擾。師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講法》中說:「很多學員只知道煉功學法是修煉。是,那是在直接接觸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實修自己的時候,你所接觸的社會就是你的修煉環境。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後走過來了,師父給你安排了這樣的路,你們怎樣走過來的?這一切最後不能不看的。在修煉過程中對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夠忽視。」「因為這就是你們的路,你們要走的路,你們就是要從常人社會中出來,你們就是要與正法同在,對眾生負責,所以才這樣修煉。」

    正法到了這一步,新賓縣大法弟子不能再掉以輕心。不要等邪惡迫害到自己的地區,甚至迫害到自己頭上還不知道自己在重複別人失敗的路,那就悟性太差了,難免再給自己、給修煉者群體、給講真相救度眾生帶來損失。讓我們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同心把已經發生的迫害反過來當成破除舊勢力安排、揭露邪惡、救度世人的機會,讓邪惡的毀滅性檢驗達不到目地。

    就新賓地區目前出現的一些現象,緊急與新賓同修切磋。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就營救石寧一事和煙台地區同修切磋

    看了一月二十一日明慧文章,關於大法同修石寧的一些情況,真為她擔心,呼籲同修齊發正念加持她正念闖出魔窟。

    這幾天,我們很多同修都在為營救同修石寧做了極大的努力。有揭露邪惡的、有近距離發正念的、有東奔西走跑上跑下的,在這裏我想說的,就是同修有這樣悟的,說:邪惡現在抓人就是往死裏整,我們決不配合他們,不妨適應一下常人這層理,用錢疏通一下關係,作為個人行為,把人先要出來再說。我聽到後,心有異議,但是看大家救同修心切,未敢阻止,因為我的心也為之而動了。覺著一個外地同修為我們煙台地區精進付出了很大的勞苦。再次遭邪惡迫害,確實於心不忍。很多同修也都為之心動。

    可是冷靜下來,站在法的角度上認識,這樣做實在不妥。還是動了情了。邪惡就利用這一魔難,想拖著我們這些為之而動心的同修。其中包括我,以及我認為兩位修煉很好的同修。我不能因為自己修的不好,而不敢直言,不發表自己真實的看法,怕把握不準,遭到同修的指責嗎?一個為私虛榮之心,赤裸裸的暴露出來了。十分醜惡。再往深層查找,還是心不正造成。這是常人的隨機應變,邪黨文化的產物。根本不符合大法的正念,更何況正行了。

    我在想,石寧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們這麼做不但違背了大法,而且辱沒了同修的修煉形像。我們不能正念加持同修正念闖關,怎麼反制邪惡迫害呢?師父是會很痛心的。心痛的不只是一個石寧遭邪惡迫害的問題,而是我們煙台地區同修整體有漏的問題。師父在《謝謝眾生的問候》上慈悲的講「真心希望我的大法弟子都能圓滿!」我們誰不在其中呢?想想吧!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發生,這就是衝著我們每一個同修的心而來的。在新唐人新年晚會上有一個「歸位」的節目,是同修在魔難中失去人身,然而她被神接走了飛上了天。其實怕失去人身,不管是你、我、他,不也是執著嗎?

    我們只有歸正人心,師父講「心一定要正」(《轉法輪》),正念正行起來,邪惡才害怕,甚麼監獄、警察,你管了我的身,管不了我的心,師父要的不就是我們堅定證實大法的這顆心嗎?也許同修的心都歸正了,石寧的生命垂危就成了假相了。魔難就會沒有了。這才叫隨機而行,眾神也會相助。


    與蒙陰縣同修切磋

    自去年九月中旬以來,蒙陰縣邪惡的公安六一零在山東省公安六一零的直接策劃下,先後綁架了十二名大法弟子,只有兩位先後正念闖出,另外兩名妥協回家,其餘均被非法勞教。致使蒙陰縣證實大法的環境變的異常惡劣,許多學員人心浮動,怕心驟起,懈怠、消沉、麻木、疲倦、病業等不該出現的狀態也不同程度的在一些同修身上表現了出來。問題越來越多也日趨嚴重,新年伊始,為了走正走好已經不長的正法修煉路,很有必要靜下心來總結一下了。

