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喜得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從沒想過要把自己的這段經歷寫出來,因為這對我來說也是比較難以啟齒的事情。但在同修的鼓勵下,還是覺的應該曝光自己不好的東西,同時又是去掉這個執著的一個機會,另外我希望這會對現在還存在男女關係問題同修有所觸動。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那時候舊勢力利用我父親阻止我學法。由於我那時學法不深,人心較重,沒能過去那一關,在絕望和痛苦中我只修了半年就放棄了大法。之後,父親為了讓我接觸不到大法和同修,就把我嫁到了山區。那一年,我還不到二十歲。

後來隨著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利用媒體對大法的污衊和造謠,我放棄了再修煉的念頭。在山區裏,我過了三年的平淡生活,後來和丈夫決定出來做事,他給人開車,我學美髮。開始時,由於以前修煉過,我還能用法來約束自己,抵擋住社會上的誘惑。但隨著接觸形形色色的人多了,耳濡目染,漸漸的道德就在不知不覺中滑下去了,也學會喝酒、上歌廳。而且越來越覺的自己的丈夫不上進,嫁給他是那麼委屈。

三年前,我和某人相遇,在不斷交往中,彼此傾心,直到發展到了不正當的男女關係。明知這樣對不起我的丈夫,明知道這樣是很可恥的行為,還是深陷的無法自拔。但在生命深處仍然渴望一片淨土,開始懷念當年修煉大法的日子,那時我的心是多麼純淨啊。就越來越喜歡聽佛曲,甚至還有想出家的念頭。

也許慈悲的師父看我還有走回來的希望,一天,同修大姐找到我的店裏,告訴我大法是被誣陷的,希望我能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我恍然大悟,是呀,雖然自己只在大法中修煉了半年,也不應該就輕易相信邪黨的謊言。當初學法時的幸福情景又浮現在眼前。可我當時並沒有表態。

同修走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往事歷歷在目:父親曾經為了阻止我修煉,完全不顧父女之情的那些邪惡做法。再想想如今選擇了修煉大法,是不是就意味著放棄這段感情,我退卻了。可是,有一天,丈夫忍受不了我對他的指手劃腳,說我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和我大吵一架。我感到身心交瘁,不由得想起那位同修大姐,於是就來到她家。她看到我被干擾,就發正念幫我清理,走時我借了《憶師恩》和《法輪功(修訂本)》。我小心翼翼的翻開書,看著大法弟子回憶師尊的點滴,感受著師尊的慈悲偉大。同時深感慚愧,決定從新修煉,找回自己。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學習了師尊的各地講法,知道了正法進程和需要做三件事的重要性,很快匯入了正法的洪流中。但唯有那個感情讓我難以割捨。

很快丈夫發現我學法。他請假在家,寸步不離的看著我,還把我的理髮店兌出去了。接著我父親也知道了,頓時家裏像炸開了鍋,父親氣的渾身哆嗦,差點昏過去,他聲稱絕不會要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兒,就算打死我,也不能讓我煉。這時公婆也向我施壓,表示如果我再堅持,就讓我們離婚。面對這麼大的壓力,我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想想曾經那個變異的我,如今要做回一個好人,卻那麼難!

我明顯感到自己前進的路上堵上了三座山,而旁邊沒有一條岔路。要想過去就只有面對攀登,可是對我來說是那樣的難。我開始動搖了,但是我又怎麼捨得再次放棄呢?想想八年來,師父沒有因為我的不修而放棄我,不管我做甚麼錯事,都一再給我機會,而我卻抓住常人的執著不放,反而因為自己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如果放棄大法,生命對我來講還有甚麼意義,既然修煉比生命重,那還有甚麼可放不下呢!堅定了信念我決定只要能修煉,我甚麼也不怕失去,就算失去生命,也要堅定的修下去!

就這堅定的一念,使我身邊的環境改變了──丈夫也不再看著我;我再要張羅開店,他也不干涉了。公婆也不再過問此事,就連一向固執的父親也開始默認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為我做的。

堅定修煉後,我想既然要修就該放下這段情,一次全放乾淨!我提出分手,他表示尊重我的選擇,但有一個條件就是與他保持一般朋友的關係。看他難過的樣子,我心軟了,答應了他的要求。其實我的內心深處也捨不得放下這個執著,他的條件正好為我的執著找到了藉口。相反我們交往比以前更頻繁了,有增無減。還用「我們現在是朋友」來為自己開脫。我把我們的事和一個同修說了,同修指出:你真的能保證你們在一起不動情嗎,就算你能做到,他能嗎?你不覺的他對你做的已經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了嗎?