    最近,本縣部份同修針對本地長期以來被邪惡嚴重迫害的問題互相切磋、向內找。討論最多的就是走出自我、消除隔閡、多向內找、修好自己、圓容整體的問題。下面擇其要點整理出來,供本縣同修參考。寫出來的目地,不是針對哪一位同修發洩不滿或故意指責誰,而是希望每一位同修都能靜下心來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少走彎路,讓我們共同精進,把我們今後的修煉之路走正走好。可能有悟的不對或偏激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並自覺圓容。

    一、整體協調和配合方面存在著嚴重不足,突出表現在營救同修等方面表現麻木,缺乏整體意識。

    整體配合好是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必須達到的標準。師尊講法多次反復告誡我們整體要配合好、協調好。通過看《明慧週刊》上交流的經驗體會,我們感受到只有整體配合好才能徹底解體邪惡,那些地區每一次營救同修的成功,都是那一地區參與營救的同修整體達到了比較好的狀態,符合了大法的要求。

    可是我們縣的同修有的明明有協調能力卻不主動擔負起協調的責任(當然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是協調人和負責人,但畢竟能力有大小),甚至有的一有風吹草動就立馬躲起來或藏在家裏不敢做任何大法的事了。或許是顧慮太張揚被同修傳出去不安全;或許是怕麻煩、怕耽誤自己的學法煉功時間;也許怕協調不好擔責任、被同修埋怨;也可能是怕那麼多同修參與整體配合,如果走不正就會破壞法,給自己修煉留下污點。縣城裏有些同修明明有很多時間能參與近距離向看守所、六一零、刑警大隊的邪惡發正念營救同修,卻以私事不便或家人不理解為由推三阻四。而農村的同修因正值三秋農忙和不便電話相告(為安全起見)而沒能參與進來,甚至個別參與的因消息傳遞有誤而找錯了近距離發正念的地方,白白在「交警大隊」附近傻等了大半天……。總之是多方找藉口,提醒自己量力而行,甚至以先圓容好自己的家庭為藉口來掩蓋自己的怕心、私心和求清靜安逸的心。這和舊勢力的為私為己又有甚麼不同呢?這不是自覺不自覺的走了舊勢力安排的、為私為我的個人修煉的狹小圈子裏去了嗎?由於大家營救同修的心不很齊、參與的人太少,致使邪惡瘋狂迫害非法勞教了這麼多精進的大法弟子,甚至連去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親人的薛運愛婆媳也反被扣押,後來薛運愛也被非法勞教。損失是巨大的,教訓也是慘痛的。師父多次強調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相互配合好、協調好是師尊對我們的要求,是正法進程的需要,是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必須達到的標準。如果我們事事怕字當頭、私字當先,怎配的上師尊賦予我們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怎能不會給舊勢力留下迫害干擾我們的把柄,又怎能圓滿完成我們「助師世間行」廣救眾生的史前大願呢?

    二、學法與向內找方面也存在著嚴重不足。

    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講:「那麼也就是說學法對大法弟子來講、對修煉的人來講,確確實實是非常重要。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的最根本的保證。」法理大家都明白,可是做的怎麼樣呢?有沒有時時事事以法為師向內找及時修正自己呢?

    從我們縣的實際情況來看,實在是不容樂觀。不少同修對「自我」的執著很強,遇事互相指責,向內找不夠,總想改變別人而自己不想改變,不能設身處地的為對方著想,寬容和包容別人不夠,這是很危險的。因為這場迫害的根本成因是在另外空間,舊勢力及其各種因素的最終目地是要淘汰它們想要淘汰的生命,它們要竭力淘汰的不光是世人,還有它們認為不合格的大法弟子。

    其實針對遇事互相指責、不看自己的問題,師尊在《洛杉磯市講法》中明確講過:「從現在開始,誰再不讓人說,誰就是不精進;誰再不讓人家說,誰就表現的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最起碼在這一點上。」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也告訴過我們:「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

    通過交流對師尊的以上兩段講法的理解和認識,我們很贊同《明慧週刊》第二三九期上登載的《學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的體會》一文的看法。現摘錄如下與同修共勉:「為甚麼時刻要找自己,因為修煉本質上就是自己提高,既然自己提高是第一位的,那遇到甚麼事情都是為自己提高用的,那一定是應該找自己的,這是一個修煉人必須清醒認識的問題,明白甚麼是修煉,怎樣才算是修煉,怎樣是對自己的修煉負責任。遇事向內找才在法上,這是師父告訴我們的在修煉上最直接、最捷徑的方法,怎麼能失去呢?遇事就事論事,追逐事去解決事,往前頂勁,實際也是在固執己見,看著是在解決問題,實際是在鑽牛角尖。我們能夠退一步,放下心,實際是拓寬了自己的視野,擴大了自己的容量,增強了自己的智慧,提高了思想境界,這才是實實在在的,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才是師父所希望的。在這種狀態下,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甚麼問題都能解決,因為你提高了,不在這個事中了,符合了宇宙的特性,得到正的因素的加持,心性層次提高了,在你層次以下的事你是無所不能的。」

    結合以上法理和同修體會,針對本縣的實際情況向內找,我們發現有很多同修(包括我們自己在內)平時還沒怎麼重視學法、修煉中不夠精進、遇到問題不願意向內找。突出的表現是:在切磋整體這一問題時,可能衝擊了自己某顆執著不放的心時,往往不是理智的向內找修去它,而是自覺不自覺的找藉口掩蓋;當同修善意指出時,不是把其當成師尊借同修之口對自己的點悟而下決心去掉它,而是馬上找藉口掩蓋甚至片面的偏激的借大法的法理來掩蓋,更甚者竟火冒三丈大加斥責,全然忘記了師尊「遇事先找一下自己」的告誡,也沒有做到修煉人應有的忍。當然,勸諫別人的同修在出現矛盾時也往往忘記了找自己,雖然用心是好的,要更好的救人,但是想一想是不是自覺不自覺的把自己的認識、好惡、觀念當成了標準:我認為的好壞一定是對的,而且還理直氣壯的強加給別人才激怒了對方。如果雙方都能及時的向內找一找自己的問題的話,問題可能會迎刃而解,矛盾也就冰釋了。修煉人不能強求別人。

    更為嚴重的表現是:個別的同修法理不清、態度不嚴肅。有的不是嚴格以法為師而是看表面做大法事較多的同修怎麼做,自己生出仰慕心也照著做,甚至在自己仰慕的同修被邪惡綁架、非法勞教時還說甚麼「壞了,他幹了那麼多大法的事一定判不輕」,這不是默認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幫了邪惡的忙嗎?無意中加大了邪惡對被抓同修的迫害程度;有的看重物質利益,不顧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的告誡而去炒股或拉保險賺錢,或是為了兒女生活的更好而遠走他鄉去打工;有的參與常人的維權上訪還美其名曰「符合常人狀態」;有的至今不敢或不願發表自己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從新跟隨師尊走回到修煉大路上來的嚴正聲明,而是一手抓著佛又一手抓住常人的東西不放;有的還錯誤的以為發表了嚴正聲明就萬事大吉了,卻不去主動做好三件事彌補自己以前給大法和師父帶來的損害;有的態度不嚴肅,幾次隨便託付別人向明慧網發個簡單的聲明後仍我行我素的執著於常人的東西,致使嚴正聲明在明慧網上發表不出來;有的怕麻煩而不及時按照師尊授權明慧網發表的改字通知把應該改的字儘快改正;還有的竟忘記了師尊在《轉法輪》中「不二法門」的告誡,私下傳抄不是大法的東西……這確實是非常嚴肅的問題,也是異常嚴重的問題。