同修的話讓我意識到我一直都是自欺欺人,對於一個修煉人來說,這是多麼可怕而危險啊!一次,在看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回答弟子提問:「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想把其開出去的,所以對這些事呢我在觀察、在看。最好這些人要想對的起自己就趕快清醒,趕快清醒。如果你要是有決心,你就把你幹過的事跟大法弟子說出來,也許會更好。時間不等人啦,我真的為你們著急呀。不要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法是有標準的。」師父也一直在給我機會,可我卻拿師父的慈悲不當回事!一手抓住人,一手抱著佛不放!

當晚我做了個夢,夢中我和許多人一起爬山,當我爬到山頂時,兜裏的一把鑰匙掉了下去。就在我猶豫要不要撿時,一失足我也掉了下去。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如果我的這個執著還不去,我還走不出這個情,不管在其它方面有多精進,在色慾方面有問題,我所做的都是白做,都修不出來,這是犯了色戒。我下決心和他斷了,那個物質很強烈在思想中,我們在一起的那些點點滴滴就像放電影一樣一幕幕閃現:他害怕我一個人發資料有危險,就開車和我一起去;為了我開心,他處心積慮的想安排他的妻子走進大法修煉(從前他很反對大法,曾干涉自己的妻子得法);他說我就算躲到天邊,也要找到我……我又控制不住去見他。回到家,我很痛苦,我拿著師父的照片求師父幫助我,這個物質為何這樣纏繞我。我背經文背所有關於執著情、色慾方面的法,發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間場,否定舊勢力為我安排的一切,求師父幫我走出來。

晚上,夢中展現了我們的前世姻緣。怪不得以前很多人給我算命都說我會離婚,我那時根本不相信。如果不是今朝得大法,那以後的事可想而知。我知道這又是舊勢力利用我前世這段淵緣考驗和阻礙我修煉,目地想讓我陷在色慾中,從而毀掉我!同時我還悟到:生生世世的那些恩怨情仇,在今生作為大法弟子都應該善解,都得「買單」,有個圓滿的結局。我求師父幫我化解這段恩怨:不管前世如何,今生我修大法了,我就不能再像因緣中安排的那樣,再從他的妻子身邊,再把他搶回來!

沒過多久,一位同修阿姨得知我存在男女關係這方面的問題,找我交流。她帶著和氣而又嚴肅的語氣告訴我:當今人類道德敗壞,咱們可不能隨波逐流,對於修煉人可要嚴肅對待,在修煉的路上這是最實質的原則問題啊;另外情是最害人的東西!如果你把握不好舊勢力到最後都不會放過你!

這些話就像重錘一樣敲打著我。師父講的明明白白,而我抱著執著反反復復,痛的剜心透骨卻不肯放手,我不能一再的辜負師父的苦心了,同時我也能平靜的,清醒的發正念,清除我們倆空間場一切不正的因素,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干擾。

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我們見面了,我先說了我的決定。他很失望,他告訴我,本打算過幾天他就離婚。我從常人這層理上解釋著:我們不能那麼自私,如果兩個人的痛苦能換回兩個家庭的完整,能避免親人的怨恨,能挽回不必要的損失,那麼付出的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反其道而行就會釀成可悲的下場。他不再堅持了,無奈的說:「這難道是天意嗎?」我點點頭。只有我明白作為一個修煉人這樣的決定是必須的。

大法弟子來世間是有使命的,怎能忘記恆古的誓約,怎能錯過千年的等待,更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啊!

生日當天,我的丈夫沒有像以往那樣給我買生日禮物,而是別出心裁的跳到池塘裏採了朵蓮花送給我。我接過蓮花,如獲至寶的捧在手裏,聞著散發的縷縷清香,心中無比激動。這不正是師父在鼓勵我要從淤泥中徹底走出來,做這聖潔的蓮花,隨師返回家園嗎?真切體會到這朵蓮花的意義非凡,就像在《蓮花頌》中唱道:

原本高潔自天來,
落入凡間紅塵埋,
千年輪迴萬般苦,
只盼歸真志未衰。
師恩浩蕩慈悲懷,
再啟本性天門開,
隨師正法了洪願,
重化新宇一蓮台。

師父真是用心良苦啊!此時我置身於師父的洪大慈悲中,一切執著頓時煙消雲散。感謝師尊為我所做的一切。

層次所悟,不當之處請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