    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中的人,有人心、有執著並不可怕,可以修去它;可怕的是心不在法上、不向內找、抱著執著心不放。更不應該歪曲大法來掩蓋執著甚至有意無意的亂法。這是非常危險的!虎視眈眈的舊勢力會放過這樣的學員嗎?據知情同修說,我縣前不久出車禍而死的退休教師王某某就在前年傳抄過甚麼「無極老母」之類的東西,此同修非常善良傳遞大法資料也很積極主動,可是就這一念之差被外來信息所干擾,她出車禍前曾對常人說過甚麼「時間不多了,我得走了」之類的莫名其妙的話,結果不久就被車禍奪去了生命。甚為可惜!有一不聽勸告忙於炒股掙錢的同修因長期不發「嚴正聲明」,心也不在法上而身患癌症不得不用常人的手術、化療等方式維持生命,給大法帶來了負面影響,給自己也造成了深深的遺憾和痛悔。可見,修煉大法是極其嚴肅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是該警醒並引以為戒了!寫出這些的目地是為了共同提高,維護大法,希望同修們好好學學法,認真向內找一找,嚴格以法為師,不要被邪魔利用而毀掉自己。同修啊!學好法、證實大法並維護大法,永遠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

    三、深刻的教訓與建議

    我縣被非法勞教的大多是負責協調、做傳資料的同修,表面看來好像與其他同修沒有直接關係。其實與我們每一位都有關係,因為師尊講過,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正因為我們的一些還沒去掉的常人心使的無孔不入的舊勢力有縫可鑽,從而膽敢迫害我們的同修。主要表現在:

    (一)、大多數人等、靠、要的思想,依賴心重,致使做資料的同修工作壓力大,時間緊,法學的少,有的同修忙的一年只學了一、兩遍《轉法輪》,甚至沒有時間或很少有時間煉功。修煉就是修自己,希望我們同修都能靜下心來看一下自己,不要以為資料點被破壞了與每個人自身沒有關係,那只是他們有漏造成的;也不要以為某某協調人被綁架,完全是他個人心性問題。其實邪惡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的資料點,那不是衝著我們大法來的嗎?儘管我們同修在修煉上有漏洞,可那也不能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那不等於承認邪惡的安排了嗎?我們每個同修在接到資料時,你們知道那些大法資料點的同修要冒著多大的風險、承受著多大的壓力呀!我們是否做到時時為我們的資料點發正念呢!如果我們每位同修都能以法為大,開創條件,哪怕三、五個人組成一個小資料點,打破等、靠、要的局面,邪惡就會在本地區自行解體,因為資料點的遍地開花本身就是在解體、破除舊勢力。

    鑑於此,建議同修每天都自覺主動的發正念加持資料點上的學員的正念,徹底解體一切干擾破壞資料點正常運轉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有條件的同修一定要放下一切常人的顧慮勇敢建立家庭資料點,減輕資料點上的同修的壓力。

    (二)、有些同修缺乏維護好資料點同修的安全意識,不注意從修口角度去自覺維護安全。如今整體環境是隨著師父對正法進程的推進變的越來越好,可師父也講過正法一天不結束邪惡就一天也不會停止干擾破壞的法,所以我們千萬不要誤解,以為環境好了,警察不輕易抓人了,我們就可以忽略一些安全措施,毫無顧忌的把自己做的事和接觸的同修告訴不修煉的家人,放鬆自己的個人修煉。這方面的教訓還少嗎?其實這還是變相承認舊勢力的破壞性檢驗。我們的修煉和舊勢力的安排沒有任何聯繫,我們是在徹底否定舊勢力中建立自己的威德。不要輕易的受外部環境影響,完全同化法才是根本呀。修煉越最後要求越高,越到最後應該越實修、越精進。

    在此建議每個同修都放下自我,嚴肅對待修口和維護同修的安全。需要整體配合時,安排好自己原來負責的項目,分清輕重緩急,配合好、協調好,只要參與了就做好、做到位,發揮出大法的強大威力,發出我們強大的正念,徹底結束洗腦班、勞教所、監獄對大法弟子的非法關押和迫害,徹底解體邪惡及其賴以存在的物質空間場。

    (三)、沒有及時採取營救措施,沒有及時的曝光當地邪惡,特別是對最邪惡的公安六一零主任張勇和打手王偉的惡行曝光的很不夠,沒有形成一個讓邪惡之徒人人見了都憎惡鄙夷的社會氛圍,大家整體消沉麻木甚至顧慮重重,私心、怕心、求安逸心、名利心、妒嫉心等等,每一樣都或多或少的存在著、隱藏著。這也是造成日前當地邪惡瘋狂囂張的一大原因,客觀上縱容了邪惡,默認了邪惡對我們同修的迫害。

    (四)關鍵時刻缺乏正念,怕受連累怕被供出來而明哲保身。這正是邪惡的黨文化長期毒害的結果。其實少數邪惡之所以逞兇行惡,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它們利用了人們存在的自我保護的自私心理。它們集中其僅存的邪惡因素狠毒的針對一兩個被非法迫害的地區或個體,而其他人如果此時還力圖自我保護,這樣少數邪惡才達到了恐嚇多數為所欲為的目地。

    在同修交流文章中曾讀過這樣一則悲劇故事:一艘乘載一百九十多人的輪船被三個海盜劫持,三個海盜凶殘的殺害一、兩個試圖反抗的乘客,然而其他人抱著自我保護的心理沒敢站出來聲援。最後三個歹徒在得到了他們想要的一切之後,把餘下的所有人趕到船艙下,然後將輪船弄沉,乘小船逃走,船上一百九十多人幾乎全部喪生……一百九十人對付不了三個人的原因不正是「自保」的私心所致嗎?可見,救人就是救自己,事事關己別掛起呀!

    目前本縣惡人專門針對敢於走出來的大法弟子行惡,這其中難道不也有我們很多人不敢站出來、不敢為被迫害嚴重的同修聲援的因素嗎?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為」,何況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覺者的人呢?如果連我們的一個整體中的同修落難了都無動於衷、袖手旁觀的話,我們的善又表現在哪裏呢?希望全縣同修都能去掉自我保護的私心,都能為被迫害嚴重的同修站出來撐起一片天!如果我們整體都能提高上來,那麼邪惡想通過迫害「重點」為所欲為的圖謀就會破滅,整體就會得到昇華,我們的狀態也能突破上來。「而且目前邪惡數量相當少了,越消滅它們就越少。」(《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真正站在法上看問題才是正念啊,希望同修不要被邪惡表面的猖狂所迷惑,正念正行。

    (五)、我們還有人情--礙於面子嘴上不好說,背後議論說甚麼他(她)修的好時自己會悟到等等,來推卸自己的責任,而不及時指出同修的不正確狀態。比如有的不修口像個長舌婦似的在同修間製造嫌怨和隔閡;發正念時睡著了、手形不對、一刻鐘都不能堅持;學法圖快;顯示自己做的多的心理;做大事心理;經常不煉功;在法上能悟到但是做不到等等,都很容易被邪惡的虎視眈眈的舊勢力鑽空子,需要看到的同修及時有效的與之交流、找出原因以便及時改正。師父讓我們看到就是讓我們給同修指出,及時改正,以免出現不該出現的問題和大漏洞,才能防患於未然。總之,我們不管看到或悟到甚麼問題,都要及時善意的給予指出而不是在背後冷漠的指責和抱怨。這才是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對眾生和自己負責的體現。

    四、特別提醒

    一.師尊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無論大家集體做事還是自己單獨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樣的事,這就是整體。都在講真相、發正念、學法,具體上做事不一樣,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因此,我們全縣大法弟子一定要吸取教訓,形成一個大道無形的堅強有力的整體,尤其是心要形成整體,無論誰出現甚麼問題,我們都要無條件的當成自己的事來對待,而不是口號式的形成一個空洞的外形。

    二.有同修在明慧文章中講到:「正念從哪裏來,法的基礎打的不好,到用的時候不知道用哪段法針對,就迷惘了,但舊勢力可沒有鬆懈,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你哪有漏,它就在哪裏絆倒你。我們的一思一念中一定要分清,如分不清,你就等於跟它是一夥的,它就讓你產生錯覺,讓你邪悟,所以正念正行這四個字好說,但真正身體力行,不認同舊勢力這些敗壞的理念,是紮紮實實學好法悟好法為基礎的。」有條件的要自發組成學法小組,消除間隔,共同精進。

    三、希望同修們借鑑王某某離世的教訓,不要再對不是大法的東西好奇並私自抄傳了,立即銷毀亂法的東西,堅定的維護大法。另外還要慈悲幫助難中的同修和走了彎路或掉了隊的同修,這也是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責任。讓我們互相提醒、整體提高,共同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四、法對修煉人的基本要求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必須達到的。特別是現在這個時期,只要我們整體上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這場迫害根本不該發生,決不允許發生,在一思一念上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邪惡的陰謀就沒有立足之地,只要我們真能完全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能徹底否定並結束這場迫害,我們也是在走向神了。

    五、希望全縣大法弟子都要遵照師尊的教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正悟法理,真正全盤否定舊勢力,不要在任何形式上承認這場迫害,切實做到:完全不配合邪惡。作為大法弟子決不能向邪惡妥協,舊勢力沒有資格要求大法弟子甚麼,我們的一切和它沒有任何關係,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不給邪惡任何迫害藉口。同時不讓舊勢力鑽我們整體的空子。整體的空子是在一定數量的個體自身做錯了而造成的。我們決不能掉以輕心,運用好講真相這把萬能的鑰匙。

    五、熱切呼喚

    同修們,正法進程在講真相、反迫害、救度眾生中已經跨入二零零七年。時間越來越少、越來越緊,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愈來愈重大,法正人間的洪勢之所以還沒有到來,是因為還有很多要救度的眾生沒有被救度,一些同修還沒有達到師父期望的層次,甚至一些同修還沒有真正走出來,師父用洪大慈悲延遲著法正人間的到來,給了大法弟子更多的建立威德的機會。從另一方面講,到目前為止,邪惡依然在局部地區很猖狂,對同修的監控有增無減,對同修的迫害變本加厲、近乎瘋狂。很多同修依然被關押在監獄、勞教所、邪惡黑窩中,遭受非人般虐待與酷刑折磨。為此師父專門發表了《徹底解體邪惡》,把正法形勢又推入了一個新階段,邪惡處於最後解體的階段。我們應該更加清醒的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更加理智的做好三件事,特別是重視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的事。

    農曆新年將至,為了營救同修,減輕迫害,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因素,救度更多的眾生。現提議全縣所有新老大法弟子趕快行動起來,按照師父提出的新要求,集中思想,集中念力,發出強大的正念,二十四小時正點輪流不間斷,鏟除、解體、搗毀各地六一零、政法委、公安機關、關押同修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等一切邪惡黑窩內所有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惡舊勢力、共產邪靈、黑手、爛鬼及惡人,除惡務盡。有條件的同修要盡可能理智、智慧的去臨沂市六一零附近輪流發正念,同時按師父的要求解體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以後要去掉掩蓋、正視自己,真正走出自我,更加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煉路,在學好法的基礎上注重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用一顆最純淨的心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少給或不給自己留下遺憾。無愧這偉大的時代,無愧師尊的浩蕩佛恩,無愧眾生的期盼。

    另外,大法弟子滕德榮和石增雷在濟南監獄被非法迫害期間,一直正念很強不妥協,請所有知道的同修齊發正念,徹底解體清除隱藏在濟南監獄內迫害滕德榮和石增雷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正念加持這兩位同修儘快正念闖出魔窟,叫濟南監獄無條件放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